吃完睡过头

安息日【嗣薰】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版。阿薰死后的一日。这次试着写了比较欢乐一点的故事【并不。

没什么文笔的啰啰嗦嗦的故事。


*

真嗣睡不着。

他在床上辗转,反复换了好几个姿势,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时钟指针的声音咔嚓走动,仿若敲在心脏上。无机质的寂静中,响起了新一天的报点声。

啊——

真嗣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终于过去了。

真嗣在被子暧昧的黑暗里盯着双手,指缝间好似依然残留着黏腻的触感,窒闷的空气中隐隐飘来血的腥气,步步逼紧着拉到极限的神经线。

他费力地眨了眨眼。

没有办法呼吸了。

视线晃动了几下,无预兆的,空气跟着抽搐般的呼吸挤压入肺叶中。

真嗣在被窝里喘起来。

是过呼吸吗。

啊,偏偏是这个时候。

真嗣蜷缩起身子,揪着胸口,难受得要炸裂开一般。

这或许是对自己的惩罚也说不定。真嗣想。

深夜窒息般的安静。真嗣在自己的喘息声中,还能辨认出指针安静走动的声音。

连时间的流逝都变得缓慢。这恍惚感和那时如出一辙。

——是的,就像这双手祈祷般捏紧的那几秒一般漫长。

可是自己究竟在祈祷什么呢?再怎么祈祷,鲜血也依旧落下,也没人会回应他的哭声。

这双手同那时一样攥紧,攥紧在胸口,真嗣觉得自己要死去了。

然后突然间被子被掀开了,强光当头倾泄,一瞬间让真嗣睁不开眼。

身体被强行扳开,随着阴影落下来的是嘴里温热的触感。

带着体温的空气注入到肺叶中,随着交换的呼吸,指针的走动声渐渐压过了喘息,真嗣的痛苦慢慢落回深处。

眼前的阴影离开了,头上的灯光让真嗣眯了眯眼。

他睁着还有些呆滞的眼向上看,天花板和白色的人影一起映入瞳孔。

白色的人影在微笑着。

真嗣哽咽着,流下了泪水。

“为……什么……”

“感觉好些了吗?”

“薰……”

“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对着皱着眉头的担心而悲伤的笑容,真嗣的泪模糊成了光点。

不行啊。这样就,看不到他了啊。

真嗣用手背擦掉眼泪,可立刻又被新的泪水朦胧了视线。

要哭的话,本不该是这时候才哭的。

但那个人光是静静坐在旁边,就让真嗣感到无比的安心和——救赎。

他呜咽着,狼狈地抹着停不下来的泪水。

”薰……“

”嗯?“

”对不起……“

”……嗯。“


*

你就没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我就不能做你的朋友吗?


*

荧光灯从天花板上投下干涩的白光。

真嗣抱着膝哭了好久,薰安静坐在他身旁。

他埋在自己的阴影里,边哭边断断续续的说话。小小的空间好像被自己的呜咽声填满了一样。

”薰……对不起……“

”我知道的。“

”对不起……“

”不是真嗣君的错吧?是我拜托你那么做的。“

但是——

但是什么呢?真嗣不知道,他从来都不懂自己。

他抬起头看着薰。薰也看着他。

这不现实吧。走动的指针剪着心跳,让胸口慢慢扭紧。

苍白的灯光下,薰微笑起来。

”呐,真嗣君,只有一天也好,能不能和我……做朋友呢?“


*

床分一半给你睡。

真嗣刚说完,薰就大大方方在一旁躺了下来。

两个人靠得很近,薰又把脸贴上来,真嗣的心有些砰砰跳。

”原本是我说的呢。“

”什么?“

”床分一半给你睡——这句话。“

薰像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着,近在咫尺的脸很漂亮,红色的瞳孔里像铺洒着繁星。

真嗣用手去推薰的脸。

”不要靠那么近啦!“

”为什么,真嗣君明明不讨厌我的!“

”人和人靠太近都会难受的啦!“

——其实或许不是这个原因。但是真嗣找不出更好的理由了。

光是用手推着而接触,就让自己焦躁又滚烫,要烧起来一样。

薰抓住了真嗣的手腕,恍然大悟的样子。

”啊,是这样吗?李林是需要距离感的,这是无形的心之防壁啊……“

薰嘟嘟囔囔地说着,真嗣甩开他的手。

——那种事怎样都好!

可是对着好似无知的疑惑的薰的脸,真嗣什么都说不出来。

在薰看来,自己一定是又生气了。那睁大的眼睛总是以无知和好奇作通行证,无论如何都让真嗣看着就火大。

但是这样下去不行吧。干瘪着脸,真嗣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薰……“

”什么事?“

”很晚了……睡吧。“

”真嗣君那么说的话,就那样做吧。“薰高兴地拉上被子盖住自己,然后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扭过头来。

”呐,真嗣能不能抱我呢?“

”……哈?“

真嗣的心脏都不好了。

真的,一瞬间心跳都停了。

”说、说什么蠢话呢!?“

真嗣吼起来,薰吓了一跳,瞪着红色的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皱起眉头。

”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还不是因为薰你说那样的蠢话!“

”我什么也没说啊……我只是想让真嗣君抱着我睡觉而已。“

”……哈?“

”从零号机驾驶员那里传来的思念知道的……李林的体温,很温暖,所以……“

说到一半的声音渐渐消失了,薰背过身子,白色的发丝滑落在露出的脖子上。

”……真嗣君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才、才没有不愿意!如果只是抱着睡觉的话……

心底这样怒吼着,不知是对薰还是对自己。真嗣咬咬牙,身子挪近了,一气揽过薰的腰抱紧。

”欸?真、真嗣君……?“

”闭嘴!吵死了!给我睡觉!“

粗鲁地回应着,真嗣把额头顶在薰的背上,这样就算薰回过头,也不会看到自己发红的脸吧。

薰的身体有些绷紧,声音也微微紧张着。

”真嗣君不是不愿意吗……“

”我没说过那样的话!总之快给我睡觉!“

”……真是搞不懂你。“

”我才搞不懂你!“

若那时候这样争吵,真嗣只会觉得厌烦。而现在,这样的对话却充满了令人安心的氛围。

时钟在嘀嗒作响,怀里抱着的身体,有着和人类一样的心跳和体温。

——这个在自己掌心里破碎的身体。

那触感还真实地留在手心里,臂弯里却是活生生的亡灵。

真嗣的手颤抖起来。

这触感叫做有那么一点喜欢,那人如此说。怎么可能忘掉。

真嗣突然有些后怕,手抖得更厉害了。

接着被一股温暖覆盖。

”没关系的。“

薰的声音叹息着。

”真嗣君……好温暖。“

不是这样的。啊,糟糕……这个笨蛋。

脸和身体都烫起来了。

”……啰嗦。“

时钟的机械声中,真嗣沉入了无梦的睡眠。


*

吃完早饭已经是十点。

”呐呐,真嗣君,去游乐园吧!“

空无一人的总部里,薰的声音轻快地回荡着。

满布的铁壁和乱走的管线从高处冷冷觑着地面。无人的冷清中,真嗣看着前面一些那个瘦长的身影,微微眯起眼。

”游乐园什么的……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是我没有去过嘛。从出生开始就一直被老人们监视着,说实话,李林是怎样生活的,我并不是很清楚。“

薰用平静的语调说着好像无关自身的事,真嗣看着那张脸,感觉到烦躁,又夹着悲哀。

也许是太过寂静的关系,心底的感觉好像要把周围的空气都染上相同的悲哀的颜色一般。金属在暗处反射着冷光。

真嗣低下了头。

”……没办法,渚君的话……就听你这一次吧。“

薰因这话而勾起了嘴角。

”薰。“

”什么?“

”叫我薰,这样的话,我就叫你真嗣。“

”……这种事不重要吧?“

”不,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喜欢真嗣叫我薰。“

渐渐打开的蓝色的天空下,总部大门里射入的阳光,似乎让薰的笑容也镀上了柔和的光。

——让真嗣的眼睛都有些痛了。

这家伙不是什么使徒,只是个笨蛋而已吧?

什么都不懂的笨蛋,笑着向自己伸出手。

”走吧,真嗣。“

”……笨蛋。“

”嗯?“

”我说你啊,真的是个笨蛋……“

自己的笑容一定很难看吧。真嗣这么想着,接住了那只手。回应自己的,果然还是那有点傻但美丽的笑脸。

”什么嘛,那样的话,真嗣也是笨蛋。“

一定是因为天空太亮了,刺痛了眼睛,泪水都要忍不住了啊。

”因为是笨蛋……才会笨到喜欢你这家伙的吧……“

这低低的絮语,走在前面的人,一定没有听到吧。


*

明亮的日光下,路面上投射出两道相连的影子。

无人的道路边,轮廓清晰的影子缓缓向前移动。燥热的蝉鸣充斥在空气中。

两人牵着手默默走着。薰在前面,真嗣在后面。

路面的反光让眼睛有些难受。一切都在阳光下明亮着。

薰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果然所有人都不见了。“

真嗣眯起眼。

”那大概也不会有车了……游乐园离这里挺远的,要走过去吗?“

听到这话,前面的人停下来。

相连的掌心出了汗,但是不知为何,真嗣并不讨厌。

真嗣停下脚步,也许是因为热气,视线微微晃动着。薰叫了他的名字。

”真嗣。“

”啊、嗯。“

”飞过去吧。“

”什么?“

”我抱着你,飞过去吧。“

真嗣的心脏又不好了。说什么呢这个笨蛋使徒。

薰转身突然凑近了真嗣,阳光在兴奋的红眼里跳动。

”我是使徒嘛,抱着真嗣飞过去,很快就可以到了。“

真嗣往后撤了撤身体,距离太近,他快没办法呼吸了。

”不要。“

”诶、为什么?“

”我不要你抱着。“

”但是真嗣又不会飞……“

”……反正我不要。“

路边的湖面在微风中泛起涟漪,像被揉过的发亮的纸,皱巴巴的。

微风吹过两人视线的缝隙,薰额前的发梢微微摇动着。

薰像个孩子一样固执地盯着真嗣。

真嗣叹了口气。

”算了,随便你了……“

”谢谢你,真嗣!“

薰举起双手摆了个万岁的姿势,看着这孩子气的举动,真嗣不由得苦笑。

吹着微风,热气似乎散去了些,沾了汗的手心冰冰凉凉的。

薰走到真嗣旁边,半弯下腰,一手扶着真嗣肋下,一手伸向腿窝。

”要抱紧我的脖子哦,真嗣。“

真嗣在薰碰到自己的时候打了个激灵,还未完全消化薰的话前就反射性地慌乱起来。

”喂,等、等下,你该不会打算……!“

——公主抱吧?!

可惜真嗣的话没有说完,他感觉身子一轻,像风进入了身体。

真嗣呆愣了一会儿,耳边是风声,向下看,发亮的地面在慢慢远去。

”抱紧啦真嗣,不然会掉下去的。“

薰的声音跟着风一起掠过耳边,真嗣开始挣扎。

”放、放我下去啦!“

”诶、等下、别乱动!真的会掉下去啦!“

”啰嗦啦!快放我下去!“

”不是真嗣说可以的嘛……别、别乱动啦!真嗣挺重的说!“

”我重不重关你什么事啦!我可没同意这样抱!“

”有什么关系嘛!这样最稳啊!“

薰停止上升,皱着眉头看着真嗣。真嗣同样皱着眉头盯着他。

两人干瞪着眼。

高处的风比地面稍微大些,薰的头发在阳光下柔软地摇动着,闪闪发亮的银色。

”……好重。我要把真嗣丢下去了。“

”诶……等等!喂!“

真嗣瞪大了眼,同时紧紧抱住了薰的脖子。

手臂接触到了薰的皮肤,凉凉的很舒服。真嗣心里敲起小鼓。近距离的薰真的很漂亮呢。

薰扁着薄薄的唇。

“所以你到底要怎样啦……不是都说好了吗?”

“是这样没错……”

“或者,难道真嗣你……很在意被这样抱着?”

这话无比精准地把真嗣戳了个对穿——这使徒总是若无其事地说出厉害的话呢。

真嗣的脸全红了,为了掩饰般提高了声音。

“才、才不是!总之没什么事的话就快走啦!”

“不要在耳朵旁边那么高声说话啦!真嗣你个笨蛋!”

“薰才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

“什么嘛,好过分啊真嗣……我生气了!我要把真嗣丢下去!”

“诶?开、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总是不能和这家伙好好说话呢!真嗣死命地抱紧了薰的脖子,整个身体都紧紧贴上去。

“真的掉下去会死的啦!”

虽然是那样说着,但薰并没有松开抱着真嗣的手,反而因为真嗣乱动又总往身上蹭,而不得不更加抱紧了对方。

因为靠得很近的缘故,真嗣的呼吸喷在脖子上,痒痒热热的,让身体有些软。为什么呢?薰的心跳微微加速。

”骗你的啦……所以真嗣别乱动,很快就到了。“

听到这话真嗣抬起头向上看,薰的脸抹着淡淡的红晕,竟有种说不出的可爱。真嗣自己也红着脸,不知为何有些尴尬。

”好、好吧……“

真嗣的低声说。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紧抱着对方还整个人都黏了上去,和自己出着薄薄的汗水的发热的肌肤不同,薰总是冰冰凉凉的,贴着的部分感到眷恋般的舒服。

要这么一直贴着吗?可是突然放手会不会很突兀?

真嗣心里做着激烈的斗争,他偷偷看了对方一眼,薰只是一反往常地沉默着继续往前飞。

两人间的空气有些微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贴的地方传来相同快速的心跳的缘故。


*

真嗣曾从飞机上看过大地的面容,有城市的地方布满密密麻麻的色块,大海是令人心悸的红。但是现在这个高度,就像很多次在梦中飞翔一般,只比林立的建筑稍高一些,正好能看清日光下街道和墙面的阴影和纹理。

薰飞得很快,风在耳边翻涌着,带走了身上的暑热。真嗣贴着薰,碰触的肌肤柔软而舒服,他有些沉溺了。

不说话的时候,薰是个能令人心动的安静的美少年,散发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气息。真嗣想起第一次见到薰的时候,破败的废墟中间那个弹着钢琴的少年,梦幻得像世界的中心。

真嗣讨厌过他——那是种很复杂的感觉。既然如此,到底是为什么会被他吸引呢?真嗣到现在都想不明白。

他看向薰的脸,总有种想靠近的冲动。

“薰……”

他试着叫了对方。可不知是不是风声的缘故,薰没有听见。

真嗣提高的声音。

“薰!”

这次听见了。薰转过来一张疑惑的脸。

“怎么了,真嗣?”

他的声音被风吹乱了,变得不真切。真嗣凑近了薰的耳朵。

“你那时候是故意的吧?”

“什么时候?”

“亲我的时候——”

薰的瞳孔摇晃起来,真嗣自己说完也惊讶了。为什么会突然想提起这个?

两人的视线相交,薰的脸微微发红。

“因为那时候……那时候真嗣很难受的样子,附近又没有袋子之类的东西……”

“但你就是故意的吧?”

真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味追着这个问题不放,好像要逼对方承认什么一样。

薰把脸扭了过去。视线的尽头已经可以看见摩天轮圆形的线条。

“你看,到了哦。”

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话题被轻巧地带过去。

真嗣不满地哼了一声。这个胆小鬼使徒。

“我们直接飞到摩天轮顶端去吧。”

薰建议到。

“但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真嗣揪着他不放。

“……如果我就是故意的又怎样?”

薰把头转了回来,脸比刚才更加红了。

“真嗣知道吗,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这次轮到真嗣语塞了。他也说不清什么是喜欢。凌波吗?自己喜欢凌波吗?好像又不是那么一回事。那美里小姐呢?的确对自己来说很重要,但更像家人。

“……但你又不喜欢我。”

好半天真嗣才挤出一句不像反驳的反驳,结果薰却大声说。

“我喜欢!”

——说、说什么呢这个笨蛋!

真嗣被吓了一跳,几乎要掉下去了。他感到自己的脸飞快地烧起来,而薰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喜欢真嗣!”

他几乎是破罐破摔了。如果从零号机驾驶员那里传来的这种思念就叫喜欢的话,如果这种有点幸福又有点让心慢慢扭紧的感觉就叫喜欢的话,如果总是想着对方、想要让对方记住自己的想法就是喜欢的话,那就是这样了吧。

真嗣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乱七八糟。再回想起和薰接吻时的感觉,好像心底某处都变得奇怪起来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看薰的呢?虽然从来没有在意过对方身为使徒的立场,可是短短的不甚愉快的相处时间里,薰可一点都没留下什么好印象。反而是倾尽全力一样地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使自己讨厌一般,让真嗣除了生气就是反感。

但是为什么呢,一旦失去过一次,就变得异常的珍惜。他甚至无比怀念起两人背靠背睡在一张床上的夜晚。结果肯包容那时孤立无援的任性的自己的,也就只有薰了。

这么一想,心底竟然泛起了巨大的悲哀,好像要把心都吞噬了一般。他看着薰发红的脸,忍不住抱得更紧,头埋在对方颈边的碎发里,声音发闷地说。

“喜欢我的话……就不要让我做那样的事……”

“那样的……太过分了……”

薰慌张起来。

“那不做就是了!你讨厌的话,我不亲你就是了……”

“不是这个!”

真嗣突然的吼声让薰的耳朵有点嗡嗡作响。真嗣皱着脸瞪着薰,更像是在生自己的气。

“不要再说什么让我杀了你这种话!我讨厌那样!”

薰瞪大了眼睛。

“我讨厌那样!”

真嗣用力地重复了一遍。

薰感到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真嗣的话撞碎了,让灵魂也摇晃起来,像要从风里坠落下去一般。

结果他却只能扯出一个有点哀伤的笑,小声说。

“……真嗣这不是有好好地记住我了嘛。”

“我才不要这样!给我活着啊笨蛋薰!你这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真嗣歇斯底里地喊着,感觉自己才是那个笨蛋。

溢满心底的悔恨和愤怒似乎要把胸腔炸裂一样四处游窜。薰挂着的笑容让人看了就火大,真嗣宁愿他像以前一样和自己争吵,也不愿他现在这样露出释然的表情。

他一点都不温柔地瞪着薰,双唇颤抖着。

“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家伙啊……”

“……可恶!”


*

他们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地落在了地面上。

刺眼的日光下,空荡荡的游乐园好像还留着平日欢乐的人群的残影一般,色彩鲜艳的旋转木马散发着诡异的寂寞气氛。

薰执意要去坐摩天轮,他说李林似乎很喜欢从高处俯视大地,那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你自己就能飞那么高,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不明白李林为什么会对登上高处感到兴奋。”

薰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表情总是很认真。

“李林真是种奇妙的生物,我不明白的事太多了。”

那你还是别明白好了。真嗣腹诽。

“你打算呆多久?”

薰微微侧着头。

“一整天?”

“哈?”

真嗣很没形象地张大了嘴。

“……你自己玩吧,我回去了。”

他转身就走,薰一把拉住了他。

“等等啦真嗣!”

真嗣回头默不作声地看着他,薰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那就下午吧,把所有的玩过一遍就回去。”

“……你认真的吗?”

“嗯。”

“……你是小学生啊?”

真嗣感觉自己连争吵的心情都没有了。

“我想让真嗣高兴起来嘛……”

薰不服气地鼓着脸颊。

真嗣更加无力了。这笨蛋使徒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的话语和行为杀伤力有多大?

“这种多余的事……”

“而且只有一天……”

薰打断了真嗣的话,低声补充到。

真嗣顿了顿。他没办法拒绝这样的邀请,因为对方实在是太狡猾了,总是戳中他心里最脆弱的地方,怎么能不妥协。

他们先是去坐最显眼的旋转木马。即使全世界一个人都没有,真嗣还是对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感到羞耻。但是他抱着侥幸的心理很快意识到一个问题。

“那个,薰,没人操控要怎么玩?”

“没关系没关系,交给我就行了。”

这么说着薰往操控台看了一眼,然后操控灯亮起,彩色的马儿们开始慢慢旋转起来。

“你看,搞定了。”

薰得意地看着他。真嗣感到一阵无力。

“……真是彻底败给你了。”

薰上来拉他的手。

“快上去吧,真嗣。”

“你自己玩就可以了。”

真嗣抱着一丝希望抵抗着。

“但是我想和真嗣一起。”

那张脸单纯地因为高兴而笑着,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阳光在白发间跳跃着,连笑容也变得闪闪发亮,确确实实是真嗣第一天见过的天使。

——简直夺走了他所有的目光。


*

他们玩遍了整个游乐园。到最后,真嗣由最初不情愿变得乐在其中了,眼光控制不住地时不时往薰身上飘,视线对撞的时候,薰回给他的总是笑容。

真嗣忍不住想,如果当初能让他和薰再相处更久一些,自己对薰的印象会不会改变?他们会不会成为朋友?会不会喜欢上对方?直到战斗结束前都一直——

想到这里,真嗣使劲摇了摇头。不可能的,不会那么顺利的。真嗣在心里否定自己。薰说过了,他是最后的使徒,他有他的任务,而且他没法抗拒。他说无论怎样都是死,至少想死在自己手上,让自己记住他。

真嗣攥紧了拳。他们坐在摩天轮里,慢慢往顶点升去。小小的窗外,大地在渐渐远去。薰坐在对面,闭着眼哼着欢乐颂,看上去高兴极了。

“呐,薰。”

“怎么了,真嗣?”

“你是使徒的话,应该能抗拒人类的摆布吧?为什么不反抗?”

真嗣的话让薰有些吃惊。真嗣担心地看着他,又夹杂着些许心疼的意味,这已经让薰感到足够的幸福。

“真嗣不是知道吗?杀死使徒,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难。”

是这样没错,真嗣自己就曾杀死过好几个使徒。这样想来,好像的确是件容易的事。

但这只是错觉罢了。真嗣感到痛苦,他一遍遍问为什么非得是自己,却没人给他回答。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起来。两人都不说话。升到最顶点的时候,摩天轮停下了。

薰扭头看着窗外。

“真嗣从高处俯视大地,会感到兴奋吗?像其他李林那样。”

真嗣望向窗外,湛蓝的天空在远方和大地相接。

“不,我没什么感觉。但其他人的话……可能会吧……”

眼角的余光看到薰站了起来,真嗣转回头,薰走到他面前,弯下腰两手捧住了他的脸。

“我可以……亲你吗?”

红色的眼瞳在摇晃着。

真嗣瞪大了眼。

“是喜欢的意味……”

薰凝视着真嗣的眼睛。他没有害羞,他是认真的。

沉默只过了几秒——

衣领被揪住,身体被拉着往下弯了些,真嗣的脸在薰的眼里突然变得很近,他被吻了。

吻很轻,而且生涩。但真嗣却也同样认真地看着他,没有害羞。

“这是喜欢的意味。”

真嗣说。


*

靠近傍晚的时候,薰终于尽兴了。

虽然那个吻过后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只是紧紧靠着坐在一起,牵着手什么也不说。

时间走得太急了,真嗣甚至想要伸手抓住它的尾巴,好让这样的时光再长一点,再长一点。

自从搭上EVA后就再没有如此心灵宁静过。他抓着薰的手,就感觉整个世界都在自己掌心里。

回去的路用走的。虽然两人什么也没有说,却又默契地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不知走了多久,天边已经泛起淡淡的赤红。披着霞光的大地和天空像要烧起来一样。

薰拉着真嗣的手,突然问。

“真嗣现在感到幸福吗?”

“嗯。”

真嗣几乎是立刻回答。看着一点一点沉下去的落日和越来越暗的天色,他心里感到焦急和不安。

“……那就好。”

傍晚的颜色融在了薰的眼睛里,真嗣看着他,觉得他那么美,好像即将消逝一般。

这一刻,真嗣再也想不起他曾经讨厌过薰,再也想不起他们曾经激烈地争吵过,再也想不起黑暗的地下那绝望的时刻,他只想把薰留下来,并且为失去而害怕地颤抖。

他突然抱住了薰,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着。

“诶、真嗣?怎么了?突然间……”

“对不起……”

真嗣把头埋在薰的肩上,薰感觉到他在颤抖着。

“所以,不要走,薰……”

——他不要只做什么一天的朋友。他不要这样。

薰抱住真嗣,轻轻地拍着真嗣的后背。

“没关系的。没关系。”

浸染世界的红光笼罩着相拥的两人。风有些凉了。天上有半个白色的月亮。

薰看着月亮,眼中溢出液体。

他知道这叫做眼泪。

他知道的。


*

回到总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很久了。

真嗣做了晚饭,两人一起吃,洗了澡,背靠背躺在床上。

空气是安静的,苍白的灯光让人窒息。

真嗣转过身去抱住薰,不说话。

薰转过身来抱住了真嗣,头埋进真嗣的胸膛。

只是抱着,不说话就好。真嗣感觉到时间又开始加速了。

接近绝望的死寂中,只有时钟规律的声音在咔嚓作响,剪切着心脏。

真嗣开始祈祷。

——不要结束。只有今天,不想结束。谁都好,让时间停止吧。求求你。求求你。

但时钟还是无情地逼近了终点。终结的声音在真嗣的耳朵里越响越大。

薰拉过真嗣的双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午夜的魔法要消失了,真嗣。“

他笑着说。

真嗣无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但是他颤抖着,却掐住了薰的脖子。

”为什么……“

为什么非要这样不可。

真嗣的脸痛苦地扭曲起来,咬着的下唇渗出血的腥气。

他眼里的薰笑着,和某个时刻重叠在了一起。

——真嗣知道那个时刻。

”别忘了我,真嗣。“

天使笑着说。但是真嗣哭了。

他哭着,双手掐紧了纤细的脖子。

视线开始晃动,真嗣看清了现实。

还是那个漆黑的空间,还是那个祈祷般紧握的姿势,掌心里还是一样的温热触感。

只是一瞬,却偏偏在幻觉里过了幸福的一天。

因为虚幻而幸福的一天。

天使去了哪儿呢?

真嗣还能听见那个声音。

——无机质的寂静中,响起了新一天的报点声。


END





后面的话

对不起,还是变成了这样的结局。

虽然阿薰中最喜欢贞薰,却最难把握他。断断续续终于才把这个故事讲完。

经常在想,怎样的状况下贞本的真嗣才会喜欢上薰呢?真嗣总是等到失去了才感到后悔莫及。

笨拙的阿薰没有正确地传达自己的喜欢,而不安的真嗣也没有意识到阿薰的心意。到最后都别扭着。

真嗣有没有后悔地假设过和薰好好相处呢,在他杀死薰的那一刻?

这么想着便有了这个故事——那一刻的幻觉里的一天。那是真嗣补偿悔恨的世界,是他的安息日。

但是对现实里的真嗣来说,那一瞬,便等于一生了吧。

阿薰终究还是以这种别扭的方式,在真嗣心里刻下了伤痕。

 
2014-08-15
/  标签: EVA嗣薰
12
   
评论(12)
热度(38)
  1. Fuera del Mundo吃完睡过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隱於黑夜,消逝於風。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I am younger than tha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