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3(ABO)

蛇盾×Bucky。A4后。


前情提要:“你问我为什么标记Bucky?很简单,我的世界没有Bucky,我想要一个Bucky。”


***


Rogers无法详细解释他是如何到达这个世界的,在老Steve看来,他不是无法解释,而是有所隐瞒。在发现时空波动的情况时,Sam劝他不必参与,可听说波动源在瓦坎达,他便不顾众人的阻拦走上了昆式战机。毕竟Bucky在瓦坎达,他放心不下。让Bucky参与和Thanos的战争本就是情势所迫,他的状态不适合参与任何战斗。洗脑词虽已成为一组无关联的词语,洗脑对大脑和人格的损伤却不可逆转。


——Bucky至今无法整合起自己的人格,他体内的三个自己互相协调着,把他破碎的生活勉强支撑起来。


和Bucky相处的时候,Steve总是不得不关注着,到底是哪个Bucky在说话。他有足够的信心分辨出他们:开朗爱笑的是James,冷漠淡泊的是冬日战士,而温柔内敛的是现在的Bucky。


即便用了这种方式去拉扯起碎裂的灵魂,Bucky的精神状态仍旧没有太大好转。不论Rogers眼中的爱意是真是假,在这样的状态下,他都不该标记Bucky。他怎么会不知道标记对Bucky的影响?


我得找时间和他谈谈。Steve望着把Bucky环在怀中的Rogers,暗暗攥紧了拐杖。Bucky低垂着头不看他,信息素被Rogers紧紧包裹起来,仿佛被看不见的笼子禁锢着,从一种被控制的境地、进入另一种被控制的境地中——区别只不过是一个无情残忍,一个状似温柔。


Rogers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从T'challa的查问中扭过头来:“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你为什么想要Bucky?”Steve挺了挺脊背,他忽然记得自己老了,要真和对方争斗,他争不过,可有必要他还是会为Bucky挺身而出,“如果你想利用他的话……”


“等等,cap,你在说什么?这是另一个你,你会利用Barnes吗?”Sam打断了他,视线不可置信地在两个Steve之间转了一圈,“他看上去只有眼睛的颜色和你不一样,还有,他和你一样爱Barnes。”


——没人发现Sam在说出“和你一样爱Barnes”时,Rogers瞬间消失的笑意和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


“信息素不会骗人,Sam,他很危险。”老Steve又用拐杖敲了敲地面,强调他的主张。


“听听你的口气,cap,你对他怀有敌意,而且还想带走他的omega,他的信息素当然会变得'危险'!”Sam惊讶得声音都变了,双手在空中比划着,“嘿,cap,不是我说,你得冷静点。你的Bucky看上去很好。”


是我的Bucky。Rogers在心中纠正。他永远是我的了。落单的猎物总是最容易捕获。


“我很冷静,Sam。”不冷静的是Bucky。老Steve心里想。Bucky终究还是迈出那一步了。他从来都了解Bucky的心思,也从来没对Bucky产生过超越友情的冲动。在那场貌合神离的形婚里,他一直都是掌舵的人,Bucky只是随着他漂流的一条小船,他若是不把好方向,Bucky就会被起伏的海浪带走——正如现在。


他找了一个我的替代品。老Steve望着那张和自己年轻时无异的脸,眉头在布满皱纹的额上越皱越深,他的语气并没有软化:“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


“你们使用了原石,我被那股力量拉过来了——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Rogers仍旧波澜不惊。


“我不认为你真的不清楚。从你刚才的话判断,你有返回的方法。”


Rogers因Steve的话而难得地挑了眉,像是觉得Steve的这番话很滑稽:“那是我没有表达清楚。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当然可以把我送回去。但Bucky想要我陪他的话,我会坚持留在这边。”


你想和我走吗,Bucky?他抵住Bucky的额头,笑着问。棕发男人才像从长长的梦境迷雾中醒过来了,稍稍睁大了眼:“不行……Steve他还在这里。”


然后他终于看向老Steve。而老Steve分辨得出,是Bucky在和他说话:“我很抱歉,Steve……关于被标记的事,我的决定确实太自私了。”你不该这么做。冬日战士又在冷声提醒。


“你不需要道歉,Bucky。”老Steve的视线往下落,Rogers的手仍像蛇一样缠着Bucky的腰,像缠着猎物。


“Steve,我是自愿的,虽然刚开始是有点吓到。”Bucky用眼神投出一块糖,甜得Rogers又抱紧了他:“我很抱歉吓到你了。可我实在太想见到你。”


“嘿!嘿!注意场合!”Sam捂着眼嚷到,朝Scott伸出手去,“小豆子,快给我一副墨镜,我要被闪瞎了。”


“是的,长官!”Scott配合地递出并不存在的空气墨镜,Sam装模作样地戴上了。Bucky白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绝活,大表演家。”


“哥们,有时候我真讨厌你。”


“我知道你在说反话。”


“别,你的美国队长会干掉我的。”Bucky的神色顿了一顿,那神情让Sam以为他又要扯自己的宝贝翅膀了——他有前科,“……我没说错吧?”


Bucky想起Rogers那身有着猩红色九头蛇标志的潜行服,Rogers还未给他任何解释,用一句“我不疼,我心疼你”的情话把问题刻意带过。如果他不愿说,Bucky自然不会勉强他。


“当然,如果Bucky希望,我也可以是美国队长。”他盯着老Steve说,红瞳微微眯起。


就没人在乎我介意不介意吗?Sam的抱怨湮没在忽然的传讯声里。他走到一旁接了通讯,不一会儿走回来了,Scott问:是任务?


Sam摇摇头,把一份资料传给T'challa,再看向几乎黏在Bucky身上的Rogers:“局长想见你。”


***


一行人分乘两架昆式。Steve想与Bucky一起,被众人劝下来了。T'challa从没问过两个当事人,但黑豹的睿智足够他弄明白Steve和James之间发生了什么。shuri显然也已经从兄长那儿得知了实情,极力阻止Steve的想法:“天啊,白狼快到发qing期了,你得让他和他的alpha呆在一起!他到现在都还在发qing期没得到过一次正常的alpha身体治疗!”

黑豹咳嗽几声,打断妹妹不甚得体的话语。shuri翻给他一个白眼:这是正规治疗!


于是Rogers便借“治疗”之名在万米高空上亲吻Bucky的腺体:“我很感谢这个世界的Steve Rogers,他把你留给了我。”


Bucky心中涌起一股酸涩,几乎能化作眼泪:“别这样说……”

Rogers从后面环着有些消瘦的身体,掌心从胸口一路滑下去,惹出omega的颤抖和呻吟:“他没碰你?”


“没有。”Bucky摇着头,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他害怕。“别说了,Steve。”


“好。”Rogers反握住那只不安的手,把双臂环成一个最简单却最紧密的拥抱。他曾经无法拥有、却忍不住渴求的拥抱。

他不想让Bucky觉得冷。高空多冷啊,呼吸都冻上了,他想象棕色的睫毛上起了一层霜,美丽而残酷。


——曾有人把爆炸当作庆贺胜利的宴会烟花送给他,从此他的世界再没有Bucky。


一群蠢货。一群一无是处的、该死的蠢货。他们根本不明白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虽然他的Bucky不爱他,可这个Bucky的Steve也不爱他的Bucky。两颗破碎的心拼起来,再狼狈也是他渴求的模样。


他把他未能付出的柔情,从满是毒液的心脏里挖出来,洗去血液与硝烟,全捧到Bucky面前。


Bucky值得他所有的爱。


***


世界急需一个美国队长,并且必须是Steve Rogers。在Thanos带来的大灾难之后,世界前所未有地恋旧起来。五年的空白成为深不见底的裂痕,横亘在过去的人和现在的人中间。他们需要一个美国队长,如同需要一条连接心灵的桥。


Fury的提议很简单:一个红眼睛的美国队长。包括他完全不同往日的信息素,都可以是战争留下的影子。


“我不同意,Sam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cap。”Fury交叉双手坐在桌前,明明是beta,却有着比肩alpha的气场。“在世界回到正轨之前,我们需要他。”


“人们应该向前看。”


“你真的要说这句话吗,cap?一个选择留在过去的美国队长?”Fury没有掩饰他的不满,“你应该找人商量。”


“我和Bucky谈过了,他理解并且支持我。”


“噢,你说Barnes中士,你还真会选人。”Fury大力敲着桌子,烦躁化作噪音,敲在Steve胸口,“所有人都知道他不会反对你的意见!所有人!别说你自己不知道!”


是的,他知道。因为Bucky追寻的从来不是美国队长,而是Steve Rogers。


Fury叹了口气:“美国队长是人为制造的,就和冬日战士一样。需要实力,更需要他们代表的意义和后面的力量。”


“你应该说后面的权力。”老Steve想起洞察计划带来的悲剧,他不想重蹈覆辙。


“没错,权力。你放弃了它。”Fury不再多聊,打开通讯线路,“让他们进来。”


老Steve觉得自己一定出现了幻觉,看到一个年轻的自己从门后走来,已经全副武装,星盾背在身后,只有那个傻气的头盔没戴。


潜行服的底色换成了黑色,胸口是赤红的星星。Fury提到过:黑色是纪念的颜色,红星是所有为了胜利和自由所流的鲜血。


但在老Steve看来,却是不祥的颜色。


Bucky站在Rogers身旁,就好像那个位置是为他而生的——那是守护着美国队长背后的狙击手的专属位置。


老Steve一瞬间觉得像是被窃取了过去——Rogers在一点一点取代他在这个世界的位置。


“等等,Fury,这行不通。”他直走的桌前,朝Fury倾过身子,信息素和眼睛里的忧虑如台风前的大海一样翻涌起来,“我们总要让他回到他的世界的,这不是长久之计。”


Fury的视线落在苍老的脸上,竟流露出些许怜悯:“cap,只要你在这儿,Barnes就会在这儿;而Barnes在这儿,他的Steve Rogers就会在这儿。”


Barnes的Steve Rogers。Rogers喜欢这个形容。


“Sam呢?他没意见吗?”老Steve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他说他更愿意作美国队长的僚机,而不是自己成为队长。”


显然,老Steve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后退一步,下意识望向Bucky。Bucky还是一如既往用微笑安抚他:“嘿,别担心,Stevie,一切都会好的,有你的Bucky哥哥看着呢。”


这是James在说话。老Steve知道。


“……可你不该上战场。”


“你也应该回去颐养天年了,Stevie。”James走上前,拍拍老人的肩膀,如同他们曾年少时那样,“这里不再适合你了,我的老家伙。”


噢,看看他嘴角的柔和弧度,老Steve真不想把他交给别人。他该是自己的Bucky。永远站在他背后支持他的Bucky。他没法想象Bucky离开的样子。


Bucky的掌心还留在肩上,带着体温。老Steve望进那双有点悲伤的灰绿色眸子,忽然间觉得Bucky要离开他了。


纵使Bucky又一次对他说:“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tbc


 
2019-06-24
/  标签: 盾冬
   
评论(42)
热度(653)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