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2(ABO)

蛇盾×Bucky。A4后。


前情提要:“我找到你了。”



*



被占有的充实伴着疼痛,Bucky任由这一切在自己身上发生,不作一丝反抗。对着一张Steve的脸,他为什么要反抗?


你他妈愣着干什么。冬日战士又在蠢蠢欲动,像是害怕这种亲密,又像是害怕再次被控制。


没事的,我们没受伤。这不是伤害。Bucky靠在他的alpha身上,两腿发软。Rogers松开了饱涨自己的信息素的腺体,舌尖舔过伤口,激起怀中人一阵微小的颤抖。他在阴影里藏起一抹冷笑,鼻尖探进omega的颈窝,在潮湿的长发里穿梭,落下轻吻与气息。


“现在你是我的Bucky了。”


他像是向夜晚宣布所有权似的,单手搂紧了Bucky脱力的腰,从湿漉漉的长发的巢里出来了,挑起Bucky的脸,用带着笑意的红瞳望进Bucky迷茫的眼里。


炙热的手指爬上Bucky的眉,顺着轮廓细细地描过去,“这是我的。”


又摁住透着血管的薄薄眼皮,“这是我的。”


划过泛起红晕的面颊,“这是我的。”


勾勒微张的柔软的唇,“这也是我的。”


最后轻轻叼在喉结上,笑意从齿间直传到脊椎里,晴欲弥散成战栗,“全都是我的。”


他猛地把Bucky抱起来,如一个孩子向月亮炫耀自己的宝贝,笑容在脸上漾开:“我的Bucky!”


Bucky的心脏都要停了。作为一个omega,他渴望被alpha占有;作为Bucky,他渴望被Steve占有。可Steve从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他——贪婪的、炽热的、仿佛要把他拆吃入腹的眼神。


James在他心底笑笑:Fury给的东西根本没用上。Bucky有点侥幸般的慌乱。


“够了……Steve,放我下来。”他害羞地推搡对方宽阔的胸膛。天啊,这真像一个梦。没准他还躺在冷冻仓里,但冷冻仓容不下梦境,只有漫长的空虚和寒冷。


也不会有这能烫伤皮肤的温度。


Rogers把他放下来了,脚是着了地,腰还被紧紧箍着,像怕他跑。像蛇缠着猎物。


Bucky望进被爱意化开的红瞳里,仿佛为了掩饰无措的羞涩,话语滚珠般绵延落下:“Steve……你是哪个世界的Steve?九头蛇怎么抓住你了?那个世界的我没有保护好你吗?他们给你洗脑了吗?疼吗?你为什么要标记我?你的Bucky呢?”


“你的问题太多了,Buck。”Rogers凑上来啄他的唇,Bucky呼吸一窒——这太过了。“我会告诉你的,但现在我只想这样抱着你。”


太狡猾了。连最会调情的James都红了脸,萎在结实的怀里,安静得犹如听话的羔羊。


只有冬日战士还在不安地骚动,在沉溺中唯独睁着清醒的双眼:他不是Steve。


可我们的Steve有他自己的人生了,士兵。Bucky对他说。


冬日战士没有轻易认输:他不是我们的Steve。


Bucky颤了一颤,像被水浇透,从自欺欺人的狂喜里冷静下来了。冬日战士用振金臂把他拉到一旁:我来问。


omega从怀抱里抬起头来,月光色的眼瞳深处沉淀着绿,声音凉凉的:“你的Bucky在哪,Steve?”


Rogers望着他,微眯起红瞳,嘴角勾起笑来:“我的世界里没有Bucky。”



*



Rogers没有立刻占有他,只是拥抱着睡去,Bucky就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宿。他们不知道他有多眷恋拥抱。他摸摸已经愈合的腺体,对清晨笑得傻气又幸福。


他失去了一个蓝眼睛的Steve,又得到了一个红眼睛的Steve。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安排。


T'challa来找他的时候,Bucky正生起火来。国王在柴火干燥的气味里辨出一个陌生alpha的气息:“白狼,有人来过了?”


Bucky顿了顿,他不撒谎:“一个你们都认识的人。”


“昨晚我收到复仇者基地的消息,观测到时空波动,是因为这位客人吗?”年轻的黑豹打量着四周,冰冷的信息素来源于茅屋,像有只毒蛇在门后窥探。


“他还在睡,我去叫他。”


T'challa没有看漏omega嘴边的微笑,他一瞬间对来客的身份有了解答。


Bucky在屋里望着那张熟睡的脸,不忍打扰,纵使国王陛下还在外面等着。直到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来,红瞳瞬间抓住了他:“好看吗?”


“……好看。”


Bucky任由Rogers捉住他的手,凑上来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额头相抵:“都是你的,Bucky。”


他比我还会讲情话,这不公平。James红着脸喊。


“起来吧,你的到来引起了一些需要解释的问题。”Bucky拍拍他的胸口,正要站起身来,腰却被猝不及防地揽住,视线一转,整个人就陷在了床上。


Rogers从上方用身体压着他,身体紧贴着身体——危险的姿势。信息素浓烈起来,Bucky只好抵住对方的胸膛,用眼神推拒:“不是现在。”


“可我想。”Rogers凑上来舔他的腺体,一阵酥麻。


揍他。Bucky没来得及拦住冬日战士,振金臂已经挥出去了,结结实实落在还带着笑意的面颊上。Rogers的脸被这力道击向一侧,整个人却还稳稳地压在Bucky身上。


天啊,你这个蠢货。Bucky骂了自己一声,伸出的手又收回来,急急忙忙地吐出混乱的话语:“我很抱歉,Steve……!我没控制好他……我是说,我有时候控制不住我自己……”


Rogers转回脸来,脸颊上一道带着血痕的淤伤,Bucky用怯懦又不安的眼睛望着他。但Rogers的笑意一点没少,反而更温柔地化开去。他捉住那只想要躲藏起来的振金臂,在冰凉的手指上落下轻吻:“你更痛。”


Bucky愣在那里,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情形。连一向负责打趣和调情的James都红着脸溜得飞快:我说不过他!


Bucky只得自己面对了,皱起的眉头无奈又宠溺:“在你的世界你都学了些什么,Stevie……”


“学怎么爱你。”红宝石般的眼睛真诚而坚定。这是Bucky的软肋—— 一双充满爱意的、属于Steve的眼睛。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陛下还在外面等着。”热气一直烧到耳尖,Bucky这次用上力气把对方推开了,从床上逃下来,背着身隐藏脸上的红晕,“我去外面等你。”

“你可以在这里等。”Rogers拉住他的手,Bucky回头,看到一只金色大型犬正眼巴巴望着他,他只好把冬日战士推出来,别扭地说:“不是任性的时候。”


Rogers的信息素浓郁了几分,足以表达他的不满,可还是乖乖松了手。Bucky走出门外,脸上有薄薄的歉意,还带着红晕:“他很快就好。”


“是别的世界的Steve Rogers?”T'challa直截了当。


Bucky迟疑了一瞬:“……没错。”


“……失礼。”T'challa走上前来,凑近Bucky颈边轻嗅,皱了眉头,“他标记你了?”


“……抱歉,我没反应过来。”我警告过你。冬日战士抱怨了一句。


“我能理解。”T'challa退开几步,保持更谨慎而合适的距离,他可不想冒犯任何一个拥有omega的alpha,“之后得对此商讨对策。”


“当然。”Bucky淡淡应着,才开始考虑未来的事。因为生病他自顾不暇,过时之人早就没有了对未来的奢望。连原本与Steve的未来,都像清晨的露水般消散。


Rogers换了瓦坎达长袍出来了,直走上前搂过Bucky的腰,并亲吻鼻尖:“我准备好了。我们去哪?”


Bucky躲掉一个亲吻,望向一旁的国王。T'challa挑起半边眉毛:“去我的宫殿,他们过来了。”


Rogers这才从Bucky的美人沟上移开视线——那本是他的下一处目标,看向黑豹:“他们是谁?”


“复仇者们……还有这个世界的你。”



*



说是复仇者们,其实来的只是老Steve、Sam和Scott。Scott在看到Rogers的瞬间就开始惊喜地大呼小叫:“另一个美国队长!”


“嘿!还有我!”Sam做出举着星盾的动作,Scott微妙地看着他,摇头:“No,No,No。”


“我可是本人认证、亲自交盾的正牌继承人!虽然还没有对外公布。”Sam据理力争。他没注意到老Steve堆积了乌云的脸色,也没察觉到Bucky信息素的变化——被红眼睛的Steve的味道包裹起来了。即便是alpha,他毕竟不是超级士兵,没有超级士兵敏锐的五感。


“Sam,该说正事了。”提醒的是Sam,老Steve的目光却审视着Rogers。如果他是Rogers,是绝不会标记Bucky的,这会引起很多不可控制的问题。即便是与Bucky的形婚,他也是点到为止——最重要的目的是帮助Bucky的治疗,他从没有偏离这个目标。


因此他不能理解Rogers,语气听起来咄咄逼人:“你为什么标记了Bucky?”


嘿,cap,说正事。Sam说完俏皮话才反应过来:“……等等,你说什么?”


老Steve没有理会Sam的疑问,眼神抓在Rogers云淡风轻的脸上,严肃得如远处海面上的一场风暴:“你知道这会引起不可控的变动吗?”


“那你又做了什么呢,Steve Rogers?”红眼的Rogers像蛇一样笑着,他朝Bucky看一眼的瞬间,冰原切换作花海,移开时又立刻覆上冰雪。Bucky用眼神让他别说,可他还是笑着吐出毒液来:“我猜,你改变了过去?”


老Steve没说话。


Scott试图插进话来:“嘿,各位,我们原本是要讨论什么来着?”


“先解决这件事,Lang。”老Steve的固执和他此时的眼神一样可怕,Scott只好尴尬地摆摆手,后退一步:“好吧,好吧,都听你的,cap。”


“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Steve Rogers。”Rogers往Bucky身前站,释放出保护自己的omega的信息素来,浓密得充满安全感却又令人窒息,“你问我为什么标记Bucky?很简单,我的世界没有Bucky,我想要一个Bucky。”


他的眼睛和语气毫无波澜,就好像这对于他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一样。想要什么,便去要;不是自己的,便夺过来。简单而高效。


“——而这里正好有一个没有Steve Rogers的Bucky。”


“你想要?你想要就可以这样随便标记他吗!”老Steve的声音陡然拔高,在高耸的券柱间嗡嗡回响。拐杖在地上跺着,哆哆哆的声音像在敲Bucky的心。“你问过他是否愿意吗!”


“你愿意吗,Bucky。”Rogers扭头问。


Bucky不说话,垂着头。James望着Steve:我原本希望那是你。


Rogers的手臂缠到腰上来,又细密亲吻Bucky的长发,直落到眼角:“Bucky他愿意。”


“因为你标记了他,他没法反抗你!”老Steve走上前来,伸出手想要把Bucky从对方怀里拽出来,“Bucky,这件事不能轻易决定……我会帮你。”


Rogers挥开他的手,展示自己面颊上的伤,仿佛那是一枚荣誉勋章:“他当然可以。”


老Steve的嘴开开合合,似乎还想说什么,一声真正威严的命令打断了他:“到此为止。”


是T'challa。他的视线在三人间走了一圈,定在Rogers看不出深浅的脸上:“你是什么时候到我们的世界来的?”


“昨天晚上。”Rogers的臂弯收了一收,Bucky顺从地靠过去,侧脸避开Steve追问的目光。


“你是怀着目的来的?”


“我刚刚说过了,为了Bucky。”


“这是否代表你们的世界里,有观测其他世界的手段?”


Rogers的眼神渺了渺:“没错。”


“你来这里是为了带走Barnes?”


“如果Bucky想让我留下,我也可以留下。”他扭头望向怀里omega清理得干净的面颊,爱意像岩浆一样融化,炽热灼人。Bucky却像承受不住般别开眼去,寻找老Steve的身影。


不悦在红色瞳孔深处积聚成暗色,又很快被容易表演的爱意隐藏。他不着急。他有耐心。他有足够多的时间去占有这颗破碎的心。


——毕竟为了这一刻,他等待了不止五年。



tbc

 
2019-06-23
/  标签: 盾冬
   
评论(43)
热度(906)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