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4 (ABO)

蛇盾×Bucky。A4后。


前情提要:


他把他未能付出的柔情,从满是毒液的心脏里挖出来,洗去血液与硝烟,全捧到Bucky面前。


Bucky值得他所有的爱。



***



Bucky最终还是没拦住两个Steve来一场“男人间的谈判”,留下他和Fury,却也正合适。有些事他打算一个人承担,而Steve们绝对会反对他的做法。


“看来你没用上我的'礼物'。”Fury没看被放在桌上的盒子,直盯着Bucky的脸,“你决定了?”


“别告诉Steve。”Bucky顿了顿,睫毛如忧郁的蝴蝶般扑闪几下,又缓缓说,“……两个Steve都是。”


“老Rogers那边倒是好说,但我不认为你能瞒住Rogers。”Fury像翻字典一样,仔细地审视Bucky的反应——毕竟这是一个不稳定的超级士兵,Fury曾差点死在对方手下,而此时能控制这把枪的主人不在这里。


“他说他的世界没有Bucky,那么他也就不熟悉我的枪法……他会把它当作随便什么的后援。”


Fury挑起半边眉毛:“你确定?”


Bucky皱了眉:“你想说什么?”


“我可以把话说得直白些。”Fury向后靠在椅背上,“我不信任他,Barnes,这一点上我和老Rogers意见一致。”


“……即便那是一个Steve Rogers?”


“即便那是一个Steve Rogers。”


Fury的表情和语气毫无动摇,Bucky尝试着从对方脸上找到协调的破绽,却只能悻悻放弃,苦笑:“名义上是暗中协助,实际上却是利用我来监视他。一石二鸟?”


Bucky讨厌战争和zheng治,他只想回瓦坎达的湖边放羊。他们总是忘记他已经是个百岁老人了。在瓦坎达,一开始时他的精神状态还很糟糕,不用Steve劝说,他也自觉地留下来治疗。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好多了,和Thanos的战争胜利后的那几个晚上,恐慌没有在睡眠中袭击他。Rogers抱着他入睡的那个夜晚,他甚至平静地梦到了那场战斗与Steve。


他梦到自己刚回到这个世界的事。对Bucky来说,化灰和回归之间不过是眨眼一瞬。


刚回到这个世界时,Bucky的意识还停留在前一刻:那片树林,脚下踩着的厚厚落叶,Steve不安的脸。但情势没允许他多做思考,就又立刻踏入光圈奔赴战场。他试着甩开所有杂念和可能会到来的惊恐发作,专注在战斗中——Shuri帮他清除掉了那些该死的洗脑词,却没法治好他那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的脑子。


虽然Bucky认为自己恢复得不错,至少那曾在一段时间里折磨他的PTSD几乎不再发作了——“几乎”。不知从哪里甩过来的血溅了Bucky一脸,也许是因为血的腥气,或是那突如其来的恐惧的阴影,Bucky的呼吸停了一瞬。


冷静,士兵,战斗。


冬日战士在心中低语,不怎么舒服,但很有效。整场战斗Bucky都没能靠近Steve的战场,只在一片混乱中从偶尔闪动的雷电和激光的方向辩出Steve所在。那个金发大个子一定又在不要命地一次次冲向敌人了。Bucky在脑中描绘出那个鲜活的场景,没发觉担忧和怀念化作一抹复杂的微笑浮上他的嘴角。Bucky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帮不上忙,他有他自己的位置,这是一个士兵应有的素质。


——我本来应该守护那家伙的背后的。


这个念头只在Bucky脑中停留了一秒,他猛地醒来,发现自己被环抱在一个温暖而紧密的怀中,扭头看,两点灼灼的红瞳正从黑夜里望着他:“做噩梦了?”


“……没有。”他有些后怕。如果那时候打响指的是Steve,他就会失去他了。而他完全没办法阻止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


这就是现在他站在这里、站在Fury面前的原因。他不想失去任何一个Steve……正如Steve不想失去他。


我们做得到。James的笑容都显得勉强了。没那么可怕,我们做过很多次了,不是吗。


冬日战士没说话。


两个Steve回来的时候,老Steve闻起来像是刚遭遇了一场台风或海啸一样糟糕。Rogers走过来吻Bucky的侧脸:“我们都谈好了,daddy Rogers得把他的宝贝交给我了。”


“你欺负我的老家伙了?”Bucky还有些不习惯这种亲密。Steve从不会这么做——落在腺体上的吻如蜻蜓点水,拥抱时像是抱一个受伤的人,手臂的力度恰到好处。


而Rogers的拥抱甚至用力得他有些痛,仿佛要把他揉到身体里。他挣了挣,没挣脱开,索性也就保持现状,望向老Steve:“……要聊聊吗?”


“你为什么不问我,Bucky?”Rogers掰过Bucky的脸,从老Steve那儿抢回绿眼睛的目光。垂落额角的金发令他给人一种委屈的金毛大狗的印象。他要是留起胡子,应该更像五年前的Steve。不管面对什么样的Steve,Bucky总会心软。


“好吧,年轻的Stevie,你们谈了什么?”


“我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开你。”


Bucky的身体僵硬了一瞬。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淡然接受这件事,就像他以为自己的病已经几无大碍了一样。因为James总是很乐观。


“……这件事等回去了再告诉我吧。”James勾起嘴角,手指刮过Rogers的鼻尖,“就我们两人。”


“……当然,我的宝贝。”他看到Rogers眯起眼来,闻着像是心满意足而暂时不再躁动的活火山。


你看,我可没生疏,这很有效。James对自己说。他会喜欢我这样,而我们的老家伙一向对此无动于衷。



***



Rogers下午就要发表一通演讲,他看着稿子笑:我以为美国队长不需要这个,它总是有道理而正确的代表。


就是因为他太追求“正确”了,所以他没碰我们。James嘟囔着。因为结婚只是“治疗”,我们得接受并认清这点。


Bucky通过屏幕看着Rogers的演讲。他和Steve不一样,他身上有种能够摧枯拉朽、而不是战无不胜的气势。他没那么“完美”,九头蛇在他身上留下过无法磨灭的印记。


Bucky不提九头蛇的事,是因为冬日战士对此基本毫无记忆,洗脑抹去了一切;他想或许Rogers也是一样的。


这多少有些狡猾。Bucky心想,他没把Rogers当成Steve的替代品,他爱“他们”。平等地爱着。


“等等,他改了演讲稿……?”


Scott惊讶地说了一句。Sam耸耸肩:“这不重要,听听这欢呼声,他们爱他。”


当然,大家爱美国队长,可Steve曾为了某个人抛弃这一切。离了婚,不代表Bucky可以没心没肺地斩断过去。在他从世上消失的那几秒,对Steve来说却是漫长的五年,他无法想象Steve究竟经历了什么。


打赢Thanos后,他在战场上找到Steve。Steve低垂着头坐在满目狼藉中央,看起来累极了。金发黑糊糊地黏在额角,血顺着他的面颊一滴滴落在地上,作战服也浸透了他自己的鲜血,贴在肌肉紧绷的身体上。


Bucky拖着脚朝他走去:“Steve。”


Steve抬起头来,目光锁定了他,眯了眯眼:“……Bucky。”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看起来糟透了。”Bucky捂着左侧胸口,血从指缝间滴落下来,在Steve旁边坐下了,让笑意染进声线里,“怎么,没有我看着,你就不知道逃跑?”


“只有这次不行。”Steve还给他一个疲累的微笑,“结束了,Bucky。”


“是啊,结束了,Steve。”Bucky吸了一口气,血呛到喉咙里来,肋骨断裂的左胸要命地疼,左臂也好像要脱落似的沉沉地往下坠。


Steve用那双蓝眼睛望着他,Bucky看到那瞳孔里自己的倒影,皱了皱眉:“怎么了?”


“我想……”Steve移开了眼睛,望向刮着沙尘的战场荒原,“就像你说的,Bucky,该逃跑的时候,偶尔逃一次也不赖。”


“噢,我们的Stevie终于长大了。”Bucky用他的振金胳膊拍了拍美国队长宽阔的后背,两人相视一笑,像那些遥远的过去一样。


也许从那一刻起,Steve就已经决定要留在过去了。所以听到Steve说要离婚,Bucky一点儿也不惊讶。


——我不能用我单方面的爱束缚他。


“嘿,Barnes,你要回瓦坎达,你的小Rogers怎么办?像我们老cap之前那样吗?”Sam窝在沙发里,Scott在Bucky陷入回忆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


Bucky收了收神:“……我没想好。”


“我个人看来,你和他呆在一起比较好。”一个超级粘人的美国队长,我们亲眼所见。Sam调笑他。


“是啊,他很热情——在很多方面。”James用暧昧的语气笑回去。


“嘿!嘿!晚上的事情晚上说!”Sam挥舞双手,像是要挥开什么看不见的粉色泡泡,“说正经的,你的信息素味道……变化很明显,那个要来了?”


“你是说我该现在把你揍晕吗?毕竟我是个柔弱的即将到发qing期的omega,正和一个强壮的alpha共处一室呢。”James握了握设计精密的振金拳头,眼底的笑亮晶晶的。


“一个柔弱的冬日战士!天啊!谁会信!”Sam想起自己曾被对方掐着下颌丢出去的不堪往事,夸张地摇着头,“你别过来,我要喊救命了啊。”


“什么共处一室,嗯?”


Rogers的声音从后面传来,Bucky回头,笑意在眉梢眼角化开:“Steve。”


Sam则不疾不徐地解释:“嘿,cap,祝贺你。我们在聊Barnes要把我灭口的事。”


Rogers自然而然上前搂住Bucky的腰:“需要我帮忙吗?”


“乐意之至。”


“嘿,这一点儿也不美国队长!”Sam从沙发上起来了,投降样举着双手往外走,“我自觉,我走,下次见,cap和你的大宝贝。”


屋子里只剩下两人一对儿了。


Rogers把Bucky转向自己,啃住对方半开的唇,Bucky很快回应了他,在深吻中泄出断断续续的呻吟来。Rogers的手指缠住长发,让毫无防备的脖子在空气中扬起,亲吻的阵地一路向下,从带美人沟的下巴一路点燃到颈侧,最后带着炙热的呼吸停在耳畔。


“Bucky,你得狠心一些。”


近在耳旁的气息让Bucky禁不住颤抖,灰绿色的眼睛里弥漫着水汽,被亲吻得潮湿红润的唇失神地半张着:“……什么?”


“这个世界的Steve Rogers。”手掌蛇一般从腰上滑下,捏住挺翘饱满的臀峰,Rogers满意地听到一声颤音,“他之所以毫无顾忌地离开你,是因为你给了他这个资格——无论如何,他知道你都会陪在他身边,直到尽头。”


“他没做错什么,他爱的是Peggy Cater。从以前起就一直是。”Bucky一边享受着Rogers的手掌带来的温存,一边害怕那手掌再继续往下、到达秘密之地——那是连Steve都未曾了解的地方。“他不会和我结合,可那时候我的状态糟透了,他想帮助我,于是采纳了shuri的建议……但结婚的名头,就只是个名头而已。他总有些奇怪的老式的矜持。”


“可是你产生了期待,Bucky。”Rogers停了下来,Bucky不解地看着他,却看不懂红瞳里的东西——他的声音忽然间泛起了金属的冷意,“你为此感到痛苦。”


“……这是我的问题。”Bucky别开眼去,没看到红瞳里瞬间降临的极夜。


沉默开始蔓延。alpha的信息素里的炙热一寸一寸冷下去,Bucky感到害怕。晴热的颤抖转为恐惧的颤抖,却甚至没有力气推开对方。


——这就是标记。Bucky战栗着想。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摆在了洗脑椅上,那种无法反抗的无力感多少有些相似。


可这是Steve。也许只是因为结合得太突然了,没来的及磨合。Bucky尝试说服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没准只有几秒,Bucky却感觉像是一个世纪般漫长——Rogers的味道又重新燃烧起来,也把Bucky冰凉的手指握起来亲吻:“我只是不想让你受伤,Buck。”


突然消失的高压让Bucky瘫在了Rogers怀里,Rogers稳稳地抱着他,安心感又回到Bucky心中。他是有点害怕了,可他不后悔。


他觉得自己配不上那个完美的Steve,而这个“不那么完美”的Steve,对他来说刚刚好。他们都有同样的伤痕。


Rogers亲吻着Bucky已经渐渐褪去枪茧的手指,又看了好久,揉捏着指节,红瞳里目光锐利:“……我欠你一枚戒指。”



tbc


 
2019-06-25
/  标签: 盾冬
   
评论(24)
热度(518)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