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5 (ABO)

蛇盾×Bucky。A4后。


前情提要:


“……我欠你一枚戒指。”



05



他们住进了原本属于老Steve的那间公寓。两人除了他们自己,几乎没有任何行李。冬日战士一进门就把屋子翻了个遍,拆掉了所有摄像头,找了个盒子装起来:“物归原主。”他面无表情。


Bucky无法想象Steve以前是如何生活在这里的,他知道自己被监视着吗?Bucky心疼他。自从当上美国队长后,Steve捍卫的“自由”就不再属于他自己。


这真讽刺。Bucky望向正顺着墙壁敲过去、检查是否有夹层的Rogers,心里蓦然一紧:“……Steve。”


Rogers回过头来,眼睛抓住Bucky的瞬间便充满柔软:“怎么了,Buck?”


“疼吗……?”Bucky犹豫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不知道Rogers记得多少,又愿不愿意告诉他。


Rogers站在窗子后面的阴影里,阳光在他半边脸颊上掠过,他的嘴角在漂浮着闪亮浮尘的光线里竟带着笑:“疼。”


他踏过阳光走过来:“但我会庆幸我的世界没有你。因为我不想忘记你。”


可没有我存在,他又是怎么爱上我们的?这没道理。冬日战士谨慎地从心灵深处观察着alpha,如同在心口上架着一杆狙击枪。


Rogers靠近过来,抵住Bucky的额头:“我阻止了九头蛇,代价是坠入深海。他们找到了我……他们给我洗脑,把我变成'九头蛇队长'。”


Bucky的心疼得皱作一团,他抱住alpha宽厚结实的身体,拍拍背后安抚他:“我的Steve,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望着他的红瞳里渗进不安的怯懦,声音也低落着:“我不像他……你会接受这样的我吗?一个肮脏的、手上沾满鲜血的Steve Rogers?”


Bucky睁大了灰绿色的眸子:“你在说什么傻话,你永远是我的Stevie,我怎么会……!不管你是美国队长还是什么九头蛇队长,这不重要。”他双手捧住Rogers的脸,把自己映在那对红瞳里——这没准也是九头蛇的杰作,就像他的铁臂,“看着我,Steve,我的眼睛会告诉你,Bucky是怎么看待Stevie的。”


Rogers安静地望了一阵,破开一个笑容,紧紧地抱住他的omega:“我看到你爱我。”


“当然,混账。”Bucky回以拥抱。即便冬日战士又在说:他闻起来并不像屋子里的炉火,像屋子外的冬天。但Bucky已经无法顾及了,一想到Rogers也曾在九头蛇遭受过和自己一样的痛苦,在没有他的世界里,也没人去照顾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后悔和自责的潮水就湮没了他,让他像海浪一样扑在Rogers身上。


Rogers把Bucky抱起来,让两人滚进沙发里,鼻尖探进颈窝:“我的Bucky。只属于我的Bucky。你真好闻,像颗快要成熟的李子。”又抬起脸,眯起的眼里是赤果果的晴欲,“我该吃掉吗?”


“你当然可以,Steve。”望着那双深情的眸子,Bucky感到一阵从腹间窜起的甜美战栗,alpha刻意释放的信息素让他兴奋起来,身体深处自觉地进入雨季,好像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要溢出来。


可冬日战士说,不。他攥着拳,在记忆的书页里翻开一个摇晃的画面:他被紧紧绑着,双腿也被打开到极限,束缚在两侧,冰冷的金属正长长地探进他的身体深处。他无力而绝望地躺在那儿,如同缺氧的鱼般痛苦地喘息着,承受扑面而来的命运。


Bucky身体里的火苗被瞬间浇灭,颤抖顺着脚踝爬上来,他控制不住。


Rogers被他忽然煞白的脸吓着了,松开怀抱,红瞳紧张地放大:“你怎么了,Bucky?”


Bucky抱住自己,无措地摇头:“不,没事……只是那个……”


“什么?”


“创伤后……应激障碍。”Bucky挤出一个惨白的笑来,冷汗从皱起的眉头上划过,“没事的……别担心……很快就好了……”


他不知道是对Rogers说,还是对自己说。


“天啊,Bucky。”Rogers用力抱紧他,心疼溢出话语,“别怕,我在这里。”


——他和老Steve说了一样的话。


只不过Rogers的拥抱那么紧,Steve却只是让他靠在怀里,用一只手环抱在背后,他听着因担忧而加快的心跳,就已经满足而幸福。


他不渴求更多,而Rogers给的太多。


Bucky颤抖着,心在步步后退——我不够好,Steve,我怕我盛不下你给的一切。


***


Bucky在惊恐中睡去了,躺在Rogers的臂弯里,睡梦中还皱着眉头。Rogers轻吻那皱起的眉间,却只换来一声脆弱的呜咽。


红瞳中虽满盛怜惜,却已毫无笑意。shuri得知Bucky暂时不回瓦坎达,便传来一份专为白狼制作的治疗手册,Rogers正翻看着,想到另一个Steve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翻看这份手册时,唇边露出一个不能称之为微笑的冰冷弧度。


这个世界的Steve爱Bucky,却不是爱情。他重视Bucky,为他担忧,为他付出,也为他克制。他知道Bucky身上遭遇了什么,害怕自己的不谨慎会无意中伤害Bucky,可结果却反而是他的谨慎伤害了Bucky。


——保护性的疏远,和超过限度而显得刻薄的爱怜。比如那场有名无实的婚姻。


他怎么认为不能回应Bucky的感情、就算一场只有名义的婚姻也能给出安慰?还是如Bucky所说,那是为了“治疗”而必须的“老式的矜持”?


不过这不重要了。Bucky当然明白Steve的意图,心却没法不受伤。正如Rogers的世界里的Bucky拒绝他时一样。


他知道Bucky不可能恨他,反而是因为爱他而想要“拯救”他。只是他们早已分道扬镳,再也没有在未来交叉的路口。


Rogers后悔自己不够强势,太过信任,而失去了那个Bucky。他在觥筹交错间用虚假的笑容应付捧到他面前的祝贺和胜利时,Bucky又是以怎样的心情飞向夜空的?


他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了。


Bucky身上覆了一层薄薄的冷汗,Rogers轻柔地替他擦掉:这次他不会再重蹈覆辙。诚实不重要,信任不重要,重要的只有Bucky、和拥有Bucky这件事。


Rogers从鞋跟处拿出一颗微型通讯器。他该“工作”了。


***


James以一个落在唇上的吻,送Rogers出门。他站在窗边看着骑着哈雷的身影消失在街道尽头,才迅速换了衣服,长发扎在脑后。离开家到走廊时,好邻居Sharon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嘿,'衣服'我替你放在下面了。”


冬日战士把装了摄像头尸体的盒子递给她:“谢谢,但这个我们用不着。”


Sharon接过盒子,低头看了一眼,表情有些复杂:“好吧……我会告诉他的。”


Bucky的心情也有些复杂:这是Peggy的侄女,也就是说,那时候……好吧,那时候Steve还不知道未来的自己的选择。


车在楼下等着,Bucky上了车,除了司机,车后箱就他一人,陪着他的是几把枪和战术刀,带着汽油味的空气冷冰冰的,他好像又回到被九头蛇使用的那些日子。


只不过他们会给“武器”配给“人”,车上多少显得“热闹”些,还有人递枪呢。James苦笑着说,试图缓解冬日战士越来越紧绷的状态。


Bucky换上作战服,戴上他要求的光学迷彩装置——换一张脸、换件衣服和掩盖显眼的振金臂,谨慎些总没错,不论是因为Rogers还是因为这张冬日战士的脸。车子摇晃着前进,他不知道会被送到哪里。武器被一一装载在身上,冬日战士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状态良好,运作正常。


这次面对的可不是什么鬼外星人,而是活生生的人——他们至少告诉了他这一点。Bucky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面对了。他得看住Steve的后背,像七十多年前一样。


战斗发生在高楼大厦间,从直升机上就能看到Rogers在已经疏散了人群的大街上战斗。Bucky跟着和他汇合的特工一起落在楼栋屋顶,眼睛迅速扫描了地形,在心里默念:风向,风速,弹道,最佳射击位置。几乎在一瞬间就在心里计算好模型,迅速脱离队伍——他们给了他这个权限。


战斗情势顺利,战线在稳定地向前推进。他的alpha穿梭在敌人中间——“摧枯拉朽”,Bucky想起自己的形容,Rogers的战斗不是战胜,更像是……碾压。


好吧,九头蛇风格。James自我开解。


战斗基本上有惊无险,没有需要Bucky出手的契机。若非必要他尽量不暴露自己——“任务要求”或者“交换条件”。虽然他很想那么做,如同过去在咆哮突击队里的日子那般。那是他最后的好时光,之后他世界里的一切都破碎了,连着他自己,和他的灵魂。


冬日战士很安静,Bucky甚至还能被在空中飞来飞去的Sam吸引了一部分注意力:也许我们也可以弄一个高科技翅……飞行器。


在非战场中心的确为Bucky减轻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他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在罗马尼亚那几年,他用食物去填补记忆缺失的空虚和随之而来的无法摆脱的惊恐和焦虑。


——大量的食物。


以至于现在想起来,那时候Steve找到的自己,是有点……胖。Steve一定想不到那个曾经整洁干净、迷人漂亮的Bucky哥哥,竟会变成一只胡子拉碴、头发凌乱的罗马尼亚大熊,散发着落魄的苦涩味道。


他其实很高兴能再见到Steve,可他不想连累对方。但他也不擅长撒谎,Steve一秒就戳破了他的谎言。而且他们的命运最后还是不可避免地搅和在一起了,如同在布鲁克林时,两人那偶尔乱得不分彼此的衣柜。


真正把Bucky拉入深渊的是那段录像——他第一次暴露在自己的罪恶面前,暴露在Tony stark点燃了仇恨的怒火的眼睛面前。当他说“我记得他们每一个”的时候,那是个谎言


他放弃了。他累了,他满身罪恶,也不想为此找任何借口。即便Steve告诉他:这不是你的错。


可他做不到。他开始频繁地梦见那一幕——Howard stark惊讶地看着他,声音沙哑而不可置信:Barnes中士?


Barnes中士?Barnes中士?Barnes中士?Barnes中士?Barnes中士?


——Barnes中士!


Bucky从梦中大汗淋漓地惊醒。大多数时候,床上只有他一个人,偶尔Steve在,就会用一种让Bucky心疼的眼神看着他:“Bucky?”


噢,我没事,现在,给你的Bucky哥哥一个小小的安慰的吻吧。


Steve真的很爱他。爱他是一个兄弟,一个亲人,一个挚友。婚姻的名头是Steve对他的感情所给出的最大限度的回应。


他很庆幸Steve不再勉强自己,就为了治疗他的病。Steve值得更好的。而他现在也有Rogers了,这让所有的苦痛都值得。


Bucky望着Rogers战斗的身影,不自觉浮起微笑。战斗很顺利,在几条街内集中解决了。他比Rogers早一小时回到家里,洗掉身上的味道,去Sharon那拿了晚餐食材,“别忘了小票”。


他在厨房围着围裙做晚餐的时候,Rogers回来了。他身上满是血和火药的味道,还有令人兴奋的汗水的咸味,在看到Bucky的那一刻,红瞳里的寒冷融化成爱恋,他大步上前猛地抱住他的omega:“我真想你。”


“这才半天。”浓厚的信息素包围着Bucky,让他的腿有些发软。他抑制住几乎脱口而出的叹息:“情况如何,我的美国队长?”


“一切顺利,长官。”Rogers凑上来吻他,深吻过后又汗津津地钻进他的脖颈,舌尖碾过腺体,“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真的一刻都不想离开你。”


这太过了,Steve。Bucky心想。这两天,他像是从暴风雪中走进一间炉火旺盛的小屋里,温暖来得猝不及防。他以前从不敢想象会有一个Steve这样爱他。


“当然,如果我能跟你一起去,像以前……”Bucky顿了顿,他差点忘记了:Rogers的过去没有Bucky。


而只有Rogers自己知道,他也曾和一个Bucky亲密无间、并肩作战。他嗅嗅开始情动的omega信息素,加深了拥抱:“我会等着那一天的。”


他把Bucky翻了个面,朝着厨房操作台,从后面抱着——围裙,扎起的长发后露出的一节后颈,从背后到臀部起伏延绵的曲线,糟糕的晴色。


omega情动的味道带起了他的欲望,他眯了眯眼:是时候了。




tbc


 
2019-06-27
/  标签: 盾冬
   
评论(19)
热度(438)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