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1(ABO)

蛇盾×Bucky。A4后。

 
 

前情提要:复仇者们该操心的事情很多,两个百岁老人的婚姻却不该是其中一项。

 
 

*

 
 

在T'challa不在的五年里,有太多事情像积雪一样堆叠着,需要他立刻返回处理,他可不想刚回到这个世界,就得面对一场国事的雪崩。于是他看准了Steve和James沉默的间隙走过去,目光状似不经意地从两人交握的手上划过,最后落在白狼抬起的灰绿色眸子里:“我一会儿就得赶回瓦坎达,我想我应该询问你是否要同行,白狼。”

 
 

Bucky咬了咬下唇——他思考时常常下意识做出的小动作,眨眼间把眼中过往的迷雾驱散:“当然,如果瓦坎达仍愿意接受我的话,那是我的荣幸,陛下。”

 
 

他放开了Steve的手。他和Steve已经用语言穷尽了过去,再也无话可说了。那长长的沉默就是证明。James疲倦地躺进心灵的阴角,Bucky浮上意识的表面来,把手藏进口袋里,像藏一个秘密。

 
 

“瓦坎达永远有你的一席之地,白狼。”T'challa摊开的双手是接纳的信号,但他的嘴角还是严肃地紧绷着,“11点就走,你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没有。”Bucky唯一的留恋已经被Steve带走了。在这世上,他虽不是一无所有,却再也不想拥有什么。他不敢看Steve的眼睛,害怕万一再看一眼,他就会立刻反悔不走了。

 
 

Fury走过来了,Bucky仿佛看着一场审判或者一种责备像他扑过来,他想象过这个情况,却还是不自觉绷紧脊背。

 
 

该我了。冬日战士握紧了左手。

 
 

不,不要你。Bucky努力放松了身体,感觉有谁握住了他的右手,他回头看——Steve。

 
 

那双蓝眼睛正担忧地望着他,令他不得不挤出勉强的笑来:“我能处理,Steve。”他快速地回头,不知是在躲避Steve,还是在躲避自己的心。

 
 

“也许我该叫你Barnes中士,你觉得呢?”Fury递过来一个盒子,Bucky没有马上接过来,只听到James在心灵的角落低声说:Barnes中士早就死了,从77年前落下火车的那刻起。

 
 

“我们需要你,Barnes。”Fury伸出的手毫无动摇,谨慎的独眼充满压迫,却也充满蛊惑性,被眼罩藏着的则是谋略的深潭。

 
 

只是这对Bucky没用。他被当作物品利用了这么多年,再也不想回到那样的境地中去。

 
 

——但你会为了赎罪而答应他。冬日战士的声音很冷,却也带着委屈的斥责。

 
 

Bucky不否认他的指责,在T'challa不甚赞同的目光中,接过了Fury手里的盒子,也挣脱了Steve的手。打开盒子前,他多少猜到里面会是什么:omega项圈。泛着冷光。材质上乘。

 
 

在冬日战士即将突破理性的围栏暴走的瞬间,Bucky听到了Sam惊讶的呼声:“你他妈给他什么?!”

 
 

噢,那可是他的上司,听听他的语气。James不合时宜地笑了。他会是一个好朋友,Bucky。

 
 

“我不赞同。白狼不该带着项圈,我们会治疗他。”T'challa双手交叠在身前,语气威严。

 
 

“这是权宜之计,我们很需要人手。”Fury加重了“我们”的音调,朝身后望了一眼,“复仇者们需要你。”

 
 

我们不是复仇者。冬日战士冷着脸反驳。我做不了复仇者,也没有那个资格。Bucky则只是沉默,咬着下唇陷入思考,没注意到Steve在望着他。

 
 

“白狼不适合上战场,他还在治疗中。”T'challa毫不退让,“而且瓦坎达更需要他。别忘了,他还在被你们通缉。”国王加重了“你们”的音调,作为他态度的证明。

 
 

“我站在国王陛下这边——Barnes需要时间。”Sam拍拍沉默的肩膀,omega的信息素愈发深沉,犹如北境夜晚的森林。Sam太清楚这代表什么,他见过太多为PTSD所苦的人。

 
 

Barnes的情况更糟糕,只是他也更善于隐藏和忍耐。Sam赶紧伸出语言的绳缆,把对方从思维的深渊里拉起来:“Barnes,你得发表你的意见。”

 
 

Bucky抬起脸来,眼中还有林间小鹿的迷茫:“……我会考虑的,但不是现在。我欠瓦坎达和陛下太多。”

 
 

Fury迟疑着,像巨石有了松动的势头,撬动他的则是老Steve坚决的声音:“让Bucky回瓦坎达。”

 
 

蓝眼睛里有力量,天空和大海的力量,曾经令James沉沦的力量——明明是他救起了那个瘦弱的青年,却反而像拾到了独一无二的宝藏。

 
 

别让我再留恋了。Bucky在心底祈求,不去看那双蓝眼睛,默默合上盖子,也合上他所有的不舍。

 
 

*

 
 

“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你让Barnes和你离婚的事吗,cap?你还通知局长了。”Sam的心情并不好。因为在送行的时候,老Steve甚至吝于给他的前夫一个拥抱,“我真不想觉得我看错你了。”

 
 

“不是这样的,Sam。”老Steve的解释并不急切,却带着显而易见的难过,“Bucky他理解我。”

 
 

“他理解你,你就可以丢下他一个人?他还在生病,他需要你。”Sam感觉后脑勺被情绪扯着,开始阵阵作痛。他昨晚喝了太多酒,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是Barnes把他扛回来的。

 
 

真丢脸啊,猎鹰。Sam降低了声线,回想起Barnes那双迷茫的绿眼睛:“当然,我不该指责你。毕竟没有人天经地义该为别人做些什么,你已经做得很好了,cap,你曾经为了他对抗全世界。”

 
 

“再发生一样的事,我还是会那么做。”

 
 

这不是谎言。也正因为这不是谎言,Sam才一直追随着美国队长。可有件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cap,我就问一件事……你爱Barnes吗?”

 
 

老Steve没有立刻回答。他低头望着自己苍老的手,想起Bucky掌心的温度,还有再也找不回来的骄傲而毫无阴霾的笑容。他缓慢而又肯定地开口,如同在灵魂里挖掘语言。

 
 

“当然……我当然爱他,Sam。”

 
 

“他是我的家人,我的兄弟,我最好的朋友。”

 
 

Sam等着下一句话,可没有下一句话。只有似乎永无止尽的沉默,和他突突跳动的头疼。

 
 

——也许他把Steve的爱,误认为了爱情。Barnes却当了真。

 
 

*

 
 

shuri给Bucky做检查,并拒绝给他新的抑制剂:“你的发qing期快到了,不知道这次cap能不能过来。他每次都错过,天啊,他有那么多任务要做吗?甚至比你还重要?”

 
 

在Steve心里,我曾经比整个世界和他自己重要。Bucky心想。他本该为此感到骄傲和满足,却不知怎么涌上一股难过,如难以抵挡的潮水般湮没了他。链接在他身上的仪器数据开始乱跳,他要湮没在那双蓝眼睛的大海里了,肺里的空气急剧减少。

 
 

“天啊白狼,冷静!看着我!”

 
 

shuri的声音像从水面上传来,Bucky没法呼吸了,只奋力伸出双手,不知抓着了什么,手上一用力就带起一片惊呼。

 
 

疼。James说。Bucky在摇晃的视线里看到一抹红色,连接着他右手的痛觉。

 
 

“把刀放下,白狼!放下,你要把你的手指切掉了!”

 
 

shuri焦急的声音还在拉扯着他的意识,让他不至于沉入昏迷的深海。有好几个人在拉着他,可他是个超级士兵,还有条炫酷的振金手臂,如果他要切掉自己的手指,没人能拦得住他。

 
 

Bucky张着嘴拼命呼吸,却还是缺乏氧气,他的身体僵硬而紧绷,不协调,无法控制,他甚至听见冬日战士用俄语说,系统错误,请求校正。

 
 

可Bucky不想。电击太疼了,而且非常可怕。他害怕。他什么也抓不住。他从火车上落下去了。

 
 

“James!”

 
 

一股强大的力量掰开了他的手,有金属落地的声音,他现在什么都抓不住了。冬日战士从床上猛地站起来,把抓着他手臂的黑色人影甩了出去。

 
 

振金臂的机械运作声微不可闻,代替它剧烈张合的是冬日战士起伏的胸膛。omega的信息素像极地的风雪一样充斥了整个房间,灰绿色的眸子慌乱地抓住了虚空中的某处,却不动作,颤抖的嘴唇漏下好几种语言来。

 
 

T'challa能听懂的也只是其中一句:资产运行故障,请求维护。

 
 

——Rogers怎么就忍心把这样的Barnes独自留下?

 
 

T'challa已经分不清胸中涌起的究竟是愤怒还是怜悯了,他只任由这股郁愤驱使着,大吼:“Bucky!”

 
 

这个仿佛有魔力的词语让冬日战士兀然静止下来了。灰绿色的眸子找着了他,灵魂回到残破的躯体里来,摔落在地上。

 
 

“抱歉,真的很抱歉……”冬日战士潜回心灵的深海,由Bucky去面对他造成的狼藉。Bucky能多少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无措地用不断流血的手捂住脸,声音因愧疚而沙哑地颤抖,“我……我没伤着人吧?”他又急忙抬起脸四下查看,脸上满是他自己的赤红。

 
 

黑豹的头盔缓缓落下,T'challa就着被摔出去的样子坐在地上,丢失了话语。

 
 

*

 
 

T'challa让居民腾了一间茅屋,还是在湖边上,顺着Bucky的意愿,让他住在那里。

 
 

白狼道谢的笑容里带着愧疚:“非常抱歉,陛下,我还是在这里呆着,对大家都好。”

 
 

国王只把通讯器递给他,脸上除了沉郁再没有其他表情:“shuri还是会定期联系你去做检查和治疗,有什么事也及时通知我们,因为你在瓦坎达的土地上。”

 
 

他的信息素压得Bucky有些难受。T'challa平时绝不那么粗鲁,Bucky能感到他此时的怒意,只是不确定那是不是针对自己。

 
 

——也许某天我应该离开瓦坎达。

 
 

Bucky想,他已经给这个国家带来很多麻烦了。

 
 

可我们能去哪里?James问。

 
 

Bucky答不上来。他已经没有家了。

 
 

月上中天的时候,Bucky在有月亮的湖里洗了个澡。他的右手已经愈合好了,只有无名指根部留着凸起的粉色疤痕,像一枚戒指。

 
 

一枚明天早上起来、就已消失不见的戒指。像他和Steve的婚姻。露水般的婚姻。

 
 

他换上瓦坎达长袍,顶着潮湿的长发回到茅草屋。阴影最浓厚的角落里,蓦然站着一个人影。

 
 

他感觉不到对方的敌意,只有扑面而来的岩浆般炽热的信息素,让他有些眩晕。

 
 

“谁?”

 
 

Bucky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人影便静静走进月色里来,任月光照亮他金色的头发和猩红的双瞳。

 
 

“……Steve?”

 
 

—— 一个年轻的、有着红色眼睛的Steve。

 
 

Bucky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在颤抖着,因月光而染成蓝色的眸子不知所措地上下扫视一圈,被对方胸口上的九头蛇标志抓住视线,心蓦然往下一沉。

 
 

“你……记得我吗?我是Bucky。James Buchanan Barnes。”

 
 

他是另一个世界的Steve,Bucky确信这点,却无法确定他是不是被九头蛇洗脑了。他肃然地站在那里,脸上没有表情,月光从他肩头滑落,红瞳穿过一整个黑夜,灼灼地望过来。Bucky小心翼翼地靠近了,望进血色的瞳孔里,情不自禁伸出手触碰对方的脸颊。

 
 

“嘿,你能记得我的,Stevie,我是你的Bucky哥……”

 
 

话语里充满了Bucky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眷恋。只是这话语忽然地断在了一个炽烈的拥抱里。

 
 

如果说蓝眼睛的Steve的信息素是海与天的味道,这个红眼睛的Steve,则散发着地壳深处翻滚的岩浆的烧灼气息。他的怀抱那么烫,几乎能把Bucky灼伤。

 
 

“我找到你了。”

 
 

这句话是冷的,可红瞳里却是令人害怕的热情。随着落在耳边的温热气息带来的酥麻,Bucky感到一阵潮湿和刺痛。在腺体的位置。熔岩粗暴地灌入他积雪的森林里,带着硫磺与硝烟的气息从容不迫、而又不容置疑地向更深处侵占。

 
 

Bucky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呜咽。

 
 

——他被标记了。

 
 

tbc

 

 
2019-06-22
/  标签: 盾冬
   
评论(64)
热度(889)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