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盾冬】soft spot 02

⭐又名:罗大盾吃醋历险记。


02


Plan Clinton

 

“我不应该参加这个计划,我是有家室的人!”

 

“得了吧,Clint,别口是心非了,在Nat之后举手最快的就是你。”


 

★Side Bucky

 

昨晚Bucky忽然收到Clinton的一条短信,这就是他今天头发蓬乱地出现在射击训练场的原因——Clinton邀请他进行一场两个神射手之间的射击比赛。

 

除了Steve之外,Bucky很少收到其他复联成员的信息,在讨论群组里也更多是看着大家乐此不疲地斗嘴调侃,除非被话题点中,不然他几乎都在潜水。所以收到Clinton的信息时他还挺惊讶的,朝Steve晃了晃手机:“Barton邀请我明天去射击训练场。”

 

“你答应了?”Steve擦着湿漉漉的金发走过来,在Bucky旁边坐下。Bucky靠过来,把手机递给他,他看了一眼:“……比赛?”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不是吗?”

 

Steve把手机还给他:“当然,大家喜欢你是件好事。”他亲吻了Bucky的面颊,发尖的水珠滴落在Bucky的眼睑上。

 

但很不幸的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Bucky迟到了一会儿。Clinton已经在等着了,整理着他的箭筒,看到Bucky来了,他老远就大声说:“你迟到了,Barnes。”

 

“抱歉,有些事耽误了。”Bucky跑过去。

 

等他靠近了,Clinton故意装出来的严肃被一声噗嗤而出的笑给戳破:“你是刚刚去鸡舍里偷鸡了吗,白狼?”

 

——向来扎得干脆利落的长发,却好像刚在台风里走过一趟,乱糟糟地盘在Bucky剃干净胡子的脑袋上。

 

噢,剃胡子是为了礼仪,一点儿老人家的心理作用。但Bucky不明白为什么Steve一定要给他扎头发。而从未有过扎头发经验、倒有很多拆发圈经验的美国队长,似乎遇到了比战胜Thanos还要困难的事情,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摆弄了半天,在Bucky的耐心指导下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那双蓝眼睛里满是歉意和委屈,像只金毛大狗:“我不知道这么难……以后在解开你的头发的时候,我可能要抱着愧疚感了,Bucky。”

 

噢天啊,我的小Stevie怎么那么可爱。Bucky给了他的美国队长一个大大的吻,顶着凌乱的发型得意地出门了。毕竟不是谁都能享受让美国队长扎头发的殊荣。

 

如果忽视出门前Steve用哀怨的眼神问“你为什么剃了胡子,Bucky?”,一切都还是让Bucky挺满意的。但剃胡子有什么问题吗?Bucky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Steve似乎有心事,回去得好好和他谈谈才行。

 

“你说我的头发?Steve帮我扎的。”Bucky对Clinton解释。

 

“cap?这就是你迟到的原因?”Clinton挑着半边眉毛,像生吃柠檬那样皱着眉心。噢天,他才刚从Nathasha那里听完了昨天的“战况”,没想到那么快就能看见成果,顺利到竟然让人微妙地不爽。

 

Clinton以为Steve会来,当事人不在场,他的计划可达不到效果:“cap没和你一起?他今天应该没有任务安排,而你们总是一起出现。看到你一个人来……说实话,挺怪异的。”

 

复仇者们几乎没见过冬日战士单独出现,他像是一把绑定了美国队长的枪,只有在任务中才能偶尔在战场上瞥见他独自潜行的身影。不过很明显,两人间的主导是Steve,他紧密看顾他的小鹿,像是担心这么大个人会再次从他眼前消失一样。

 

得了吧,要知道他可是三次失去他的Bucky了,我们得体谅那根老冰棍,他是个老人家,只想要个抱抱。

 

你说得对,Tony。Clinton心里想着,只犹豫了一瞬:“嘿,Barnes,我建议我们得找些观众,这样太没气氛了。”

 

“观众?”冬日战士不在战场上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很柔软,连困惑都显得松懈,“嗯……如果你觉得需要的话。今天有谁没出任务吗?”

 

Clinton的小谎言水到渠成:“我记得就cap没任务,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跟你过来。”

 

“他确实需要休息,最近的任务太频繁了,而且都还相对比较棘手。”Bucky想起任务归来时,Steve额角那绺疲倦垂下的金发。而Steve也用相同的心疼眼神沉默地望着他。Bucky至今不明白,在还没公开关系之前,当回程时他们亲密地把脑袋靠在对方的肩头休息,昆式上在场的复仇者们是怎么把这当成“延续百年的友谊”的。

 

“他会乐意过来的,”Clinton掏出手机,没掩饰脸上的坏笑,“毕竟你在这儿。”

 


☆Side Steve

 

Steve大老远就听见一阵“欢声笑语”,眉心纠结如Bucky给他拌的意面,小跑过去,正撞进Bucky明朗温柔的笑容里——对着Clinton的笑容。

 

Steve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了。他意识到自己以前从不会产生这样的感受,昨天的事像是拨开了他脑袋里的某个沉睡的开关。

 

Clinton抢在Bucky开口前调侃他:“你来晚了,cap。我们没等你,刚刚比完,平手!”

 

可Steve甚至没看远处虚拟靶心上的战绩,直朝Bucky走去,在看到棕发还保持那凌乱的模样时,心里又涌出一股欢快的泉水。这感觉像极了他还不是美国队长的昔日,逞强去提一桶装满的水,摇摇晃晃的,还往外溢。

 

他不否认一遇到和Bucky相关的事,他就变成个冲动又青涩的十六岁布鲁克林少年。

 

“也许你可以看看记录,Friday录下来了。”Bucky安慰他。可他甚至不是为这件事而严肃着一张英俊的脸。

 

“我相信你们的实力。”Steve才发现Bucky拿着Clinton的弓,话语不自觉缓慢下来,“所以……你们是怎么比的?”

 

“交换武器。”Bucky给他展示Clinton的弓,嘴角带着好奇得到满足的弧度,“可你知道,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可不是玩具,Barnes。”

 

Bucky的目光被Clinton的声音拽过去:“可能这有点冒犯……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坚持用弓?”

 

“你问倒我了。”Clinton耸耸肩,“可我得有个人特色吧,在这个都是神明、超级士兵、变种人、亿万富翁的队伍里,我就是个普通人!看看你们,都太他妈炫酷了。”

 

“注意语言,Barton。”

 

“你确定要这么说?”Clinton不可置信地挑起眉毛,“你对Barnes可是另一套标准。”

 

Steve拿不出反驳的话,因为那是事实。虽然之前他也一直没意识到这件事。

 

反倒是Bucky忍俊不禁:“真的吗?Steve会这样提醒你们?像教育孩子?”

 

“真的,我发誓,Barnes。在你不在场的时候,cap很严格。你该管管他了。”

 

“但我挺享受这个'特权'的。”Bucky的笑意满溢在弯起的眉眼里,带着往日的调皮和狡黠,Steve真喜欢他这样。可他现在是对着Clinton笑。

 

你不该这样想。Steve提醒自己,可越提醒越陷入白熊效应的怪圈,不得不调整表情,挤出一个笑来。

 

但他的笑显然吓到Clinton了,神射手装出一副夸张的害怕神情:“你的眼神像是要杀了我了,cap。”他躲到Bucky后面,“保护我,Barnes,管管你的丈夫!”

 

Steve怀疑他是故意的,试图用眼神挪走Clinton搭在Bucky双肩的手。处在漩涡中心的Bucky却仍旧毫无紧张感地乐不可支:“放心吧,Barton,你应付得来。”

 

Bucky拍拍Clinton搭在肩上的手,另一只手仍拿着鹰眼专属的弓。

 

——不,他应付不来,Bucky。Steve在心里忿忿地想。


 

Plan Peter

 


“Kid,你不能参加这次……任务。不能。”

 

“为什么不能,Stark先生?我已经是复仇者联盟的正式成员了,您亲口承认的。而且Barnes先生很帅,他的振金臂太酷了。”

 

“不,Kid,你还不懂这些。你不许参加,这是……命令。”

 

“可是这不公平,Stark先生!”

 

“这就叫自作自受,Tony。”


 

★Side Bucky

 

Bucky不想来什么促膝长谈,Steve的“我很好”也显然不能算是他满意的回答。可Steve最近的举动实在太怪异了,他甚至会问“Bucky,你觉得我的武器……我是说星盾,怎么样?”

 

啊?什么怎么样?Bucky愕然地摸摸丈夫的额头,没烧,但是变傻了。Bucky边想边走,在脑海里搜寻蛛丝马迹,甚至没注意到那只话多的小虫已经冲到面前来了,结果就是被对方撞个满怀,两人一齐撞破玻璃幕墙,直撞出复仇者大厦窗外,双双往下坠落。

 

抱歉,Tony,还有,这孩子的力气真他妈大。Bucky在坠落的瞬间不着边际地想,甚至庆幸Steve不在场,否则这会是个噩梦重现般的场景。

 

Bucky没什么紧张感,完全是因为他已经在任务中和Peter搭档过了。下一秒他就一如既往地被蛛网缠住,毫无尊严地被吊在半空,然后被不断道歉的青少年扛回大厦里。

 

“真的很抱歉,Barnes先生!我是说,我只是想吓吓你,没想到你没注意到我,你以前总是能注意到我的……噢天,我干了件傻事!真的非常抱歉,我下次不会这样了!你受伤了吗?Stark先生会不会生气?cap会不会生气?你会告诉cap吗?”

 

Barnes真想扯条胶布把这孩子的嘴贴上。他一边摘掉身上的蛛网,一边阻止Peter在身上慌乱地帮忙的手,语气无奈:“行了,我没事。这不是什么大事,冷静点,小家伙。还有,你该担心的不是这个。”

 

Bucky扬扬下巴,指向走廊另一头,那儿已经站了两个脸色铁青的人,显然都看到了刚刚那幕。Peter回头看到Tony的瞬间,小脸煞白,惹得Bucky不厚道地幸灾乐祸地笑出来:“你们俩至于吗?”

 

“这很危险,kid。”Tony一开口Bucky又想笑,一个多虑老父亲的形象活灵活现地浮现在脑海。他挺能理解小蜘蛛的,毕竟他们身边都有个容易忧心的人。可看到Steve严肃的脸色的时候,他还是丢失了笑容。

 

“Steve?”Bucky朝满脸阴云的丈夫走去,还被蛛网绊了一下。Steve却移开目光去看Peter。

 

“孩子,你该听Tony的话。”

 

被自己的两个偶像同时数落,那只小蜘蛛可怜得都缩成一团了。Bucky心软,上前揽住年轻而结实的肩膀,勾起嘴角,放松语气:“嘿,没事的,最大的损失只是亿万富翁的钱包。”顿了顿,Bucky皱了眉,“……等等,好吧,大概还有我的腰。”

 

Peter在他的手臂里僵硬了一瞬,Bucky赶在他絮絮叨叨前继续说:“抻了一下,你知道,人老了没办法。”他朝Peter眨眼。

 

小虫的表情是松开了,那边两个大人还是绷着脸,互相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上前来,一人抓住一个目标,兵分两路往两头走。

 

Peter的声音从身后传来:“Barnes先生,我……我很抱歉!”

 

Bucky没能回头,因为Steve忽然把他拉进拐角里,按在墙上来了一个急促的吻。


 

☆ Side Steve

 

Bucky迷茫的表情证明他显然没理解发生了什么,直到他读懂了Steve眼中的深沉,才低了头,声音也跟着落下:“好吧,Steve……那只是个玩笑,一个小意外。况且我没事。”

 

Steve抱紧他,Bucky坠落窗外的景象还像那个经年的噩梦一样残留在脑海里:“……我真害怕再一次失去你,Bucky。”

 

Bucky在他怀中叹气:“……我知道。”

 

Steve无比珍惜这跨越近百年的失而复得。在这个陌生的未来里,他所能拥有的过去寥寥无几。在公开之前,他本以为对Bucky的过度关注已经明显得足以证明两人的关系,复仇者们却仍将之视作“两根老冰棍的老式友谊”。Bucky不在乎,但Steve在乎。他考虑许久提出公开关系的决定后,Bucky在床头笑他:“你想了多久,我就等了多久。你还是一根筋地固执,Steve。”

 

拥抱许久,Bucky的声音又通过胸腔传到Steve心里,带着笑意:“于是刚刚那个算什么?我觉得可不是因为担心,Steve。”

 

Bucky还是有点可爱的坏。Steve心想。这点从他们在布鲁克林相识后就没什么改变,Bucky总是调笑他,最后调笑变成调情,又变成那些心照不宣的情话。

 

但Steve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毕竟刚刚那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嫉妒的吻,虽然夹杂了担忧,更多的却是冲动。嫉妒一个孩子可不是件好事。但Bucky对Peter的庇护,总有种恍然看到当年的自己的错觉。

 

Steve抱紧了Bucky,将他摁进自己的颈窝,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虽然Steve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心怀负面想法的样子,大概瞒不过Bucky一眼。

 

“你在闹别扭吗?这几天你有些怪怪的,Steve。你可以和我商量的。”

 

Bucky顺从地依偎在丈夫身上,声音落在Steve胸腔里,仍旧被扎得乱糟糟的脑袋靠在肩膀——他想这么做,Bucky就乐得配合他。了解情况后Sam还用夸张的肢体语言表示了他的感受。

 

Steve并非不擅长表达,只是他来说,嫉妒是种陌生的感情体验,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当年Bucky在给那个昵称多多的女孩买玩具熊的时候,他心里多少是有些朦朦胧胧的酸涩的。至少那时他可以确定,那绝不是因为Bucky花掉了他们的路费和餐费,而是因为……Bucky在认真讨好一个女孩。

 

Bucky有过很多个女孩。Steve原来从不在意这个,可现在竟想问问Bucky到底怎么想的。他明明说过早在布鲁克林就已经抱着超越友谊的感情了。

 

美国队长像个十六岁青少年一样黏在丈夫身上,心里满是刚刚觉醒的委屈和妒意。

 

“……没什么,就是有些烦躁。”

 

“嘿,看着我,Steve。”

 

Bucky像只从温暖的窝里轻巧蹦起来的猫,双手捉住了Steve被复杂心绪纠结起来的脸,Steve感受着一冷一热贴在脸颊的掌心,望进绿眼睛里,颇有些破罐破摔的觉悟,眉尾耷拉下去。

 

果不其然,Bucky望了他大概几秒,脸上就浮上迷茫和讶异,绿眼睛在犹豫的湖水里摇晃着。

 

“我说,Steve……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tbc

 
2019-07-25
/  标签: 盾冬
6
   
评论(6)
热度(162)
Ugrunaaluk kuukpiken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