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0(ABO)

蛇盾×Bucky。A4后。

 
 

一切开始于:Steve和James离婚了。


 
 

*

 
 

“老兄,你有没有搞错啊!”

 
 

Bucky自认为和Sam还没那么熟——他对所有人都保持相对安全的距离,因为他是一个前冬日战士,一个破碎的人——因此在被对方吼住耳朵的时候,酒吧暗色灯光染成棕色的眼睛里,不免露出一丝温和的惊讶来。

 
 

“你真的和cap离婚了?你就这么答应了?还是cap提出的?我简直不敢相信!”

 
 

酒杯被Sam的肢体动作带着,冰块在杯里摇得哐哐响。Bucky垂下头看着手里那半杯金酒,杜松子的味道涌到喉头来,微苦的香气。

 
 

“……我还没被标记。”

 
 

“嘿!嘿!问题不在这里,士兵!”

 
 

Sam大力拍打他的肩膀,像是在拍打一个沉溺梦中的人,Bucky给了他一眼,他很识相地作投降状抬起手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天啊,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cap了。”这让我开始后悔当年被你们那该死的爱情感动下所作的决定了。Sam摇头晃脑地叹气,Bucky从他的语气和动作里读出愤怒来。

 
 

他为自己感到愤怒?Wilson是个好人。Bucky自己却感受不到什么。

 
 

他平静得犹如在执行任务的自己——作为冬日战士的那个自己,不带任何情绪。他的脑子精确地运作着:Bucky永远尊重Stevie的决定。永远。

 
 

他拍拍Sam的肩膀,右手:“谢谢。”又很快收回手来。他害怕碰触他人,总觉得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伤到别人,即便坐在他旁边的是个强壮的复仇者。

 
 

他的脑子和心都还在生病,他没法抗拒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Sam喝着酒,从杯子边缘漏出一声模糊的肯定来:“不客气,但我真的搞不明白cap和你是怎么想的。”顿了顿,他望向棕色头发的男人,试图从那平静的侧脸里读出一丝怨恨,甚至是冬日战士式的愤怒都好。可前冬日战士冷静得像个没感情的武器,这不是个好兆头。

 
 

没被标记——逃避核心问题的好借口。但Sam还是忍不住想,也许是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也许他们结婚只不过是cap想要帮助那时候的Barnes,也许是考虑到Barnes的状态不适合被标记,所以在整整两年内,cap都没有标记他——他们甚至没有结婚戒指。

 
 

这让Sam的信仰出现了裂痕。他没敢再往深处想,慎重地选择字眼:“你知道,Barnes,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找我聊聊,随便什么。”

 
 

Bucky回望对方的黑眼睛,真诚又坚定的眼睛。他确信Sam是接过星盾和美国队长的责任的最好人选,Steve没看错人。

 
 

可他也只是呆滞地点点头,唇边有一抹空洞但柔和的微笑:“谢谢。”停了停,似乎觉得这回答太单薄,他又加上一句,“我会的。”

 
 

不,你不会。Sam在心里想。他大力揽过对方的肩膀,举起酒杯:“忘了那些吧,哥们,这是一醉方休的时刻!我们还有好多笔账要算!”

 
 

他闻到对方苦涩的信息素味道——味道是没法隐藏秘密的,即便心还毫无知觉。

 
 

我该弄哭他。Sam给自己下了个任务。

 
 

结果醉得不省人事的是Sam,Bucky一点没醉,只有杜松子的香气不断在身体里发酵,又很快被劣质血清代谢掉。

 
 

Bucky把这个新任美国队长拖回复仇者大厦——他们给了他一个房间,和一份通行许可。他回到房间,倒在床上,闭眼望着眼底的黑暗,想起Steve对他说:“我们离婚吧,Bucky。”

 
 

那双蓝眼睛还是那么真诚又坚定。也许每个美国队长都有这样一双眼睛,这是他们的适任条件。而Bucky没法拒绝这样一双眼睛,更何况这是一双蓝色的、属于Steve的眼睛。

于是他点头:“好。”

 
 

Steve像是被他的爽快吓到了,眼神里渗进慌乱:“Bucky……我很抱歉。”

 
 

“Steve。”Bucky截断了他的话,像是截断一条悲伤的河流,“我永远支持你的决定,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

 
 

去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找你想找的她。Bucky拍拍Steve的肩膀,如同过去在那条脏兮兮的小巷里,用一个微笑拯救了Steve——只不过这次,他拯救的是Steve的愧疚。

 
 

这令Steve不敢给他一个拥抱。

 
 

他们之间不需要太多语言,当他开口的时候,Bucky已经知道了他的决定。一个固执的、不懂逃跑的Steve,终于决定逃跑一次,去做他想做而不是美国队长该做的事了。

 
 

而一个Bucky应该为他感到高兴。

 
 

Bucky睁开眼睛,灯光刺得他的眼睛有些疼。他不该在这时想起Steve向他求婚的时候,在瓦坎达那间小茅屋里,带着闪烁浮尘的阳光在两人之间静静地等待着,Steve也是用同样真诚又坚定、带着一点悲伤的蓝眼睛望着他说:“我们结婚吧,Bucky。”

 
 

而那时候他的回答同样简单:“好。”

 
 

只要是Steve的决定,他从不怀疑。即使这让他时而欣喜若狂,时而痛彻心扉。他接受Steve给予他的一切。

 
 

在接过星盾、把老Steve送走后,Sam望着他的眼神充满了寻求解释的震惊——在老Steve面前,Sam把惊讶藏得很好,他是个合格的jun人。

 
 

“我们离婚了。”

 
 

Bucky双手插在口袋里,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

 
 

Sam不可置信的表情和爆炸般从口中冲出来的“what?!”把一旁的绿色大个子都吓着了。这情景让Bucky笑了出来,即便他心里有个声音说,你不该在这时候笑的。不然Sam就不会一边用rap的节奏絮絮叨叨一边硬推着他去酒吧了。

 
 

在刚救回了一半生命的世界里,谁又会在乎被通缉的冬日战士出现在某个小酒吧里呢。就像没人注意到他和Steve的婚姻,悄然开始,又悄然结束。这远比不上美国队长的更替更重要。

 
 

Bucky起身喝了些水,他没有睡意,脑袋清醒。也许他该去找一趟T'Challa,确定他们什么时候返回瓦坎达;也许他又该去找Stark的妻子,为多年前的那场谋杀道歉;也许他也该去找Nick Fury谈谈对冬日战士的审判。

 
 

Steve会支持哪一个决定?他不打算找Steve商量,所以冬日战士替他把第三项划掉了,就好像James或者Bucky不能很好地做出决定一样。

 
 

他得开始习惯他和Steve的新关系,并面对Steve已经老去的事实了。

 
 

——这远比治疗他自己更重要。

 
 

*

 
 

他和Steve离婚的消息没有在复仇者间传开,像一场瘟疫还没来得及扩散就已找到治疗方法,悄无声息地湮没下去。Sam是个很好的保密者,Banner并不清楚实际情况,这让Bucky松了口气。复仇者们该操心的事情很多,两个百岁老人的婚姻却不该是其中一项。

 
 

他在房间里用了早餐,被名为Friday的人工智能引导到大厅里,复仇者们聚集在那里,Sam向他打了个招呼,T'Clalla也注意到了他的到来,朝他点头致意,他回礼,走到不显眼的沙发一角坐下,避免自己被更多人注意到——他不清楚这仅仅是冬日战士留给他的习惯,还是因为他感到不安和害怕。毕竟他还是个病人。而且,这里有太多alpha,即使经过刻意的控制,那交错的浓厚信息素还是让作为omega的他眩晕。

 
 

老Steve姗姗来迟。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让Bucky得到了片刻喘息。他远远地望着他的Stevie,像在望着一个遥远的梦。蓝眼睛和金发的梦。

 
 

Steve解释了他的老去,并把Sam推向众人的目光中心。看,一个新的、会飞的、正值壮年的美国队长。虽然他没有超级血清,有什么关系呢。看他拿着星盾的神气样子,没有人能比他更适合这个位置。虽然他一点也不适合蓝色。

 
 

复仇者们互相打趣,为新的美国队长献上祝贺,Bucky看着这一切,像一个老人在看着孩子和未来,微笑不自觉浮上嘴角。他经历过那么多糟透了的事,可总还有些事值得他去相信。世界的希望远比他和Steve的婚姻重要。

 
 

他自己呢,一点儿也不重要。他是一个过时的、破碎的、有罪的人。

 
 

——直到那双苍老的蓝眼睛抓住了他,让他陷入柔软的伤感里,他才发现,除此之外,他还是Steve的Bucky。不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是。永远。

 
 

Steve穿过众人朝他走过来,他呆呆望着,如同丢了灵魂。Steve坐在他旁边,声音里带着关切:“你感觉怎样,Bucky?这里有很多alpha。”

 
 

“没关系,我今早打过抑制剂。”其实他根本不记得这件事有没有发生过,他的身体和记忆都是混乱的——他身上曾发生过一场伴着飓风的海啸,留下的只是满目苍夷的废墟。

 
 

“那就好。”Steve绞着双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紧张,“我很抱歉,Bucky。当时……Shuri说那样对你会比较好。”

 
 

“当然,我知道的,Steve。”

 
 

不,你不知道。冬日战士在Bucky心里冷冷地说。

 
 

“别再道歉了,你没错。那对我很有帮助。”

 
 

你甚至错认为那和爱情有关。冬日战士的指责像西伯利亚的寒风。

 
 

他给Steve一个安抚的微笑,一如昨日。在瓦坎达的那些日子里,Steve带着海风的味道来看望他的时刻,确实是他在这世上得到的为数不多的安慰。即便他的丈夫只会给他一个拥抱,几个落在腺体上的小心翼翼的轻吻,和几乎只有那么几次的臂弯里的共眠。

 
 

为了调节他紊乱的身体状况,Shuri会给他用抑制剂,但仅限于“理论上”的非发qing期。等到他真正发qing的时候,却只有孤独的长夜陪伴——Steve错过了他所有的发qing期。

 
 

但对Bucky来说,Steve给他的已经足够多了,多到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得到这些。Steve从没解释过那个突兀的求婚,Bucky也从来不去问。他比任何人都清楚,Steve是如何把他曾遭遇的不幸都背负起来,如同小时他曾背起那个瘦弱的Steve。他们一直是这样相互扶持的。

 
 

他和Steve的婚姻与爱情无关,Steve只是不想落人口实,毕竟冬日战士受到的责骂已经够多了,而Steve想把这一切都替他扛下。

 
 

我的Stevie,他很努力,也很累了,他值得这些。

 
 

Bucky犹豫着伸出右手,握住老Steve嶙峋的手掌,望着他曾经迷恋的蓝色眼睛,柔和了声音:“Steve,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你不希望我对你的付出感到愧疚的话,就别再道歉。”

 
 

Steve回握住他的手:“我只是……担心你。”

 
 

“我会没事的,没准还会和那个鸟人摩擦出什么火花来。”James替Bucky说出这段话,唇角勾起调皮的笑来,灰绿色的眼睛隐没在长而浓密的睫毛下,看不清笑意,“这可是未来啊,Stevie,你还记得吗?那个晚上。”

 
 

那是我第一次失去你的晚上。Steve想:“当然,你还给我介绍女孩子,虽然最后她们都跟着你,看都不看我。”

 
 

“那是我的错,我记得她们是alpha,而你的Bucky哥哥是个迷人的omega。”James笑起来当然很迷人,薄薄唇角上的弧度一定满是诱人的欲色,他有这个自知之明。可他已经近百年没有露出这样的笑容了,也没想到是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和Steve离婚之后。

 
 

别想这事。Bucky在心底警告他。James暗暗收回心绪,重新落入Steve眼底的海洋里。他和Steve聊了很多,大多是那些青春年少的过去,对于他们的婚姻却绝口不提。

 
 

最后,Steve问他:“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Bucky想了一阵,望向不远处的国王:“回瓦坎达。”

 
 

而Steve会留在布鲁克林。


 
 

tbc

 

 
2019-06-21
/  标签: 盾冬
   
评论(28)
热度(721)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