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无罪告解【奈亚】

滨虎同人,奈斯×亚特。

坏掉的奈斯和亚特。固执的到最后都没有和解的两人。


*

“亚特最喜欢奈斯了。”

那人站在尸群和火焰中间,眉梢眼角都舒展着,温柔地笑着说。


*

事到如今,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他杀了小初,杀了Ratio,杀了Birthday,杀了Three,杀了Honey,杀了好多好多人。

最后连紫也,在自己面前被打穿了脑袋。

鲜血飞溅入奈斯眼里,眼中的世界变得血红。红色的世界里,高处的风吹着亚特黑色的风衣。

事到如今,奈斯怎么能不恨他。

但是那人却依然云淡风轻地笑着,淡紫色的发梢沾染着烟与血。

“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明白的。”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鬼才明白啊!”

奈斯怒吼着,每个字眼都呛进血味。

他举起枪指向亚特。没有丝毫犹疑和颤抖。

然而亚特却只是笑着,平举起双手。

——那姿态就如受难的“神”一般。

奈斯扣下了扳机。


*

不加砂糖的咖啡,亚特是不喝的。

这一点奈斯比谁都清楚。

亚特把碟子放在奈斯面前,碟子里是煎得精致的荷包蛋。形状完美得像亚特的固执一样。

“我以为你不会做饭的。”

奈斯看着在对面坐下来的亚特,他又开始往咖啡里加糖。

一颗,两颗,三颗,四颗。

“简单的还是基本会做的。”

亚特把脸旁的碎发拨到耳后。

奈斯皱起眉头。

“我今天要去看紫他们。”

他这么说。

“是吗……我打算去趟教堂。”

亚特端起杯子,平静地回答。

奈斯眯起眼,蓝色的瞳孔暗下去。

“我可没听说你信教。”

“只是去做告解。”

“你不就是神吗?神也需要告解,开什么玩笑。”

“我不是。”

杯子被轻轻放下,紫色的眼睛淡淡地看着奈斯。

“我不是。”

他执拗地重复了一遍。

奈斯一拳捶在桌上。

“开什么玩笑!”

杯子在震动中倾倒,深褐色的咖啡泼在桌上,蔓延到桌角,落下。

“你有什么资格告解!有什么资格求得原谅!”

亚特的衣服染上一大片深色。紫色的眼睛只是淡然。

“我没想过得到谁的原谅。”

蓝色的眼睛里翻涌着深沉的怒火,奈斯揪住了亚特的衣领。

隔着桌子,两人的距离急速缩短。

我应该揍他。奈斯想。

我应该狠狠地揍他,让他疼到哭,让他哭着道歉。

——并不是没有这么做过。

奈斯揍过他了。一身的怒火和悔恨攥紧在拳里,把亚特揍了个半死。

他以为这样就能原谅亚特,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再憎恨。

却事与愿违。

他还是恨。黑色的情绪堆积在胸腔里,几乎要把胸膛炸裂。

但是亚特没有哭,也没有道歉。

只是笑着。

奈斯觉得那个笑容很碍眼。吼了多少次不许笑,拳头毫不留情地挥出,沾了血和汗。

亚特都只是笑着。

就像表达情绪的神经已经坏掉了一般。又也许是因为,心也坏掉了呢?

奈斯不想知道。他已经被憎恨和懊悔绑住了心灵。

“亚特,我要杀了你。”

奈斯的声音低沉如冰。

回应他的是亚特嘴角的弧度。

“我也是。我会杀了奈斯的。”

亚特连声音中都带着笑意。他拿开奈斯的手,头也不回地走掉,只留下无波澜的话语。

“我去换件衣服,一会儿开车送你去。”


*

他们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

互相扬言要杀了对方,却看似相安无事地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一个小时后来接你。”

车停在墓园门口,亚特对奈斯说。

奈斯没回头,只是挥了挥手。

风摇响了树上的叶子,像地底亡灵们的低语。

亚特驱车离开墓园。

他骗了奈斯。他没去教堂,去了医院。

检查结果非常明了。

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急速衰竭,亚特明白自己活不了几天。

他把报告单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

医院落地玻璃幕墙外的天空,正一片湛蓝。


*

亚特迟到了二十三分钟。严谨又刻板的亚特是不会迟到的。

这一点奈斯比谁都清楚。

奈斯比对着手机上的时间。亚特的车子正从道路尽头驶来。

“抱歉,突然因为一些事情,迟到了。”

奈斯上了车。

“什么事?”

“你没必要知道。”

系安全带的手停了下来。奈斯看着亚特逆光的侧脸,眼角的晕红躲不过他的眼睛。

“你哭了?”

“没有。”

亚特回答得果断,也不像在说谎。

“眼角很红。”

奈斯如实说,接着把安全带系好。

亚特发动了车子,没有任何辩解。

车里弥漫着沉默。过了好久,亚特突然说。

“一起去吃薄煎饼吧,很久没吃过了。”

奈斯撑着脸看窗外流动的色带,随意地应了一声。

车慢慢减速停下。

面前的十字路口亮起红灯。


*

亚特带他去了过去常去的那家店。

一样的味道,一样的地点,一样的人。

却什么都改变了。

这世间看上去一片太平。一望无际的晴空下人群嘈杂流动,万物反射着明亮的阳光。

就快到一年夏天最繁盛的时节,空气中的蝉鸣愈加热烈。

燥热的风吹着面颊,奈斯静静地看着亚特。

亚特的吃相总是很优雅,拜访故友后意外平静的心情,也允许奈斯自己用怀念的目光注视着曾经唯一的挚友。

感觉到对方的视线,亚特抬起头。

紫色和蓝色轻微相撞,凝固在风中。

奈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喜欢亚特的。这和亚特漂亮的脸蛋和温柔的微笑没有关系,奈斯如此辩驳,他只是打心底里佩服那个努力着的不认输的亚特。

但这都是过去式。奈斯不可能忘掉亚特手里的血。

他恨亚特,却又放不下亚特。

奈斯讨厌这样的自己。

他紧紧盯着亚特,亚特也并不避讳他的眼睛。

紫色的眼睛总是带着让人猜不透的色彩,轻轻地摇晃着——

突然间,亚特捂住嘴剧烈地咳起来。

在奈斯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亚特已经冲了出去。

奈斯一个人站在那里,徒然地伸着手,什么也没抓住。


*

亚特趴在洗手池上,池中满是鲜血。

那赤红嘲笑般溢满了视线。

亚特却笑起来。

他笑着,眼角因体内的剧痛而溢出泪水。这是他的秘密。

他不会告诉奈斯,之所以迟到是因为衰竭造成的昏迷。

他什么也不会说的。

只要他执意不说,奈斯也不会执意去问,这是他们的默契——更准确地说是,和平相处的自然规约。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默契这样美好的东西可言。亚特心里比谁都清楚。

镜子里的自己痛苦地皱着脸。唇角带着苍白的笑容,溢出的鲜血滴在胸前。

这沾满血的姿态还真是适合。

亚特嘲笑着自己。

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洗净血迹,丢掉了外套,只穿着内里的T恤回到奈斯身边。

奈斯还在原地等着他,眼里充满了猜疑,可眼神闪烁过后,终究没有说什么。

夏天就快燃烧起来了。


*

暴风雨来得很突然。

亚特急急忙忙收了衣服,关紧门窗,奈斯洗完澡出来时,只听见雨点敲打着玻璃。风声被隔绝在外。

“到你了。”

奈斯从他身旁经过。

“嗯。”

像陌生人一般。

他们之间几乎只剩下无言。

亚特进了浴室,拉上门。他不知道他们还可以在一起多久。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已经是极限了。

——自己的身体,还有他和奈斯的关系。

他不知道原本没有距离感的两个人一旦产生裂痕,竟会离得比陌生人更远。

亚特觉得,自己已经再也触不到奈斯的心了。

他们之间隔着憎恨,隔着忏悔,隔着无数死去的人,满是黑暗的巨大伤口,已经没有了修复的可能。

待他洗完澡出了浴室,奈斯已经在沙发上睡着。

亚特找来毯子细心地给奈斯盖好,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他。

雨点敲打着窗,窗外是大片朦胧的黑暗。

亚特温柔地注视着奈斯,那笑容和往昔一样柔软。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从上锁的抽屉里取出枪,又回到沙发旁。

枪口对准了奈斯。

“奈斯。”

温柔的声音被突然的落雷覆盖。

然后一片黑暗。

亚特手里的枪被踢了出去,接着腹部一阵剧痛,他跪了下来。

“我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杀掉的,亚特。”

奈斯的声音从黑暗里传来。

亚特捂着肚子。窗外的世界和窗内的世界都失去了光芒,黑暗包容了一切。

“不愧是天才……虽然我也没想过能那么容易得手……”

他撑住地面横扫出一腿,落空后就地腾跃拉开距离,直接向着大门跑去。

耳边感受到微弱的气流,亚特急忙侧向闪避,但突然从体内袭来的剧痛让他的动作慢了一拍,奈斯的拳堪堪擦过脸颊,中途蓦然就势揪住了亚特的头发,提膝对准腹部又是一击。

亚特发出短促的呜咽,身体瘫软下去。

但奈斯没有松手,他抓着亚特的头发,半提着无力的身体。

“你想去哪里?”

这声音很冷。

“……教堂。”

亚特用虚弱的声音回答。

奈斯嗤笑了一声。

“又是去告解吗?”

亚特没有回答。他撒了谎。他只是想逃。

打破了两人间脆弱的平衡的明明是自己,失败后他却感到害怕。

奈斯的怒火清晰地从混杂在雨声中的呼吸里传递过来。亚特并不是怕这个,却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怕到想要逃离的地步。

窗外的天空被紫色的闪电割裂,在大地被照亮的短暂瞬间里,映照出亚特疲惫的笑颜。

奈斯不明白为何事到如今,他还能笑得出来。

手里抓着的发冰凉而柔软,轻易地让人心疼。

但却不是奈斯。

他松开了手。

闪电的一瞬间,他也看清了枪的位置。他走到那里,捡起了那块冰冷的金属。

“……要杀了我吗?”

亚特的声音变得很微弱了。

“我说过的。”

奈斯毫无波澜地回答。

“是吗……”

亚特走到窗边,张开了双手。

落雷伴着闪电,映照出受难的神般的姿态。

枪口对准了亚特。

“亚特最喜欢奈斯了。”

苍白的电光中,那人如奈斯记忆中那般温柔地笑了。

奈斯扣下了扳机。

电流疾走,世界又重新亮了起来。


*

“那句话,是在向我告解吧?”

“我也很喜欢亚特,但却,没有办法停止恨你。”

“即使这样,我或许还是希望,能和你在一起。”

怀中的身体沾满了鲜血,渐渐失去温度。奈斯抱紧了亚特,磨蹭着令人眷恋的发。

是和自己一样的洗发水的香味,若在另一个情景下,是至上的诱惑。

他吻了他。

一个血腥味的吻。

“你还是听见我的告解了,奈斯。”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能明白的。”

“是我赢了。”

亚特回吻了他,把一切语言封缄。

时间到了。


END



后面的话

“亚特最喜欢奈斯了。”这句话,似乎是熊谷纯说的?

还是让亚特离开了,真的很抱歉。奈斯也从某处开始坏掉了呢……

就算奈斯不杀死亚特,亚特的身体也撑不久了。或许亚特内心也希望着由奈斯的手来送他离开吧。

下次想试试写点欢乐的东西。

 
2014-08-23
/  标签: 滨虎奈亚
8
   
评论(8)
热度(59)
All will be f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