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7 (ABO)

蛇盾×A4冬,与MCU剧情有出入。


前情提要:

虽然我能看出来,他是真的爱你。但爱也是会伤人的,Bucky。



07



Bucky对被标记那天晚上的事没有太多记忆——他眼中只剩下Rogers年轻的面庞。这是种难以形容的奇怪的感觉:在老Steve还在的时候,却对一张Steve的脸抱着如此强烈的怀念和依恋。


他明白当Steve提离婚的时候,那些刻意维持的美好假象就已然消散;而当Steve白发苍苍地回到现在的时候,某种东西就在Bucky生命里悄无声息地逝去了。


Bucky不能执念于过去,因他的过去早已破碎,如被浓雾隐藏的小道。但对Steve超出友情的感觉又束缚着他。Rogers衣服上的九头蛇标志确实让他的心战栗了一刻,又很快被担忧彻头彻尾地覆盖。注射血清很痛,洗脑更是痛而恐怖。他绝不想让Steve体会自我渐渐崩裂的丧失感,不论那是哪一个Steve。


他望着老Steve蓝眼睛里的那片海。


“那不重要,Steve……就像那时候,你没有放弃我,你拯救了我。”


“我不是说因为他现在或以前是九头蛇而怀疑他。”Steve看得出Bucky的动摇,可绿眸仍旧耐心地等着他说下去,“我不会因为这个而评判他……但是,或许他需要一次检查。如果他也曾经被洗脑的话。”


噢,当然,检查。Bucky的心落回胸腔里,Rogers确实需要这个……不过得尊重他自己的意愿。Bucky尝试露出笑容:“你是怎么知道的,Steve?因为他说了俄语?”


“他的衣服,在瓦坎达。”


Bucky想起来了,两个Steve见面的时候,Rogers穿的是瓦坎达长袍,离开瓦坎达时候的休闲装,也是T'challa的善意。他在刻意避免对外暴露身上的九头蛇信息,这是正确的策略。这个世界尚且还没有接受“冬日战士”,又怎么会再接受一个“九头蛇队长”。


他们翻了我们的衣柜,也许我们该对此感到冒犯。James无奈地耸耸肩,试图抹去担忧的阴影。


“……好吧,我没有刻意隐瞒这件事,只是不知道告诉你的合适时机。你们找到他的衣服了?”Steve一个人做不到这些。Bucky的手指有些凉。他不希望Steve说出“更多的秘密”。


“还有别的。虽然我也希望我对他的谨慎态度是错觉,但是我们发现了这个,”Steve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投影器,Bucky真希望他别再说了,可也只是愣愣地看着Steve张合的双唇,有种不真实感。


“他不是那个晚上才来到我们的世界的,Bucky,那是个幌子,一个谎言……”


“Bucky。”


忽然打开的门让Steve话语断在了中途,投影器被迅速塞回口袋里。Bucky移动视线,望见红眼的alpha在门口笑着看他:“我想你了。”


他来得很及时。Bucky松开了Steve的手,苦笑:“这才多久?”


Rogers大步走过来:“我说过我一刻都离不开你。”


“能再等等吗?我们还没有聊完……”


“不能。”Rogers站在沙发边上,俯视着两人,淡淡的影子从高处罩下来,脸上有笑容,声音却很冷,“来吧,不然Wilson就太可怜了。他一个人。”


Bucky说不出话,他没法反抗。该死的omega体质。他站起来,扭头朝Steve抱歉地笑笑:“你看,我总是拿他没办法。也许下次再聊?”


“没有下次。”alpha搂住他,用气息缠绕着他,如同在标记领地。


Steve只对Bucky露出担忧的笑来:“去吧,我吃点药就过去。”


Rogers环在腰上的手臂很紧,Bucky被他带着走,快出门的时候,Steve的声音从后面叫住了他,他不得不用了些力气让两人的脚步停下来。回头的瞬间他瞥见Rogers冷漠的嘴角。


“Bucky,他不是我。”


Steve看到Bucky的表情僵硬了一瞬,却还是跟着Rogers走了。这没办法,他没法反抗标记了他的Rogers。他那么傻,就因为对方有一张自己年轻时的面庞,便不管不顾地跳了进去,即便那是深渊或者牢笼。


但那时我也是一样的。我傻站在那儿,叫他的名字,即便他的枪口会对着我。


想起过去,Steve无比怀念。人老了就总有太多事情需要去怀念。平心而论,在Bucky的病治好之前,他不希望Bucky被任何人标记,不希望Bucky被任何人、任何方式再次控制——“他有可能……不会好了,cap。”——即便shuri曾这样告诉他。


但总有希望不是吗?Bucky的适应力很好,他更适合未来,也值得一个未来。


Steve当然想强硬地把Bucky从那个红眼睛的Rogers身边带回来,但是他已经没有那个能力了。他是个老人,有了家庭和牵挂,胸口的星星早已被岁月摘下。


他反对Fury把Bucky当作诱饵引蛇出洞的计划,“但我们还能怎么办?你要把Barnes从一个Steve身边带走?你知道什么最伤他,cap。而且在没有摸清对方的底细前,这样做是保证Barnes安全的最佳方式。”


最佳方式?这算什么最佳方式。看看那个Rogers,他在“控制”Bucky,用巧妙、隐蔽、又让Bucky无法拒绝的方式。


他在欺骗Bucky。从恢复的少量残存监控画面来看,他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而且是带着明确的目的来的。不论那个目的是不是如他所说的“为了Bucky”,他的行动都不可信。


Steve回到花园,三人在桌边聊得正欢。Rogers的手仍环在Bucky身上,似乎就永远不会放开到手的鹿仔。


“嘿,Steve,Wilson说他一会儿可以给我们做烤肉。”Bucky第一个发现他回来了,眯着眼朝他笑,眼角的皱纹里满是Steve熟悉的温柔。


——这让Steve觉得自己要失去Bucky了。



***



Bucky用赞美成功化解了Sam对他吃太多的抱怨。下次吃自助我绝对要邀请你,Barnes,你绝对能把本吃回来,cap你真的养得起他吗?Sam对着空荡荡的冰箱嘀咕。Bucky把帮忙刷好的碟子飞过去,Sam接住了。


“要是你一整天带着一只振金胳膊,你也会吃那么多。”


“可你是个超级士兵,Barnes!”Sam哀嚎一声,翻个白眼。


当然,这和重量没关系。Sam的手艺真的很棒,但更重要的是,Bucky忍不住。他还是像在罗马尼亚那时一样,焦虑会引起强烈的饥饿感,让他坐立不安,他必须吃些什么去填满身体里的空虚。


而这次引起他的不安的是老Steve的那句话。


离开时他给了Steve一个拥抱。他不知道下一次该如何说服Rogers让他和Steve见面,又要隔多长时间才能见上一次,也就分外珍惜这个拥抱。拥抱的时间长了些,力度大了些,果不其然又看到Rogers醋吃得飞起,刚上车就按着他啃了好久,在脖子上留下好几块红斑。


“你和Steve之前究竟谈了什么?”Bucky在后视镜里打量脖子上的吻痕,放弃了遮住它们的打算。


“我告诉他我爱你,所以他刚才说我不是他,毕竟他不爱你,Bucky。”


“他当然爱我,只是……不是你这种爱。”


“我知道。但是我还是会感到不舒服。”


“抱歉,下次我会注意的。”


“我说了,没有下次。”在Bucky还没来得及开口前,Rogers又继续说,“我们先去个地方,我说过欠你一个戒指。”


Rogers的态度不容商议,刚刚惹得他不高兴的Bucky也不打算继续纠缠,到时候总有办法:“这么快就发奖金了?”James笑。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这是个惊喜。”


所谓的惊喜在车停在纹身店门口时,Bucky就猜了个七八分——一枚无法脱下的戒指。


Bucky的心雀跃着:不管是什么形式,Steve要给他一枚戒指。他曾经不敢渴望的东西。


直到坐在工作台前,Bucky还是恍惚的。他一个经历了血雨腥风的老头子,竟然对所谓的婚姻和约定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因为我们是omega,冬日战士尝试争辩。


——不,那是因为对方是Steve。


“你得闭上眼睛,Bucky。”Rogers亲吻他右手的无名指,Bucky陷入那片深情的红海里,“我不想让你受伤,可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了。”


“这不算受伤,Steve,我不需要过度保护。而且,这……很浪漫。”而James对浪漫最没辙。


他充满期待地闭上眼睛。


对一个有心灵创伤的老兵或一个感官敏锐的杀手来说,闭眼的黑暗带来的只有警惕和不安,好在被Rogers紧紧环着腰,让Bucky多少能放松一些。他感到纹身师在手指上涂抹了什么冰凉的东西,又贴上什么,然后针刺的微小痛感伴随着哒哒哒的声音来得突然。


他吓得抖了一抖,惹得Rogers在他耳边轻笑:“你的反应就像猫见到黄瓜,Bucky。”


“只是太突然了,你懂的,我们做这种工作的人……”


“我懂,我懂,你辩解的样子太可爱了,所以到此为止。”


Bucky扁扁嘴作回答。这个Steve太会说情话,根本没多少James出场的机会。Bucky这几天渐渐感觉到,和Rogers在一起后,他自己的内部似乎稳定了些。和Steve离婚后总是吵吵嚷嚷的那些自己,都慢慢安静下去。


哒哒哒的小针在他手指上走了一圈,没花多少时间,Bucky本还想着靠在Rogers身上休息一会儿,就被轻拍侧腹:“好了,可以睁开眼看看了。”


Bucky睁开眼睛,抬起右手,因手指上的图案而瞪大了眼。


“喜欢吗?我设计的。”Rogers得意的语调似在邀功。


“为什么是……蛇的图案?”


一条衔着尾巴的蛇,栩栩如生地环绕在指节上,如同一把冰冷却坚不可摧的小锁。Bucky对此仍有阴影,蛇让他联想起许多冰冷而模糊的痛苦,他的声音也带了颤抖。Rogers握住他冰凉的指尖:“这是Ouroboros,Bucky。它代表你会从过去重生,而我的爱是永恒。”


——多精巧的解释。Rogers望着Bucky眼中褪去的惊恐,给了自己一个奖赏的吻。


“好了,现在该我了。”Rogers把右手交给纹身师。形式不重要,只要能达成所有物的标志这个目的。因为形式不重要,他也曾对那个世界的Bucky说:你可以不战斗,不加入我们,做你喜欢的事就好。你不喜欢战争,是吧,Bucky?我很快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你只需要呆在我身边就好。甚至……你可以不选择我


这已经是Rogers能给一个Bucky最大的宽容。但Bucky却对他露出心碎的微笑:什么时候我选择谁需要你来决定了,Stevie?而且,我喜欢做的事……现在来说,就是把你拉回来,毁灭九头蛇。


这些话让Rogers不知道心碎的到底是Bucky还是自己了。他不应该说“毁灭”这个词,他不适合这么说。那时候,也就不该放他走。


Rogers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别。


他望向Bucky。Bucky正望着手指上的刺青发呆,绿眼睛在暗光下闪动,泛着疑惑的波纹。这是他找了两年,又等待了五年的Bucky,他不会再放手。任何人都不能把Bucky再次从他身边夺走,即便是Bucky自己也不能。


直到Rogers也文好了戒指,Bucky还是用一种迷了路的表情盯着手指,Rogers叼住他的耳垂,他才像刚醒过来:“……别在这儿。”


“有句话我大概说得太迟了。”Rogers没有放过他,把他捞在怀里。


“我们结婚吧,Bucky。”


Bucky脸上的惊讶很短,最后在低垂的眉眼里化作哀愁的笑:“……你们都这么突然,也都总觉得我一定会答应是吗。”


“我不希望你在这时候提到别人。”Rogers啃上那双薄唇,Bucky看不到他眼底的深渊,“你要拒绝?”


环在腰上的力量越来越大,Bucky觉得要是自己敢说一个不字,Rogers就会把他折成两半,只好苦笑:“我答应你。只是这话确实说得太迟,顺序也全反了。”


先标记,然后戴戒指,最后才是求婚,这大概是Steve绝对不会做的事。Bucky心想。然后他又想到,要是Rogers知道自己在这时候想到别人,不知道又要吃多大的醋。


开车回家的路上,Bucky想到Steve没说完的那些话。他扭头望向Rogers的侧脸,忽然想到,如果再有一个世界的Steve来到这个世界,我也是一样爱他吗?


回答是肯定的。他爱Steve,不论那是什么样的Steve。


抱歉,我的老家伙,可我那么爱你们。


——而爱是宽容。




tbc

 
2019-07-05
/  标签: 盾冬
   
评论(10)
热度(316)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