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6 (ABO)

蛇盾×Bucky。A4后,与mcu情节有出入。

 

前情提要:

 
 

那是他最后的好时光,之后他世界里的一切都破碎了,连着他自己,和他的灵魂。

 
 

06

 
 

omega的身体顺从地为alpha打开了。

 
 

手指如小蛇般顺着紧绷的身体盘绕下去,从颤抖的秘密洞口上轻轻搔过,引得怀中人颤抖地弓起身子,向后靠在他肩上,喘息轻而短促。

 
 

指尖在已然柔软湿热的花蕊上兴致勃勃地摁压,早已满溢的晴热流淌在Rogers掌心。红瞳眯了眯,手从那抽了出来,干脆利落地叼去战术手套,又迫不及待地往甬道里钻了进去。

 
 

“啊……等我把菜刀……”Bucky的话没能说完,Rogers用又热又硬的位置顶了他绷紧的臀峰,菜刀从手中滑落,滑进水槽里。还有切了一半的西红柿散发的新鲜酸涩,混合着alpha如陈年红酒般灼烧腹底的晴欲,让一滴眼泪顺着Bucky的眼角滑下。

 
 

Rogers啜去这滴眼泪,啃上耳垂下方,用温热的气息说话:“你想要我进去吗,士兵?

 
 

“等等,不,Steve……唔!”Bucky扭动着身体,可这只让Rogers缠紧了他,不安分的手指恶意地向更深处探去,搔刮到敏感的那点,战栗带着黏腻的液体涌出来,顺着腿根滴落在地上。

 
 

超级士兵该死的敏锐听力。这太色晴了。

 
 

不要什么,嗯?你的身体不是这么说的,你湿透了。

 
 

带着沙哑音节的低沉声音被舌头卷上耳垂,如乐园里的蛇在低语。Bucky不知道Rogers为何要在此时说俄语,但对冬日战士来说,这绝不是个调晴的好主意。他知道自己不会再被任何词语“启动”,可坐立不安的焦躁还是如影子般攀附在身后。

 
 

“艹你的,Steve!”Bucky控制着把对方揍得鼻青脸肿的冲动,尽量放松身体,扬起脖子,把腺体暴露出来,试图通过omega的本能把涌起的恐惧压下去,“别说俄语!”

 
 

没什么好怕的,你在颤抖,Bucky。”Rogers没有放过他,体内的手指在增加,蠕动着带来一波波块感的浪潮。

 
 

因为你他妈的在说俄语。冬日战士压低了声音吼。那些模糊的画面里,他躺在地面上看到的锃亮的靴子,各种各样的alpha气息,被强制压抑的欲望,斥骂,冷水,针剂,那台进入身体的仪器——它剥夺了Bucky作为omega的权利。

 
 

因为那是武器不需要的功能。

 
 

如果不是劣质血清在他身上生效了,不管是zola的计划或是心血来潮的实验,他们本不会选择将一个omega改造为资产:一次在他无意识间的强女干,一个他未曾知道的生命,一次格斗训练,一个落在腹部的拳头,一摊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

 
 

一个噩梦。

 
 

天啊,别这样。晴热的潮水在Bucky身上迅速褪去了,连体内的手指都像是木桩扎着般疼痛,他扭了扭身子,喘息里混进慌乱:“等等,Steve……真的别,现在不行……”

 
 

Rogers的动作忽然间静止了,这让Bucky松了口气。那手指仍令人难耐地停留在内部,Bucky提了提胯,把自己拔出来,用使不上力气的双腿转了个身,靠着操作台,把抱歉的苦笑映在沉郁的红瞳里:“对不起,Steve,他……我,我太害怕了……现在还不行,给我一点时间……”

 
 

Rogers只是皱着眉望着他,一言不发。但他闻着仍旧是火山口的硫磺气味,躁动着,翻滚着,挺立的前端压在Bucky的小腹上。Bucky的右手朝那处摸去:“抱歉,Steve,至少我可以……”

 
 

可他没碰到那就被紧紧攥住了手腕,几乎要折断骨头的力度让Bucky惊讶地望进沉淀着赤红的瞳孔里:“……Steve?”

 
 

所以这就是他没碰你的原因。

 
 

Bucky不知道是要被这语言勾起的创伤、或是要被来自Rogers本身的高压所压垮了,感到喘不过气来,甚至有些似曾相识的恐惧。冬日战士拉开了他,用力挣脱了Rogers的手,皱起的眉头下眯起绿瞳:“你到底想说什么。

 
 

Rogers茫然地看了看自己空无一物的手掌,红瞳里暗光流转,在视线落回绿眸里时,眉头扭成痛苦的模样:“……我没有Bucky,我没有另一个我那样了解你,我只匆匆在时空的缝隙里看过你几眼……我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我痛恨陪在你身边的一直不是我,Bucky。

 
 

因为Rogers皱起的眉头,Bucky的心又纠做一团。Steve总知道怎样吸引Bucky的心的全部,他伸出已经起了淤青的右手,扶上Rogers的侧脸,笑容和语气都极尽温柔:“嘿,可今后要陪着我的会是你,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相互了解,我的alpha。而我也会陪你到时光尽头。

 
 

噢,曾有人给过我这句誓言,不过他违约了。Rogers覆上Bucky的手背,颤抖着合上双眼,让自己看起来更脆弱些。他的omega顺着他的心意去说俄语的样子,该死的姓感:“我没有你的Steve那么温柔……我是个会做错事的美国队长,我可能会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我不知道……他们给我留下的那些影响……

 
 

我懂的,Steve,不必为此责怪自己。而且现在你才是我的Steve,不是吗?

 
 

是的,当然是,永远是。你逃不掉了,我的小鹿。

 
 

我可以吗?

 
 

你确定要在标记了我之后才问这个?”James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的alpha傻得可爱,脆弱,固执,还有一点恰到好处的粗暴——他愿意任性一些,对Bucky来说是件好事。Steve应当有做他自己、为他自己活着的权利。“我还记得有个家伙说欠我一枚戒指?”他朝Rogers抛出一个媚眼。好吧,这是有点做过了。

 
 

因为Rogers立刻像只兴奋的大狗一样扑上来抱着他,那仍旧精神的地方跳动着顶在Bucky的小腹上,不安分地蹭着:“我们明天就去买。

 
 

你有钱吗?”Bucky配合地晃动身体,前方没有反应,体内却又开始本能地泛滥。麻烦的体质。

 
 

我有枪。”Bucky瞪了他一眼,换来一个认输的坏笑,“也许我们可以刷刷这张美国队长的英俊面孔?

 
 

没那么着急,我会等你。”Bucky的手再次伸向Rogers,这次没有遇到阻碍,拉链打开的声音在两人逐渐加粗的喘息中依然清晰可闻。Bucky红了脸。

 
 

Rogers凑过去亲吻那抹红晕:“而我也会等你。

 
 

——没准我该让那些家伙给我打一座小金人。

 
 

***

 
 

Sam邀请两人去做客。消息是Rogers转达的,他本来打算自己去,被Bucky询问才不情不愿地带上了自己的omega。

 
 

毕竟你热潮期快到了……”Rogers开着车,后视镜里倒映的脸还是不太高兴。

 
 

“我的alpha是美国队长,我是个超级杀手,难不成还担心被别人吃了?”看到Rogers越来越阴沉的脸色,James苦笑,“还有,我们能说英语吗?已经说了两天俄语了。”

 
 

可是他不会,至少这一点上,我是特别的。

 
 

“噢,我懂了,我们任性的小Stevie,连这种小事都会嫉妒的大醋坛子。”James笑着揉揉金发,Rogers忽然就踩了刹车,惹得绿眼睛惊讶地瞪大了,“怎么了?”

 
 

Rogers环过他的后颈,来了一个又长又深的吻,直吻到Bucky因为缺氧而给了他肚子没杀伤力的一拳。

 
 

Rogers的手指拂过湿润的双唇,望进迷蒙的绿瞳里:“当然,你是我的Bucky,你这么好,我得小心些。

 
 

“傻瓜。”Bucky都要被他的情话说化了。他们都给他洗脑了些什么东西。“别担心,即便我是个漂亮的omega,也是个精神有问题、重量200榜的前冬日战士,能征服我或是喜欢我这型的人,世上怕是没有几个。”

 
 

“漂亮我不否认,这后面的话全都要删掉。”Rogers又啄了啄omega的唇瓣,似乎永远不满足,“不过200磅可以保留。”

 
 

“也许你想感受一下?”Bucky把振金臂放松地搭在Rogers腿上。比起他的旧手臂,T'challa送的新手臂要轻多了,但重量仍旧不容小觑,如果没有那些嵌在身体里的金属,要长时间戴着金属义肢战斗,对Bucky来说依旧是个苦差事。

 
 

Rogers默不作声地握住他的左手,单手开车继续上路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有个意外的人已经在那儿了。

 
 

“希望你们不介意我多邀请了一个人。”Sam让开身子,老Steve走上前来,Bucky和那双蓝眼睛对视了,心头仍旧为此轻颤。

 
 

“嘿,Steve。”Bucky希望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尽量轻松。

 
 

“Bucky。”老Steve望着他一会儿,又把目光落在Rogers身上,“看来你把他照顾得不错。”

 
 

“当然,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Rogers的手搭上Bucky的腰。

 
 

“天啊,要不要一来这儿就开始秀恩爱啊!”Sam又开始夸张地吐槽了。

 
 

“羡慕吗?羡慕你也找一个?”James挖苦他。他辩解说我可是你的alpha的僚机,是个大忙人,忙着打击罪犯,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

 
 

“看来只有老年人可以谈情说爱了。这里可只有你一个年轻小伙儿。”

 
 

“当然,当然,老家伙们,过来享受你们的老年人下午茶吧。”Sam把众人引到花园里的树下,桌椅茶点已经准备好了。“你的alpha把你藏得太好了,我都以为你失踪了,Barnes。”

 
 

“我就是在家里休养生息之类的。你知道,我已经过够满世界打打杀杀的日子了。”说这话的时候,Bucky看了一眼老Steve,发现Steve在看着他,而Rogers在看着Steve。Bucky嗅到一丝剑拔弩张的气息。

 
 

看来这事情不解决不是办法。十指绕上Rogers的手指,Bucky柔和地勾起嘴角:“嘿,别吃醋了,我们已经离婚了。但我有些话想和他单独聊聊。

 
 

我不想让你和他单独呆在一起。”Rogers的表情比话语要直接得多了,拒绝化作不悦浮起在红瞳里。

 
 

没事的,他对我不是那种……你知道,他没碰过我。”这些话说起来仍旧使Bucky感到失落,理性和感性从来不能达到平衡。

 
 

我知道,但我不愿意。”Rogers的眼神告诉Bucky,他是认真的。好吧,固执是Steve的共性,而James总会找到办法。

 
 

那么,就这一次,最后一次。Stevie?”James不知道这一招能有多大用处,但他努力了。曾有人说他有一对小鹿般的无辜的眼睛,而没人能拒绝这样一双绿眼睛。

 
 

Rogers犹豫地颔首。Bucky的眼睛立刻笑了,转向老Steve:“我们能谈谈吗,Steve?单独谈谈。”

 
 

“我也是这么想的。”老Steve拄着拐杖站起来,Bucky也站了起来,扶住他的手臂。Sam的吐槽从后面漫不经心地传来:这些老家伙们连调情都要说俄语!

 
 

“你现在是个老头子了,Stevie。”

 
 

“是啊,我老了。”老得力不从心,怕从此保护不了你了,Bucky。Steve感觉到Rogers的视线像刀一样剜着后背,他不在意,带Bucky到房子里,两人并排坐到沙发上了,他握住Bucky的手。

 
 

“我很担心你,Bucky。”

 
 

“你是说我的alpha?”

 
 

“是的,是的,Bucky,我知道这样说很没道理,但他给我的感觉很危险。”虽然我能看出来,他是真的爱你。但爱也是会伤人的,Bucky。

 
 

Bucky没有立刻回答,望着安静的空气好一阵,怀念的笑容爬上他的嘴角,他缓缓说:“但是,我选择了他,就像当年我选择你一样。你相信我吗,Steve?”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他。Steve没有这么说,只是沉重地点点头,拍拍Bucky的手。

 
 

“是你让Sam邀请我们的?”Bucky的问题并没有让Steve惊讶,他也不会去掩饰。

 
 

“是,如果由我来邀请,怕是见不到你了。”

 
 

Bucky多少能感觉到Rogers那异常的独占欲,但这并不构成担忧的理由。他也拍拍Steve的手:“他是我的alpha,而且我快到热潮期了。”

 
 

“……Bucky,你被爱冲昏头脑了,看看事实吧。”

 
 

Bucky当然知道Steve是因为担心他而说出这番话的,然而他还是控制不住忽然翻涌起来的委屈:“当然,我一直被爱冲昏头脑,为了你,Steve……我知道我不该,可也没那么容易接受那些事。”

 
 

他看到Steve受伤般睁大了眼,然后低下头去:“抱歉……我不知道这会伤害你。我尽力了,Bucky,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怎样对你才好……”

 
 

Bucky见不得任何一个Steve伤心的样子,他又心软了:“我知道,Steve……我理解你,只是我没法控制这份感情……”

 
 

Steve抬起头来,日益黯淡的蓝眼睛闪动Bucky不懂的复杂:“那他是九头蛇这件事,你知道吗?”

 
 

tbc

 

 
2019-07-01
/  标签: 盾冬
   
评论(22)
热度(320)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