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soft spot 01

⭐又名:罗大盾吃醋历险记。

 

01

 

一切起源于Tony和Sam心照不宣的吐槽。

 

“那两根老冰棍也太闷了!”

 

Sam深表赞同。他本以为在那次聚会上云淡风轻的交往声明之后,自己会深受恋爱闪光的毒害,连墨镜都准备好了,事实却证明他想多了。两个老人家的夕阳红恋爱实在是清汤寡水,连因为风声走漏尾随而来的小报记者都在一个月的艰苦奋斗之后铩羽而归。

 

我懂你,真的。Sam对垂头丧气的小报记者报以深切的同情,这两个老家伙在众人面前最亲密的接触是“哥们儿式拥抱”……有没有搞错!当年你们互殴的时候都比这个有激情好吗!你们结婚不结婚有区别吗!

 

Sam表示微妙地有点失望。而Tony完全是因为一点“私人恩怨”和占更大部分的搞事心态挑起了这场……闹剧?

 

“嗯哼,复联成员应该都要有健全的生活。”不知道多少亿富翁以产品发布会程度的严肃表示到。

 

“你怎么知道他们晚上也是健全的?”黑寡妇兼穿不了比基尼的罗曼诺夫小姐,因为一点“私人恩怨”第一个响应了Tony的提议。

 

“不需要怀疑我的计划,因为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了。”Tony朝众人举起酒杯。

 

Plan Nathasha

 
 

“这任务对我来说也太没有挑战性了。更何况我和他还有一段过去。”

 
 

“所以由你打头阵再合适不过了,女士。期待你的表现。”

 
 

★Side Bucky

 
 

Bucky是爱干净的Bucky,每次风尘仆仆地从战场上回来后他总是一头扎进浴室。长发本身不适合战斗,虽然由于职业思维他多少有些害怕暴露人体最脆弱的位置——脖颈,但在多次体验过长发糊脸的酸爽后他还是在出任务时把头发扎了起来。虽然他本打算剪掉,但因为小mogen对玩弄他的头发有莫名其妙的执念和喜爱,即便Tony不用“你很适合”这种别扭话试图说服他,Bucky短时间内也没有剪掉的计划。

 
 

这次还是一如既往,任务回来第一时间他就去了更衣室,Steve当然也一起。两人衣服脱了一半,只剩背心的时候,门外响起了Nathasha的声音。

 
 

“Barnes,现在有时间吗?”

 
 

门自动滑开了,Nathasha上前一步靠在门边上,抱着双臂,胸前的拉链开了一半,从脖颈到胸口一大片汗津津的雪白。

 
 

“当然。”Bucky朝她走去。加入复联也有一段时间了,Steve虽然带着他认识了众人,却在名字和称号之上没有更多私人的了解。当然,战斗除外,他们都是很棒的战士和战友。Steve并不会因为他不再像当年那个人见人爱的交际花而有任何看法,他自己也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更倾向于保持距离,不过当然,他爱这群闹哄哄的家伙。

 
 

“有件事我想了很久,一直没有告诉你。”Nathasha引着他出了门,半透明的门自动关上后,能看到两个模糊暧昧的人影。

 
 

“请说。”

 
 

“是关于……也许你不记得了,我们之前见过。”

 
 

“……抱歉。”

 
 

“没关系,我理解。”Nathasha拉开拉链,脱了上衣,带着汗水的背心紧贴在身上,勾勒出美好的形体来,她指指自己的肩头,“看,这是你留下的,我再也穿不了任何露出肩膀的漂亮衣服了。”

 
 

前冬日战士皱了眉头,绿眼睛因为愧疚而闪烁着,唇也抿了起来。噢天,他看上去像是要哭,别弄得好像是我在欺负人……好吧,确实在欺负他。Nathasha在心里翻着白眼。

 
 

“……抱歉。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你不记得了,好吧,我猜想你唯一记得的只有我们的cap。我没有别的意思,这很好,毕竟你们是彼此的唯一。”

 
 

Nathasha真不想把面前这只听到“彼此的唯一”而害羞的大熊,和那个精确冷酷地给了自己两枪的冬日战士联系在一起。谁说过Barnes中士是个八面玲珑的交际达人来着?这位明明是个沉浸新婚的小妻子——物理杀伤力和精神杀伤力都很高的那种。

 
 

“还有一处,但毕竟太久远了,你肯定不记得。”Nathasha掀起衣角,露出腹部的伤疤,“锵锵锵,比基尼拜拜。”

 
 

大熊更委屈了,愧疚都要从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里流出来了。嘿,别这样,我是个心软的杀手,不太冷的。

 
 

如果cap亲眼见到这幕,免不了一场长到头疼的说教。Nathasha腹诽。感谢科技,感谢磨砂玻璃,感谢在这里设计磨砂玻璃的Tony。

 
 

“也许你想摸摸它?”

 
 

“?”

 
 

拜托,别露出迷路小羊一样迷茫又清纯的表情来,太给我们高贵冷艳的杀手组丢脸了。Nathasha挑挑眉:“Please?”

 
 

虽然满脸疑惑,来自被害者的请求还是让Bucky缓缓伸出了手。

 
 

——Bingo。

 
 

☆Side Steve

 
 

公开关系的决定是Steve先提出的。他们都没有对众人隐瞒的意思,只是顺其自然。但Steve觉得还是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大家,这对Bucky也更公平。他说出这个考虑的时候Bucky正在冰箱里找吃的,发出一声“嗯哼,好啊”就算同意了。

 
 

于是Steve就在他认为“合适的时机”——复联成员的一次聚会上宣布了他和Bucky的婚讯。他不确定自己听到了几个酒杯落地的声音,只听到Sam穿透云端的惊讶:“what?!你们俩是真的?!”

 
 

“咳,我来解释一下。”Tony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情场老手,早就见怪不怪,酒杯在他手上保住一命,“我们一直在猜测,不,应该说调侃,你们的关系好得该结婚这件事。”

 
 

“这是真的。”Steve认真回答。

 
 

他的认真换来的是全场的鸦雀无声。半晌,还是Tony看向Bucky:“Barnes,你有什么要说的?”

 
 

“嗯……我和Steve结婚了?你们现在知道了,是真的。”Bucky有些心不在焉心在食物的,“如果你们想问什么时候,就是去加州出任务那次。”

 
 

“加州?那次可真够混乱的,你确定是那次?”Nathasha不动声色地瞟了眼自己脚边的碎片,从旁边桌子上又拿了一杯。

 
 

“我确定,任务结束集合的时候,Steve突然提出的,我答应了。”Bucky的语气平常得就像早上问吃什么一样。

 
 

“你们交往多久了,Barnes先生?我完全没看出来,你们藏得真好。我想大家都会支持你们的,你们可以更早告诉我们。”Peter脑袋里的好奇都要从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涌出来了。

 
 

“交往?不,没有。”Steve回答。他和Bucky并不需要经历那个过程,毕竟他们足够了解对方。

 
 

“没错,就是Steve提出,我接受,很简单。”Bucky补充。这画面在众人眼中一向被形容为夫唱妇随,现在这个比喻名正言顺了。

 
 

“我应该为此感到意外还是应该为自己的不意外感到意外?”Sam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

 
 

Tony强烈建议他们举行一个正式的婚礼,他会给他们提供一切支持,Steve说会考虑。可自那之后任务不断,他只能在任务间隙查查资料做些准备。偶尔他查找婚宴地点的时候,Bucky就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看旅游杂志——总还得有个蜜月旅行,Nathasha说。

 
 

噢,Nathasha,Steve很感谢她对Bucky表示的友好和接受。Nathasha曾提过她很早以前就认识Bucky,但话题没再继续深入,Bucky又根本已经失去了这段记忆,两人的关系中还是Nathasha更主动一些。

 
 

Bucky变了很多,很明显的一点就是人际交往上的矜持,所以Nathasha的做法对Bucky来说也许是最合适的。

 
 

Steve望着磨砂玻璃门外透来的模糊的人影,Bucky正朝Nathasha伸出手,大概是摸了摸Nathasha的腹部。

 
 

嗯?Steve顿了顿,又很快想起来Nathasha腹部的旧伤疤,他们没准在聊这件事。Bucky的手又移到肩部,对,那儿还有一处伤疤。只是不知道Bucky记得多少,或者根本不记得了。

 
 

Bucky的手放下来了,Steve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松了口气,但他的气松到一半又提了起来,因为Nathasha的手正伸向Bucky的肩膀。

 
 

也许……也许她想看看Bucky的伤疤,就是链接义肢的部分。九头蛇对资产可没多少怜惜,若不是有劣质血清,Bucky早就因为排异反应失去生命了。Steve曾亲吻过那些伤痕,让他心疼的不仅是九头蛇实验留下的那些,还有Bucky在意识混乱时自己抓挠留下的那些。

 
 

Bucky其实很不喜欢被碰触那个地方,自从第一次碰触和亲吻后发现Bucky会无意识僵硬,Steve就不再那么做了。

 
 

Nathasha的手在Bucky肩膀上停留了一阵,两人的距离忽然拉进,Nathasha双手环住了Bucky的肩膀。

 
 

等等……这很不合适。

 
 

Steve眉头一皱,大步流星走向门口,门刷地打开了,两人不约而同扭头看向他。

 
 

“怎么了,Steve?”

 
 

Bucky浑然不觉,Nathasha的手臂还环着他,形成一个亲密而暧昧的姿势。Steve的目光落在Nathasha的手臂上,好像意念能把它们移走似的。

 
 

Nathasha勾起嘴角,手指钩住Bucky的发圈,稍用了些力拉了下来。棕发扑簌簌落下,贴在带着汗水和疑惑的眼角旁。她拍拍Bucky的胸口:“转过去,士兵,我帮你。”

 
 

什么?Steve脑袋里一片空白。他看到Bucky露出一个友好的带着歉意的微笑:“没那个必要,Nat,我正要去洗澡。而且现在它们摸起来可不怎样,你知道的,都是汗。”

 
 

“好吧,下次务必给我一次机会,不能都被Tony的小公主独占了。”Nathasha遗憾地把发圈放在Bucky掌心。

 
 

“你们在说什么?”Steve终于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来。

 
 

“Nat想帮我扎头发。”Bucky望着他的眼神还是充满温柔。

 
 

“你知道的,Barnes,我们对长发没有抵抗力。”

 
 

“那么我确实应该把它留着了。”

 
 

“你要是敢剪了头发让小mogen伤心,我估计Tony会给你立刻设计一瓶速效生发剂。”

 
 

Bucky被Nathasha的话逗笑了,眼角的皱纹如一簇欢乐。Nathasha离开时朝Steve眨了眨眼,Steve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你看起来不太好,Steve,哪里不舒服吗?”Bucky的手心贴在Steve的手臂上,绿眼睛担忧地望过来。

 
 

“不,没什么……”Steve抓住了Bucky的手,心里百味陈杂。他其实意识到了,刚刚他确实在……嫉妒。

 
 

——或者更准确地说,吃飞醋。

 
 

tbc

 
 

Next Plan: Clinton

 

 
2019-07-05
/  标签: 盾冬
   
评论(14)
热度(324)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