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Bucky is my boy 09(ABO)

蛇盾×A4冬,与mcu剧情有出入。


09



从大战中归来的美国队长似乎不再像之前那样克制而沉稳。他在惊讶的目光中一路掀翻了所有挡在他道路上的要求走手续的人,直冲着他的omega而去。Bucky看到他的时候惊讶得嘴里的炸鸡块都掉下来了,他拢在头顶的金发散落着,和他凌乱的信息素一样堆在担忧的眼角边。


“Steve……”话刚说完Bucky就被扑了个满怀,一不小心手里的可乐杯就被捏爆了。他瞬间想到,Sam要是看到这一幕估计得笑到断气。


他在那颗“仓鼠球”里醒来,发现工作人员正要给他通电的时候,Ross就气呼呼地闯进来了,喊了句“放人”就又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场就转换成被招待的那方,被带到单独的休息室,缺乏实感地窝在沙发里。


Bucky考虑过这是个陷阱的可能性,可想起七年前他曾造成的破坏,还是谨慎地选择静观其变。在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问他需要吃些什么的时候,他蒙头蒙脑地说了句:“呃……随便来点快餐?”


于是他就这么坐在这里,满怀疑虑,像老师最放心的乖学生那样吃着鸡块,喝着可乐,想着他的alpha——Rogers就出现了。


Bucky用干净的右手拍拍Rogers的背:“也许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Steve?”


“Fury让我来接你。”Rogers不介意卖Fury一个人情,作为一个“善意的”提醒。他嗅了嗅omega因为麻醉药而混进了些许消毒水味道的信息素,皱了眉。他的Bucky不能沾上除了他之外的任何味道。


而Bucky对此浑然不觉,反倒觉得有些可笑。他本以为危机将要打碎他得之不易的安稳生活,却只是虚惊一场。但缺乏警惕的教训也够深刻了。


他在内心里寻找冬日战士,那该是他出声提醒或是掌握主动权的时候,却只找到一片沉寂。


Rogers放开了他,抵住额头,金发和棕发缠绕到一起:“任务我交给Sam了,我们现在就回家。”


家。一个归宿。多么诱人的字眼。Bucky要沉溺在那片赤红而热烈的湖泊里了。


“当然……我们回家,Steve。”


Bucky笑开了。他在哈雷后座抱着Rogers,一路骑着风赶回他们小小的公寓。他的心也像骑着风了。他背着那面专属于美国队长的星盾,而星盾让出来的背后则是属于他的。


“Steve,今天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Bucky在Steve耳边大声说。马达声从街道上穿过。


“Fury说是因为七年前的事。那件事还没有了结。”


复仇者内战。他们是那么称呼这个事件的。索科维亚协议是根本原因,Bucky却是引爆一切的那颗火花,导火索则是Steve的固执。


Thanos引起的混乱还不足以让人忘记这次惨痛的记忆——或者说,由zemo将冬日战士像一颗石子一样投入湖心引起的波纹,并不会轻易平息。不论审判Bucky背后是否有Fury的授意,只要将冬日战士推到舞台前,就能起到和美国队长的战后演讲一样的凝聚人心的效果。人民需要爱和自由的偶像去崇拜,正如他们同时也需要邪恶的敌人去憎恨一样。这是最基本的正治手段。


“你知道七年前发生了什么吗?”


Bucky的手臂紧了紧,Rogers腾出一只手握住他的右手:“我知道,我一直在看着,我穿越一个世界只为了找到你。”


他又在说正经事的时候插情话了,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不自觉。James在内心扁扁嘴。不过看来他擅自看护美国队长背后的事情要暴露了——他身上还穿着作战服,没法找借口。


“……抱歉。”


Bucky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对谁,或是对哪件事道歉,只感觉Rogers握紧了他的手。


“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家,Rogers没有马上问起这件事,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让他把衣服换了。等他换上了柔软的带着阳光味道的家居服,Rogers已经神情严肃地坐在沙发里等他,身上还穿着凯夫拉的黑色作战服,金发垂在额角,信息素里有硝烟的味道。


“Steve……”


Rogers将手臂展开在沙发椅背上,Bucky走过去,坐在正确的位置,便一如既往地被牢牢环抱起来。


他等着Rogers的话。许久,久到他有些不安地从肩头偷看Rogers的表情时,他的alpha才不疾不徐地开口。


“我当然希望你能和我并肩作战,Bucky,但是shuri的治疗手册里提到,CISD对你来说只能起到负面效果……我想尽可能避免让你陷入引发恐慌的情景中。”


他没有责备,语气里全然是担心。这有点像……有点像Steve仍旧是那颗小豆芽的时候,每次发现他又和别人打得鼻青脸肿,Bucky也只是担忧又无奈地搭上那双瘦弱的肩膀,把他拉回家去处理伤口。只是现在立场反转了而已。


可Rogers不是那个Steve,也不曾有一个自己保护他。


Bucky心疼地往Rogers怀抱深处钻了钻,alpha的信息素安抚着他所承受的煎熬。在Bucky的潜意识里,对发晴的认知早已被训练为阻碍任务的负面因素,他在努力克服。发晴不是单方面的事情,Rogers也深受影响,当他的亲吻和拥抱因难以抑制的激情而过了头的时候,Bucky会纵容他。


后果也不过是一件高领衫的程度。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与瞒着Rogers回到那个“Barnes中士的位置”一样,有些问题总得彻底解决。


“Bucky,我会支持你。但要和我商量,好吗?”


Rogers捧住他的脸,Bucky感觉到手套的材料粗糙地磨过脸颊,Rogers眼中的担忧让他的心如一片小船无措地飘荡着了。


原谅于他来说远比惩罚难熬。


“抱歉,Steve,我不该这样……”


“没什么好道歉的,你愿意守在我身后,我很高兴。”


Rogers又轻易用一句话撩拨了Bucky的泪腺,他的鼻子不争气地酸了。热潮期总让人比平时更脆弱,即便他曾是一个冬日战士。Steve和他太过默契,很多事情不需要语言就已经了然于心,Bucky从不知道一句感谢能让他产生这样的动摇。


“等你热潮期过了,我们去和shuri商量,好吗,Bucky?”红眼恳求的看着他,虽是征求意见的姿态,Bucky却有种被语言上锁的错觉,点了点头。


他竟生出一丝莫名的愧疚来,就因为Rogers的包容和理解,他始终无法安然接受。这又是他的心病在作怪了。他和Steve从前不会这样。自从他从冬日战士变回Bucky,他和Steve之间就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


因为你不再是我了。James说。美国队长和他的Barnes中士依旧配合默契,心却在渐渐远离,回不到布鲁克林泛黄的旧时光里,那些日夜陪在床头和搭肩走过人潮的青涩岁月。


可有些东西是无法被时光改变的。他一如既往地无条件相信Steve,即便眼前这个Steve对他有所隐瞒——他没有傻到看不出那些蛛丝马迹,可他愿意去相信。


“今天的事……我该向Fury道谢。”


“这是他应该做的,我猜毕竟是他邀请了你,才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Rogers忿忿不平得像个怄气的年轻人,“Bucky,别去想什么审判,那不是你'应得的'。”在Bucky要开口辩驳时,Rogers的手指点住了他的唇,“那不是你的错。”


他又说了和Steve一样的话。


他们那么不同,却又那么相同。当Rogers把爱像伊甸园的苹果一样递到Bucky手中时,Bucky无法抗拒他的引诱。


他乖乖听从了Rogers的话,不再提审判的事,只提要去向Tony道歉的考虑。


“至少……能在他的墓前,为我做的那些事忏悔。我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的妻子和女儿……虽然那样会更好。”


Bucky靠在Rogers怀里,麻醉剂的药效还没过,他有些软绵绵的,全身的重量都压在Rogers身上。Rogers今天的行动太明显了,如果有人心怀不轨,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之间暧昧关系的消息立刻就会扩散出去,引爆这个百废待兴的世界。Bucky不想连累他。


道歉,然后还是得有一场审判。怎么绕都会绕回原点。Bucky不说,但不代表他不在想。热潮期的朦胧笼罩着他,Rogers又近在咫尺,他在发痒的情动中没法整理出清晰的思绪。


“好。但也得等你热潮期过了,我们再讨论这件事。”Rogers低头看了眼Bucky垂着的睫毛,热潮期让他的omega最近处在一种随时会心不在焉的状态,这对Rogers来说是件好事。和他失去的Bucky相比,这个Bucky太顺从了,顺从到Rogers甚至会想,如果他知道真相了,也会一样去反抗和离开自己吗?


刚冒出的念头立刻被Rogers面无表情地压制下去。他不会再冒这个险,也不会犯第二次错。只要利用Bucky的顺从慢慢操控他的心,总有一天Bucky会“理解”他的。五年的时间已经足够Rogers在这个世界建立自己的势力和秩序,保证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是可以掌控局面的那方。不论Bucky最后如何选择,都逃不出他的掌心。他也在这个世界得到了一个新的zemo,代替被他处死的那个。处死好友当然令人心痛——如果zemo没有被“抹除Bucky Barnes这个不安定因素,九头蛇队长就能全心全意投入伟大事业”的念头所蛊惑,踩过了Rogers的底线的话。


电话铃突兀地响起来,是Bucky的。Rogers瞟了一眼,抢先拿过手机,来电名称是“老家伙”。


“是Steve。”Bucky昏昏欲睡的眼睛像一盏星一样苏醒过来,伸出手,“给我吧,他大概是听到消息了,在担心我。”


可Rogers没有把手机给他,反是握住了Bucky伸来的手,接通了电话,声音冷着:“什么事?”


对面顿了顿:“……Bucky呢?”


Bucky苦笑着凑上Rogers耳边:“我在。我没事,Steve。”


他的气息那么近,Rogers能闻到他因兴奋而带上些许甜味的信息素,他皱了眉,兀然捞过omega深吻,直到Bucky发出的呻吟被对面听去。


“混蛋!”Bucky知道他是故意的,又羞又恼地推开他,探长身子去够手机,Rogers却把手机举得更远,还能听到Steve焦急的呼唤。


Bucky整个人都扒在Rogers身上了,努力伸手去够他的手机:“别闹了,Steve。”


“不。”Rogers的固执也是Steve级别的。每个Steve都是固执的代名词。孩子似的纯真而耀眼的固执。


好吧。Bucky甩开Rogers的手,翻身把对方压在沙发上,用体重骑在Rogers胸口,大腿卡着对方的一只手,拿着手机的手则用振金臂捉住了:“Got it!”


手机顺利地回到Bucky手上,他从Rogers身上兴奋地蹦起来,像是打赢了架的年轻人,得意地晃了晃他的战利品,甚至没注意到alpha蓦然沉郁的眼瞳和暴涨的信息素代表了什么。他因那些刻意的“训练”早已失去了对信息素的敏感,现在又一心扑在Steve的来电上——他觉得已经很久没和老家伙说过话了,多少有些想念他。


“Bucky,你还好吗?情况Fury已经告诉过我了。”


听筒后面完全是个操心的老人家的声音,惹出Bucky的笑意。


“我很好,只是虚惊一场。”


捕猎的影子已经悄无声息地从地毯上蔓延过来,爬上浑然不觉的雄鹿的后背。


Bucky听到Steve的叹气声:“那就好,我会和Fury谈谈这件事……”


“你是该和他谈谈,除非你能容忍他继续这样利用Bucky。”


Rogers的声音没有温度,怀抱却炙热得犹如地狱。手机被攀上手腕的手夺去,丢在茶几上,Steve传来仿佛是他被丢在了那儿的倒吸气的声音。Bucky无奈地向身后的人转过头,话语甚至刚到唇边:“真的别闹了,Ste……”


他仍以为这是个调情的游戏。Rogers啃住他,嘴里的液体顺着吻被Bucky咽下,让那双绿眸讶异地睁大了:“Steve,你刚刚给我喝了什么……?”


红眼睛里没有笑意,只有一片燃烧的翻滚着的晴欲:“我错了,我其实并不是个有耐心的人,Bucky。”



tbc


P.S.预警:下章NC17

 
2019-07-19
/  标签: 盾冬
   
评论(18)
热度(266)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