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虚假之泪【奈亚】

滨虎同人。奈斯×亚特。

坏掉了的亚特。


*

那泪痣已替谁哭泣。

那哭声无人可闻。


*

亚特没打算哭。他把自己的心放进极地的冻土里冻死了。

——干涩又僵硬,表面泛着薄霜,不再跳动。

但镜子里却分明映出泫然欲泣的脸。

亚特将罪咎归于眼角的泪痣。

这是一个绿色的黄昏。天空如发了霉一样暗沉。远方的落日堆积着死气沉沉的燥热的橙红色。

他出了门。

笼罩在绿色云彩下的城市抹着诡异的绿色,像低成本的CULT电影里打的粗糙的灯光,廉价却鬼魅。

亚特盯着自己的影子,脑中只有空白。

出门前好像有谁问自己要去哪儿。

去哪儿呢?

脚自己动了起来。

再抬起头时,映入眼中的是轻快亮丽的色彩。

背后是一整个暗绿色的黄昏。面前是名为sweety dream的蛋糕店。

亚特眯着眼看橱窗里精致可爱的甜点,不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似乎重生多次也伤到脑袋了一般,他有时候会这样,思绪浑噩。

进去吗?不进去吗?

店里散发出诱人的甜味。

穿着黑色风衣格格不入的自己。

亚特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突然就被撞了一下。

低头看是个小女孩,怯怯地看着自己说对不起。

亚特机械地点了点头。

小女孩逃一样地进了店里。

现在的自己有这么可怕吗?

是脸?是表情?还是气息?

橱窗里倒映的面容不甚分明,和甜点和灯光重叠在一起,带着几分梦幻的意味。

——却看着像在哭。

天,彻底黑下去了。


*

亚特还是没有进去。他不知道自己在往哪儿走。

路过一个公园,黑暗中有秋千的剪影。

亚特停下了脚步,盯着那处黑暗。

过了一会儿,亚特往回走。回到那家蛋糕店。

刚推开门,就被甜蜜的香味淹没了。

是自己喜欢的香味。

他挑了很多甜点,各种颜色,各种口味,大大小小,放在收银台。

店员露出惊讶的神色。

“请问,这些……全部?”

“嗯。”

亚特听到自己的声音干涩地、果断地、毫无感情地从衣领下传出。

本应该微笑的。

但亚特忘了怎么微笑了。他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

他提着一大袋子甜点,顺原路走回刚才的公园,坐在秋千上。

天边已经有繁星点亮。秋千旁的路灯下有虫在飞。

亚特掏出了手机,找到奈斯的号码,拨通。

然后又挂掉。

手机屏幕的荧光刺激着眼睛。突然间震动起来。

是奈斯。

接?还是不接?

亚特的盯着屏幕。

深夜里,传来远远的鸟鸣。


*

亚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去的,他打开门,进了屋,把袋子丢在桌子上,脱掉了风衣。

窗中映出毫无表情的面容。

——然而却像在哭泣般。

好像有人在对自己说话,但亚特什么也没听见。

他伸手触摸窗上的脸,指尖碰到一片冰凉。

在哭的,是那颗泪痣吧。


*

发生了很多事,多到亚特什么都没记住。

他看着面前的提拉米苏,没有食欲。

一切都结束了。

亚特的头发长了,前面的盖住眼睛,后面的披在肩上。

大家在看着他。

大家。

奈斯。

”你总得吃点什么。“

奈斯说。

”就算你现在拥有多得可怕的极小奇迹,不吃东西没有力气的话,也没办法对付机构的人吧?“

亚特抬起眼睛,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

奈斯一只手撑着脸,深深叹了口气。

”把所有提取到的极小奇迹全部注射什么的……做这种疯狂的事,真不像你……“

”那怎样叫做‘像我’?“

亚特听见自己不带感情的声音。

奈斯撇撇嘴。

”嘛,反正不是现在这样。“

”最起码也该笑着吧?明明面前有甜点,应该高兴才对吧?“

”不是现在这样,看着像要哭一样。“

自己看着,像在哭吗?亚特下意识摸了摸眼角的泪痣。

”……是这个的原因。“

”哈?“

”因为泪痣,所以看上去像在哭。“

奈斯皱起眉头。

”跟那个没有关系,亚特。“

”不,是因为这个。“

奈斯的眼睛微微眯起,眼底流过暗色的光。面前的亚特机械地执拗着。

”只是因为亚特拒绝哭泣吧,跟泪痣什么的没有关系。“

”不对。“

”明明痛苦得承受不住,却非要拒绝哭泣——我知道的亚特,就是这样固执的家伙。“

”不对,那是以前。“

”我说啊亚特,就是哭也没人会责备你的。该责备的已经全部责备过了。“

”我并不是因为……!“

——啪!

亚特的话没有说完。

奈斯打了他。

兀然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

店里的空气冻结住了。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感在安静中四处窜走。

亚特低下了头。

奈斯跳下凳子。

”小初,那个你吃吧。我回去了。“

奈斯身后,亚特默默地跟了上去。


*

现在,亚特和奈斯住,小初和紫住。

亚特生了心病。而奈斯没把握治好。

最后一战的时候,他杀了亚特,然后开枪打穿亚特的心脏。

但是这一次复活的时间极其缓慢。

奈斯等了整整一周,他几乎以为亚特这次真的死去了。

毕竟复活的极小奇迹什么的,实在太过于不现实。

他惶恐着害怕着,握着亚特的手一遍遍祈祷。

然而醒过来的亚特,却和死了一般。

奈斯知道,亚特生了心病。

亚特再也不会笑了。

甚至,也不再哭了。


*

苍白的月光落在亚特的白发上,泛起淡淡的光晕。

奈斯睡不着。

他看着身旁的亚特,伸出手,触摸了眼角的泪痣。

亚特不会哭泣了。

剩下的只有,眼角这颗,虚假的泪水。


END



后面的话

好心疼亚特的。总觉得最后他会真正死去吧。

这孩子唯有对自己毫不留情。神啊。





 
2014-08-22
/  标签: 滨虎奈亚
5
   
评论(5)
热度(58)
コミュ障。見に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