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8(ABO)

蛇盾×A4冬,与MCU剧情有出入。


前情提要:“Bucky,他不是我。”


08


水流滑过身体时勾起的战栗让Bucky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坐进浴缸里。听到响动的Rogers在外头喊了声:“Bucky?”


“我没事。”Bucky双手抹掉脸上的水,湿漉漉的长发被推上头顶,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撑住浴缸边缘,哗啦一声站起来。


随着热潮期愈发接近,Bucky的身体也越来越敏感了。虽然他曾经受过严苛的控制训练,但生活在安逸放松的氛围里,精确控制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毕竟和被水枪冲洗相比,花洒喷出的水流太过温柔了,像Rogers游走过皮肤的手。


想到Rogers,Bucky的小腹又是一紧。他握了握拳,糊里糊涂地把自己洗了一通,顶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推开浴室的门,就被一道快得看不见的黑影推挤到了墙上。


不是他缺乏警惕,而是在这满屋子属于他的alpha的信息素味道下,他没什么好警惕的,任由Rogers把他压在墙上疯狂地啃了一阵,等他几乎要断气才依依不舍地放开,红瞳躁动着:“热潮期过去之前你得呆在家里,Bucky。”


“当然,不过再呆下去我就要发霉了,Steve。”Bucky喘着气,瞟了眼客厅桌上的游戏手柄——他在新时代的一点儿新乐趣,但这不能是生活的全部。“我现在完全就像个家庭主妇,还是喜欢AMC的连续剧的那类。顺便说,也是厨艺超差的那类。”


自从试着做了几餐晚饭之后,Bucky终于放弃了做一个合格的居家型omega的想法——你不能指望几十年都不能正常进食的人还能拥有正常的味觉,更别说让他做饭。


我们也许更适合战场。冬日战士难得发表意见。他不喜欢战争,可喜欢守护在Steve身后又是另一回事。不过他一直没有出手的机会。Rogers的指挥能力和战斗能力都堪称无可挑剔,和Fury汇报的时候,神盾局局长的独眼像是要刺穿他:“我在怀疑一件事,Barnes——也许让你监视他也在他的计算之中。”


Bucky不置可否。如果非要把这件事阴谋论化,大概也不过是Rogers的独占欲在作怪。作为当事人,Bucky对此食髓知味,最明显的一点是,只要出门,Rogers的手就从没从他的腰上离开过,好像他是个会走丢的孩子还是没栓绳的猫一样。


而在家里,Rogers最喜欢的位置则是Bucky的颈窝。他有时从一侧肩膀靠着,有时从后背环抱住;有时只是轻吻,有时则留下几处绯红的吻痕。比如现在。


Bucky镜子里映着的脖子几乎不能看了,那些新旧交叠的痕迹满是爱和晴欲的标志。Rogers从不掩饰欲望,但他总能恰到好处地撩拨他的omega,却也不会踏过令Bucky害怕的那条线,只像一片羽毛一样落在Bucky的心湖。


“抱歉,需要处理的事太多了,也许我该辞去美国队长的职务,只陪着你。或者至少这几天之内,我不接任何任务。”


Rogers用干毛巾揉搓潮湿的棕发,Bucky半眯着眼任他揉,嘴唇还被亲得红红的,很舒服的样子,像只猫。他不自觉浮起微笑。他的Bucky。


“不需要这样,Steve,我应付得来。”


你当然应付得来,以最难过的方式,可我不会做和他一样的事。Rogers心想。他竟有点怜悯那个老家伙了。Steve的克制是把Bucky推向他的最好的手段。


我该感谢他。Rogers眼瞳深处冷冷地笑了笑。


“有必要的话我会拒绝任务的,你比任何事都重要,Bucky。”


Bucky的热潮期不像其他omega一样在相对准确的时间突如其来,为了保证资产的稳定性,九头蛇让他的热潮期变得漫长又煎熬,如地狱的火一样慢慢地灼烧,得不到解脱。shuri的治疗手册说得很清楚,Bucky需要alpha的陪伴,更需要与alpha结合来逐步调整发晴状态。而这些事Steve都没做到。


Bucky从那双坚实的大手下钻出来,眼角带着犹豫:“好吧……我其实很希望你能陪着我,但是任务也很重要,如果这次任务时间不是很长的话……”


Bucky的话没说完就被环进双臂里去,Rogers简直像只不愿主人离家的大狗——虽然需要离家的是他。Bucky的眼角和笑意都融化开了,享受的同时又有些惶恐,如同之前他曾问Steve“我不知道我值不值得你这么做”,他从不敢奢望什么,现在却得到太多。


“我会尽快回来的。”


这句话比任何承诺都让Bucky安心。因为Steve总是不回家——如果那间瓦坎达的小茅屋也曾算他们的“家”的话。他当然理解Steve,可也没办法忽视心里空荡荡的失落。


Rogers帮他吹干了头发,出门前又亲又抱地温存了一通,最后Bucky不得不狠心把这只大狗推出门外,在窗边看着他骑着哈雷走远,涌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和苦楚。


热潮期的身体敏感到换衣服都成为了挑战,Bucky咬牙切齿地咒骂九头蛇的同时又不得不微妙地庆幸所经过的那些残酷的“训练”,至少他能够稳住自己不去想Rogers深情的红眼和岩浆般包裹着他的炙热信息素,在和平常一样的时间内换好了作战服,出门时Sharon仍旧在那儿等着,看到他的瞬间皱了眉头,耸耸鼻子:“我不确定,Barnes……你是不是……?”


Bucky停住了略微急切的脚步。他闻不到自己的味道,如果热潮期的信息素明显到作为beta的Sharon都能察觉,那他确实该留在家里等他的alpha回来。


在他衡量利弊的时候Sharon已经上前来了:“虽然我不该说你看着一点儿都不像处在热潮期……但这次你最好别去了,我会联系Fury长官的。”


Bucky还没来得及点头,一道声音从楼梯处拐过来。


“他确实不需要去了,女士。”


Sharon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Ross国务卿?”


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层层防暴盾后面,背着双手:“也许我该说好久不见,Barnes中士?”


Bucky不知道怎么回答,热潮期似乎让他的感官迟钝了很多,他没察觉到这群人的到来,又或许是他现在太想赶到Rogers身边,而忘记了身为顶级杀手的警惕。他记得这个男人,虽然只是一瞥。他按兵不动,等着对方的下一句话,来判断是否需要逃跑。然而男人的下一句话却猝然又彻底地把他的心拉到井底去了:“你欠我们一个审判。”


审判。


……是的,它迟早会来的。只是Bucky没想到来得那么快,还在这种时候。但他觉得或早或晚他得对那些在他手上逝去的生命负起责任。Bucky忽然地想起Tony stark的妻女,他还没有来得及道歉。


可现在不行。这一去大概凶多吉少,而他还有Rogers。


我不能就这么离开。Bucky精确地调动起感官和每一分肌肉,不动声色地飞快计算着。三个狙击位,应该都是强效麻醉弹或者电击弹——Ross说了要审判他,就不会在这里结束他的生命。Ross周围的警卫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后面的窗通向内街,楼层高度OK,但街口两个方向应该都已经布置了人手。武器……不,Bucky不想杀人。振金臂足够对付这些特工。一个人质是最优解。


攥紧拳头的瞬间,Bucky无比怀念起所有安宁的日子来——那些和Rogers在一起的短暂日子。而和Steve相处的日子,似乎已经遥远成过去的一团怀念的薄雾了。他没费多大力气冲破Ross面前的防卫,子弹全部擦身躲过,把稍矮的男人勒到胸前,声线低沉着:“让我走。”


“抱歉,这可不行。”Ross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即便振金臂正掐在他的脖子上,“你不会杀我,而且你似乎在热潮期?”


“……但我也许会折断你的某个地方,那应该会很痛。有必要我会那么做的。”振金手指微微收缩,威胁性地掐紧了男人的脖子,Bucky迅速重新整理着形势——Ross不该这么淡定,除非他有自信。


在哪儿。绿眸精确而快速地重新扫描过整个空间,拖着国务卿向楼梯下走。可刚走了几个台阶,腿上便蓦然刺痛。


糟糕。Bucky推开男人,却同时失去所有力气,意识模糊地顺着楼梯滚下去。他好像听到Sharon倒吸了一口气。


在完全陷入昏迷前,他在眼前看到了Ross锃亮的鞋尖,话语从头顶落下:“看来安逸的日子让你生疏了,冬日战士。”


不。Steve。


Bucky彻底陷入了黑暗。


Ross用鞋尖碰了碰失去意识的omega,抬起手,特工们训练有素地上前架起Bucky。Sharon追上来几步,不安写在脸上:“等等,我没收到行动计划通知,你们要带他去哪儿?”


“一个对所有人都安全的地方。”


Sharon不敢轻举妄动,Fury不在的五年,世界的势力格局有了太大变动,神盾局局长的权力范围变得十分微妙。她只能看着这群黑色的人将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omega带走,才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Fury的线路:他们把他抓走了。


“别急,我知道这件事。”Fury听起来就像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还有,我得提醒你,别入戏太深。这很危险。”


这也是安排好的?Sharon莫名有些抵触。在短暂的相处中,她发现Barnes中士人格中的“主动攻击性”似乎被他的过去连根拔起,这是PTSD的典型负罪心理,也意味着他不会伤害任何人,甚至会多少有些……逆来顺受。但她的上官显然不这么认为。她深呼吸了几次,整好态势:“是的,长官。接下去要怎么办?”


“联系cap。红眼睛的那个。”别让他知道你联系过我,你只是个过于投入个人感情的特工。Fury的声音如一口深潭,足够让Sharon明白自己的想法瞒不过深谋远虑的上官。


但现在这不重要。她联系上Rogers,话语中的焦急是真实的:“cap,抱歉这时候打扰你,但Barnes被带走了!”


她听见轮胎在地上摩擦、油门熄火的声音:“谁带走了他?”


Rogers的声音冷得可怕。即便隔着电波,仍旧让Sharon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是Ross国务卿。”像有冰冷的蛇缠在脖子上,在毒牙间吐着鲜红的信子,她莫名僵硬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虽然Barnes被带走不是她的过错,但她总有种被从头到尾审视的紧绷感。在这瞬间她忽然理解了Fury为何会对这个不请自来的美国队长保有莫大的警惕。除了让她监视对方以外,Fury不曾透露过更多的信息,但她的长官向来不会做无凭无据的事。


“我知道了,谢谢你,Sharon。”但Rogers不等她回应便断了通讯,红瞳冷漠地渺在日光灿烂的空气里。


——很好,非常妙的一步棋,Nick Fury。只是你不该打乱我的计划。Bucky当然需要一次“审判”,他的内心也渴求一次“审判”。但不是这个时候。时间应该由我决定。Steve能为他做的,我会做到更好。在千夫所指中对抗全世界?再简单不过。


微型通讯器被点亮,Rogers的话语依旧平静:“我现在去接他。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满意现在的和平,我可以重新'造'一个。”


小小的机器被捏成碎片,随意洒在脚下。马达声重新运转起来,黑色的影子从状似和平的街道上碾过。





TBC


 
2019-07-16
/  标签: 盾冬
   
评论(12)
热度(244)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