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封神】Scherzo

X战记同人,封真×神威。

13年的旧文,搬运存档。

 

本文背景:接续X最后一幕。封真一剑刺下后突然发生异变,天龙、地龙及其他人类都消失了,只剩下神威和他。神剑和神力都还在,貌似不老不死地活了20年。封真和神威的性格为翼中设定性格。略OOC,仍旧话痨。慎食。

 

---------------------------------------

 

00

神威是在一片笨重低沉的坠落声中醒来的。

正好封真进来,说了一句:是东京塔。

哦。神威习以为常地应了一声,然后问:今天吃什么?

封真答:烤小鸟。

神威有气无力地瞪了他一眼。

是鸽子。封真笑着解释。哦,还有鸽子蛋。

神威才注意到封真浑身湿淋淋的,还在往下滴水,像只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狗。神威皱了皱眉问:你去下面了?

然后倒塌的声音又陆续传来。东京塔早就该撑不住了。

封真苦笑着指指墙上的大洞:是掉下去的。

神威用一种看白痴的白痴表情看着他。

封真无奈地耸耸肩:睡着睡着你就把我踢下去的。睡觉的时候好歹控制一下神力吧?

神威脸上飞起一片羞赧的红。

封真脱去湿透的上衣,抓条干净的毛巾擦擦,探着身子衣柜里翻找,隔着一层木板声音有些闷: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神威掀开被子起来:离开?这里也撑不住了?

封真拉出一条t恤,伸着手臂往身上套:下面都是根。墙裂得厉害。估计挺不了多久。

呼应封真的话,轰隆隆崩坏落水的声音又跑进神威的耳朵。不知是哪处的建筑。被植物根系侵蚀的人造物土崩瓦解,大自然在逐渐夺回它的主宰地位。相比之下,人类是多么渺小而不堪一击。

神威脱下睡衣,胸口有条粉色的狭长的疤:之后去哪里?

封真丢了件衬衫给他:去对海怎么样?

 

01

楼顶风很大,把神威的头发吹得乱糟糟。加上旁边又有一个家伙乐此不疲地揉来揉去,神威的心情就跟他的头发一样糟糕。

东京被一片浩淼的蔚蓝的水淹没了。水与天在远处相接,阳光落下柔和的云影。植物闲散地爬上楼墙,楼顶堆着一团团毛茸茸的翠绿灌木丛,或者长势茂盛的巨树撑起深绿色大伞,鸟群盘旋啼啭,和神威在丁姬梦中看见的景象如出一辙。

——很美。却美得有些令人心碎。

神威转头微仰着看封真侧脸。地龙赢了不是吗?但是神威身边还是有封真,所以天龙也赢了不是吗?

这其中的因果太过复杂,神威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反正封真还在,有什么关系呢?

像是感应到神威所想,封真转脸过来,笑:想什么呢?

神威摇摇头:没什么。

封真说:不知道对海是怎样的情形。

神威想了想:应该还有陆地。

对,陆地。就算有神力,在水上行动也还是很困难。能露出水面的建筑又少,不能像当初一样在电线杆和楼顶间跳来跳去。

封真笑起来:应该变成动物园了。

神威想象着野生动物在植物盘踞的破败城市中俨然主人般悠闲游荡的情景,说:怎么去?

封真答:船。

神威说:燃料够吗?

封真笑得挺自信:这个没问题。

神威问:哪儿来的?

封真指了指下面。

一片阴影飘过脚下的水面。黑鹰掠过,脚尖抓着条挣扎的鱼。

神威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问:神剑……带去吗?

封真看着远处,也不知道在看哪里:带着吧。

神威点点头,茫然地跟随封真的视线去看,有些被阳光刺痛眼睛。

神剑两把,一起堆在房间角落。封真不管,神威不愿管,都落灰了。

 

02

出发那天出了点意外。

——神威把脚崴了。

这不算什么大事。神威抱着神剑下楼,楼梯突然就塌了。神威掉下去,但是不知怎么反应慢了一拍,姿势没调整好,落地时候崴了脚,向前扑倒,神剑剑尖正好对着喉咙。神威急忙用手挡了一下,割破了手掌。

神威坐在地上撕下包神剑的布条包扎手掌的伤口,血很快将布条浸透。神威有些心有余悸。

刚刚的情形,就好像神剑要杀他一样。

神威希望是自己想多了。他觉得手掌很疼。他已经太久没受伤了,突然就有些不习惯。

只有神剑可以在神威身体上留下伤痕。现在,新伤口和封真留下的旧伤疤交叠成十字,让神威感觉有些异样。

封真的身影出现在楼梯转角,看到神威狼狈的样子,眉头皱了皱:受伤了?

神威试着站起来:嗯。割到了手……还有脚崴了。

封真过去扶他站稳,不着痕迹地瞥了眼神剑上残留的血迹:能走?

能。神威咬牙走了一步。

封真一把抱起他:你去船上等,剩下的我来收拾。

神威没有回答。


03

他们到达一座岛屿。

神威的伤口愈合得很快,只是留下了疤。神威总是看着手上十字型的伤疤发呆,而且愈加不愿接近神剑。

——他真的害怕再一次失去重要的东西。

到达的时候天气很好,天空广阔蔚蓝,云朵形状温和而色泽洁白,镶着淡淡柔软的光晕边缘。有海鸥的声音。暖和的风轻轻摇动发梢。

封真在船上忙着,神威站在海边,潮水拍打脚踝。

他想起过去的那天,封真的剑刺入胸口,真的很痛。他痛得没了知觉,醒过来时只有封真在旁坐着,其他人都不见了。

他迷迷糊糊问了一句:怎么了?

封真转头看他,笑得意味不明:结束了。

他摸摸胸口,不痛了,沾满鲜血的衣服下只有一道细长的疤痕:结束……谁赢了?

都输了。

封真那时候这样回答。神威闭起眼睛,阳光落在眼皮上,有些微的灼烧感。

安静的风声和哗哗的海浪声,鸟鸣,树叶与树叶之间沙沙跳跃摩擦,窸窣作响。

神威听见后背脚步声。

他以为是封真,睁开眼转过身去。

然后,撞上一对惊异的熟悉的双色眼瞳。

 

04

为什么会在这里?

神威觉得自己一时停止了心跳,看着不远处的人就像在看一个过于虚幻的梦。

对面的人同样震惊,迟疑地张口:……神威?

封真从船上跳下来,轻松地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

神威愣了愣,转头去看站在身边的封真,那表情就好像希望他能给出什么答案似的。

封真只是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昴流踟蹰着走近了,打量一阵两人,才最终下定决心说:我们都以为……都以为你们消失了或是……已经死了。

封真摊开双手:我们也以为你们都消失了。其他人呢?

昴流回答:都在。除了……玖月牙晓。

封真笑着说:死了吗?

昴流点头:嗯。除了他之外,其他天龙和地龙们好像……都不会变老了。

封真看了看神威:我们也一样。

昴流脸上写满了疑惑:到底怎么回事?

回答比四周的声音更沉默。

神威低声插进一句:那……在东京的其他人呢?

昴流思考着该怎样回答:好像……只有我们。其他人都像从世上蒸发了一样。

封真笑了一声:不是蒸发了。是都死了。

神威和昴流同时看向封真。

封真眼里有促狭的笑意:东京的水底。他们都在那里。

神威一脸不可置信:怎么会……?

封真笑笑:因为他们是新世界的饵料。

神威想起自己吃过的鱼。那么的肥美鲜嫩。胃里一阵翻滚,神威突然想吐。

封真拍了拍他的头:别想太多。又转向昴流:你怎么会来这里?

昴流看向无垠的海面:东京彻底消失了。无论如何都没法找到。我经常来这里看看有没有线索。

封真眯起眼:消失?

昴流皱着眉想了想:就像张开结界一样。

封真低下头看向垂着脑袋的神威,笑:这不是很清楚了吗?是神威的结界。

神威终于抬起头来:我的……结界?

昴流思忖了一阵:……这样就说得清了。东京怎样了?

封真轻笑一声:地龙的胜利。

昴流立刻就明白了。但看着面前两人和二十年前丝毫一样丝毫没有改变的容颜,庆幸地觉得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

神威有些局促地拉了拉封真的衣服:我的结界?为什么我的结界会这样……只有东京?

封真没有给他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是拉起神威的手:不先去看看老朋友们吗?

 

05

本来是打算在岛上停留一晚就出发的,但是当晚突然起了暴风雨。

神威倚着封真的肩膀,火光在蓝色的瞳孔里跳动,但是神威还是觉得冷。

封真不知有什么考虑,从船上拿来了神剑,就放在离神威很近的地方。

昴流在洞口张了屏障,风雨被隔绝在外。但是神威还是能听见那肆虐狂乱的声音,雷鸣,和撕裂深沉黑暗的惨白闪电。就像宣告终结的华彩。

神威感到不安。

封真的肩膀硌得他有些痛。神威挪一挪,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昴流大概讲了讲目前的世界——当然没有毁灭。人类依然嚣张又自大蹂躏着大地,自然默默忍让,但问题也日益凸显,冲突看来在所难免。天龙地龙们过着自己的生活,同时也尽力调查二十年前异变的真相。

神威并没有在听。他的耳朵里都是风暴的声音,让他心烦意乱。直到昴流叹了口气。

昴流探过身子抚摸神威的脸,满是担忧的神色:怎么了,神威?

神威回握昴流的手,笑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然后神威发现,自己好像很久没笑过了。和封真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封真在笑,自己则大多数时候面无表情。

有一次晚上睡觉时封真抱着他突然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神威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封真在他耳边笑了,气息很温暖:因为神威总是用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表情看着我,就好像我会丢弃你一样。

神威淡淡地问了一句:你会吗?

封真的回答很狡猾:如果会的话,神威打算怎么办?

神威大海颜色的眸子里映出封真的笑脸,缓慢而又坚定地说:我会把你找回来。和原来一样。

但是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神威一点也不能确定了。

他偷偷看向旁边的神剑,认出差点戳穿自己喉咙的是封真的那把,突然就打了个寒颤。

——他和封真,还会变成二十年前那样……非要你死我活吗?

封真紧了紧神威身上的毯子:冷?

神威抓住封真的手臂,声音有些颤抖:封真……我觉得,神剑好像打算杀了我……

昴流被神威的话吓了一跳。

封真挑眉:是我的神剑?

神威把封真的手臂抓得更紧:我不明白……已经那么久什么都没发生了……

封真凑近神威的耳朵:你希望它发生吗?

神威没法动弹了。是不是越害怕什么就越有可能发生什么?神威不敢去想,紧绷的空气几乎让他窒息。

昴流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却又选择了沉默。

倒是封真突然笑起来:神威还真是可爱。

这种事是可以这样笑着说的吗?神威突然有些火大,刚想对封真发脾气,却看见对方要伸手去拿神剑。

神威无声地喊了一声不,飞快地抓住了封真的手。火堆被瞬间暴涨的气压震飞出去,在石壁上敲出飞散的火星。封真和昴流都有点吓到了。

神威抓着封真的手,连声音都在颤抖:不要碰它,封真……求你不要碰它……

——我怕你一旦拿起神剑,就再也不是你了。

 

06

第二天神威很早就醒了。封真醒得更早,正在包扎伤口。

看到神威醒了,封真绽出微笑:早上好。

神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你受伤了?!

封真抓住神威伸向自己肩膀的手:没什么。

但神威不依不挠:你碰神剑了?!

封真苦笑:看来神威的神剑也想杀了我。

神威的心沉到了谷底。

他感到一种被命运摆布的身不由己。无法挣脱的窒息和绝望,无尽的痛苦折磨,毫无怜悯地将灵魂逼入血淋淋的绝境。为什么非得是他和封真?

你是……笨蛋吗?神威忍着将要掉下来的泪,揪紧了封真的衣服。

封真揉揉神威的脑袋,勾起的唇角带着猜不透的笑意。

金色的眼睛带着这样的笑意将目光落在洞口的昴流身上。

昴流悚了悚,捂住星史郎给的眼睛。然后说:神威,我想……你们应该回东京……

神威茫然地问:为什么?

昴流说:我觉得……神剑好像不想让你们离开那里。这就好像结界是为了守护而存在的……神威的结界不是守护了最重要的东西吗?如果离开结界的话……

话到这里就没有了下文,似在不忍去设想那个最残忍的结果。

没有人类的东京美得那么不真实。而在这个仙境一般的世界里,有神威和封真。

——只有在那里。

——只有在那个,被神威的结界保护着的梦境里。

——一切的愿望才能够实现。一切的痛苦才能够终结。

这样就已经够了。他不应该,再奢求太多。


07

我们回去吧。


08

离开的时候神威用力抱紧了昴流:替我和封真向大家问好。还有,对不起。

昴流的唇印在神威脸颊上,柔软且冰凉:用不着道歉。大家都会想你们的。还有,我很爱你,亲爱的。

神威惊讶地瞪大眼睛,却见昴流也有些羞涩地笑着解释到:在美国住久了,没办法。如果当年我和星史郎也能够对彼此更坦白一点……算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昴流的笑容飘渺,眼眸里流露着浅淡的哀伤,神威鼓起勇气踮脚在昴流脸颊上亲了一下:我也……很爱你,昴流。

昴流愣住了,回神紧紧抱住神威,用力得神威都痛了。拥抱持续了那么久,神威知道昴流哭了。那么多年,他自己一个人,没有了所爱的人,在世上孤零零地飘荡,神威想想就觉得心里难受。

神威轻轻拍着昴流的背。空气中是潮湿的味道。叶尖挂着晶莹的水珠。万里无云,长空苍蓝。海鸥飞旋鸣叫。

神威在心底悄悄说了一声再见。因为他知道,谁也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

 

09

神威一直望着岛屿的方向,直到再也看不见昴流的身影,神威还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直到眼泪流下来,封真的掌心捂住他的双眼。

封真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又只剩我们两个了。

神威沙哑着嗓子说:而且会永远只有我们两个。在东京。

封真从背后抱住他,相贴的身体传递着彼此的温度:你不希望这样吗?

神威抹了抹眼角:不,这样就好了。


10

他们把神剑葬在了东京的水底。和那些长眠的人们一起。

封真看着神剑逐渐沉入水底的黑暗,笑:也许神剑会再次出现?

神威盯着水面,瞳孔里浮动水中倒映的青空: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不会像昴流那样,否则太痛苦了。

封真捞过神威环在怀里,下巴抵着神威的肩:神威知道自己当年的愿望了?

神威望向天水相接的尽头:现在的东京很美,封真要是能够在这样美丽的世界里活下去,我死了也没关系。

封真顺着神威的视线看去,微微眯起眼:而我的愿望是保护你。



End

 

 

后面的话

把贴子原文后的解释部分也一起搬过来吧。

老实说类意识流的文是最好写的,个人倾向于不去解释。但当年多人表示不解,于是还是啰啰嗦嗦地做了解说。

 

----------------------

 

楼主回来看看发现大家似乎不太明白文中的设定,所以在这里就厚脸皮地解释一下。

在此之前先说点废话。楼主又去看完一遍日文版的X,越发觉得约定什么的根本就是个典型的CLAMP式的诅咒(笑。不过果然,地威在去将星史郎的左眼交给昴流时的那段对白还是很让人在意:この目を使って、他の男の痕を消す。それが樱冢护の望みだ。俺も同じようなことをするかもな。还有较前面那两句“俺なら、自分が特别だと想っている相手が他の谁かに杀されるなんて许せない。どうせ死ぬなら、俺の手で必ず杀す”实在是令人想入非非。

好吧,妄想到此为止,来解释下文中的设定。先从文章名字开始——scherzo即诙谐曲。节奏强烈,速度较快、轻松活泼的三拍子器乐曲或声乐曲,常出现突发的强弱对比,带有舞曲性与戏剧性的特征。我想大概没人会去特地追究文章的名字,这里多事地做点补充说明。

故事的开始是突兀的。首先打破了C妈们设定好的未来,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发展。神威在被封真刺穿心脏后并未死去,相反,他张开了结界。让我们想象沿东京边界画出一圈地域分界线,然后在垂着方向上将这圈不规则的线拉伸,形成一个类似柱状的空间结构,这个就是神威的结界。结界外部是正常人类的世界,结界内部则按照设定好的地龙的胜利方向发展——水淹没了东京,人类全部消失了,大自然在回归它的原貌。具体情境参照下图。

然后是神威的结界的运作原理。和其他天龙的结界不同,我们先设想一个肥皂泡沫膜,当用一股指向性很强的气流去吹的时候,一个肥皂泡泡就分裂出去,肥皂膜仍然保持原状。现在,肥皂泡就是被神威结界包围起来的东京,而世界就是这个肥皂膜。对于外面的世界来说,东京就像是从肥皂膜上分裂出去的泡泡,变成了两个世界,不可能到达,所以东京“消失”了。肥皂膜即世界上属于东京的那部分消失了,但对世界本身的地表结构并没有影响,就像在一块扁平的橡皮泥中间扣出一小块,再把空洞的边缘重新捏在一起一样。昴流等被选中的人因为拥有力量的关系可以接触到肥皂泡东京的边缘,却无法进入。

其他诸如不老不死之类的设定都是楼主本人浪漫主义泛滥的恶果,没有什么内涵,就请大家原谅不要去追究了吧(笑。也许有人会认为楼主写的是一个perfect happy ending,但是本人觉得这个故事的结尾是极其悲伤的,两人在一个空荡荡的世界里相守到没有尽头,是再糟糕不过的事情。神威的结界可以说是将世界禁锢在了一个所谓“最好结局”的牢笼里,在这个牢笼内一切都是完满的,而一旦跳出这个框架,所有的一切便会分崩离析。神剑本身又代表的是“天”和“地”本初的意愿,当两人决定离开东京时,结界的现实停滞作用便被削弱,事情当然会回复它们“本来的状态”。

最后,纠正一下文中一个常识性的错误。东京塔的钢结构虽然处在潮湿的环境里,但也要一百年左右才有可能完全倒塌(具体可参照《人类消失后的世界》),这里就当做命运的不可抗力使东京塔早早崩毁了吧(苦笑。

2013.3.30 自挽尊。每次看到神威都想咬一口呢。

 
2014-09-30
/  标签: X战记封神
   
评论
热度(99)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I am younger than tha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