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When I have nothing 上

病弱少爷黑芽×不知世事精灵詹。


詹的设定部分参考托老笔下的精灵。


01  一个礼物


“Soul of mine, iris in the shadows.”


那是个不见日光的阴天。Steve在画布一角写下这句话的时候,画室的门被克制地打开,管家沉稳的脚步声带着小鹿轻快的蹄声停在身后。Steve没有回头看,细细的双腿冷漠地从高脚凳上垂下。画笔在画布上漫不经心地涂抹着,耳朵心不在焉地听着。那只小鹿的名字是James。


“嘿,Steve少爷,我叫James,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叫我Bucky。”


所以他真的是一只小鹿,声音也带着从潮湿的森林里走来的草木气息。Steve终于起了点好奇心,回头寻找那头小鹿,猝不及防地落入绿眼睛的笑意里。


叫James的少年抱着一盆茎叶颀长的马蹄莲,叶尖渗出的水珠滴落在他白皙的手臂上。


“噢,这个是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管家Nick意外地没阻拦那只小鹿,少年的足音轻踏过木地板,在Steve面前停下,仰起脸来。Steve发现他有一双尖耳朵,耳朵上方束着异地部族常见的编发,略微弯曲的棕发轻柔地搭在肩上。


“我的灵魂是阴影里的鸢尾花。”少年念出Steve刚刚写下的话,紫黑色的文字仍散发着蛋液混合颜料的刺鼻味,“你在画鸢尾花?画得真好。”长长的睫毛赞叹着扑闪了几下。


——一只没大没小、叽叽喳喳的小鹿。


但Steve并不讨厌。他伸出细可见骨的手,少年领会地把花盆递出,接过时的重量拉着Steve从椅子上坠下去,少年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他,把他整个人抱在怀里。


“我接住你啦。”


笑意和气息扑在Steve的耳朵上,让他脆弱的心脏砰砰直跳。他听见Nick关门离开,便心安理得地靠在少年温暖的身体上,听到从自己早已生锈的喉咙里发出的气若游丝的命令:“带我到沙发上,Bucky。”


小鹿抱着一人一花穿过满地纸张和颜料,把Steve轻放在沙发上。他的力气可真大。


“好了,Steve少爷,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说。”


Steve看着那双比他见过的任何珠宝都更美丽的绿眼睛。珠宝是死的,但小鹿的眼睛是活的。


“叫我Steve,不要叫我少爷。”


“没问题,Steve。”


Steve看了一眼自己身侧:“坐下。”


小鹿一屁股坐下了,自然地靠上主人的手臂,笑:“Steve,你有鸢尾花的味道。”


他一笑,整个阴沉的画室都有了光。Steve庆幸自己刚刚经过花园里的鸢尾花丛,而不是刚刚喝下那些焦黑恶臭的药剂。


马蹄莲叶尖滴落的水珠也落在了Steve的手臂上,宛若Bucky滴落在他的心房。


这大概是Steve在迎接死亡前短暂的一生里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02  两个拥抱


医生检查过Steve的身体,留下药剂摇着头离开了。Bucky趴在床边,绿眼睛里有一片忧伤的湖:“你要死了吗,Steve?”


Rogers老爷的手杖敲了下来,落在Bucky精瘦而柔软的脊背上,也落在Steve心上。他扑上去,滚落床下,又手脚并用地爬起来,用行将就木的躯体护住他的小鹿。


“别动他!”


Steve这辈子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发出这样凶狠的、决然的吼声。


Rogers老爷的手杖停在半空,Rogers夫人拉住他,摇了摇头。Rogers老爷命令James把少爷抱回床上,Steve在怀抱里看到Bucky因疼痛而蹙起的眉头,也让他的心刀绞似的疼。


等老爷和夫人带走了房间里的所有人,Steve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把Bucky拽入怀里紧紧抱着,金发埋入有着森林中清凉气息的颈窝:“……你要杀死我了,Bucky。”


Bucky急忙推开了他,慌慌张张浑身上下摸了一通:“哪儿伤了?你为什么要扑上来?我绝对不会杀你的啊,Steve,你在说什么胡话。”


噢,这傻鹿仔。Steve捧住那张漂亮的脸庞,直望到绿色的湖底:“你要是再干傻事受了伤,我会因为承受不住而死去的。毕竟我的心脏太脆弱了。”


绿眼睛闪烁着,一向说个不停的红色薄唇紧抿住沉默。Steve不等,把小鹿翻到背面,掀起上衣:“让我看看。”


白皙的背上起了肿起长长的一道,像是贪婪的虫子趴伏在花瓣上。Steve俯下身子,轻吻那道伤痕。


Bucky吓得跳了出去,又因为扯到伤处而疼得龇牙咧嘴。


“傻瓜。”笑容在Steve的嘴角绽放开来。他本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微笑。他执意帮Bucky上药,躁动的心指挥着冷静的手指,从薄薄的皮肤上一寸寸抹过,像是蝴蝶点着花心,两个人的心痒。


“这真奇怪,明明Steve才是病人。”


小鹿又开始嘟囔。Steve不知道Rogers老爷去哪儿找到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宝物,可如果他更早把Bucky送来,就算一辈子抱病被关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冰冷城堡里,Steve也甘之如饴。


月光为两人盖上银色的薄毯的时刻,Bucky的手臂像鱼群从被子下轻悄悄地游过,抱住了Steve。


“……Steve,你没睡吧?”


蓝色的瞳孔在黑暗里睁开,比月光更蓝,也更深邃。手握住了手。


“你今天保护了我……所以我也要保护你,用我的生命保护你。”


“如果你死了,我也一定会伤心得死掉的。所以我不要你死,Steve。”


Steve侧过身背对月光,从黑暗里凝视着满溢泪水的绿眼睛:“别说傻话,Bucky,你不会死的。”


“我会的。”Bucky拉过Steve的手,摁在温暖的胸口上方,手掌下鲜活的血液奔流,带着生命的跳动。Bucky皱着眉头。“这里很疼。”


03  三个季节


“你是从哪儿来的,Bucky?”


“从很远很远很远的地方。”


Steve的模特一点儿也不安分,偶尔看看窗外繁盛的花园,偶尔又被阴云下划过的鸟群吸引了视线。但Steve不在意,只管挥动画笔。


“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经过一个音乐厅。里面传来的音乐太好听了,我就……溜了进去。”绿眼睛得意地扑闪着,像有一整座森林在里面茂密生长,“但是没听多久就被发现了,他们把我赶出来,一直赶到听不到音乐的地方。”


脸颊气鼓鼓地圆起来,红唇不甘心地扁着,别提有多可爱。Steve沉吟片刻:“……你听到的是什么曲子,哼给我听听。”


Bucky闭上眼哼起曲调,Steve才发现他竟还有如此美妙的歌喉。他沉浸在音乐里,Steve沉浸在他的一切里。


“……是维瓦尔第的《四季》,你听到的是第一乐章《春》。”


“那是还有三个乐章、三个季节吗?”


绿眼睛里的期待让Steve心头颤动:“……去把Nick叫来。”


Bucky迫不及待地从白布上一跃而起,噔噔噔跑到画布后面来:“你根本没在画我!”


——画布上是一片绿得发暗的森林,仅有一束光从林中缝隙落在开满柔弱小花的草地上,而一头棕色皮毛的小鹿驻足在光明里,正向着黑暗回首张望。


“Steve你这混蛋!”小鹿嚷嚷着。


“快去把Nick叫来,我带你去听完所有的季节。”高脚凳的高度刚刚好,Steve揉揉小鹿柔软的棕发。蓝眼睛里的爱多得像马蹄莲叶子里的水,几乎要滴落下来。


“真的吗?”


“真的,我绝对不会骗你,Bucky。”


小鹿兴高采烈地蹦哒走了。他回来的时候,Steve早已把病痛隐藏进微笑里,任由小鹿在他身边雀跃着,点燃他所剩无几的生命。


Nick没有反对他的要求,Rogers老爷也没有。


他拉着Bucky的手,第一次离开这座禁锢了他十六年的笼子,去陪他的小鹿度过春夏和秋冬。


04 四幅画


Steve不知道什么时候沉入黑暗里。黑暗这么冷,比他经历过的所有冬天都要冷。可他的手是暖的,不知为什么,他知道这是Bucky。


他的小鹿,他唯一的光和热。


他感觉到亲吻落在他的唇上,泪水落在他的眼睑上。生命涌进身体,填满了他病入膏肓的灵魂。


然后他终于从黑暗中醒来。Rogers夫人握着他的手在床边哭泣,Rogers老爷冷漠的眼睛里带着泪水。Steve知道自己在地狱和死亡里走了一遭,他环视整个房间,房间和心底都空荡荡的。


“……Bucky呢?”


Steve的声音像从地底爬上来。Rogers夫人无措地看了看丈夫,Rogers老爷的脸颊微微抽动着。


Steve从床上跳起来,揪住父亲整齐昂贵的领子,把对方整个儿提起来:“Bucky在哪儿!”


Rogers老爷在他手中抖动如秋风中的枯叶。Steve顿住了,松开了手,Rogers老爷像破布袋子一样瘫在地上。Steve怔怔地望着自己结实有力的双手,扭过头,镜子里那个健壮高大的男人……是谁?


——“你不会死的,Steve。”


——“我要用我的生命保护你。”


Steve冲出房间,穿过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走廊,猛地推开画室的门。马蹄莲花盆旁放着一个小布袋子。Steve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仿佛害怕惊扰了一个美丽的幻梦。


袋子上早已留不下体温,Steve打开它,一截编好的棕发滑落在Steve的掌心,蓝眼睛的泪水也滑落在了马蹄莲的叶片上。


Nick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不见日光的阴天和那日如出一辙。


“他走了……只带走了你为他画的那四幅画。”




tbc


 
2019-07-07
/  标签: 盾冬
3
   
评论(3)
热度(92)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