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嗣薰】樱流

 

EVA同人,真嗣×渚薰。

Q版,Q之后的妄想故事。

可以配着音乐阅读,速度适宜的话阅读所需时间大概和歌曲长度相当。

 

-----------------------------

 

 

“樱花……开始谢了呢。”

薰说。他和真嗣两人坐在废墟中间的草地上,仰头望着头顶的樱花树,红色的眼睛里有淡淡的遗憾。

真嗣看着薰,皮肤白皙的少年有着精致漂亮的侧脸。他低头看向落在自己裤子上的花瓣,点点头。

“是呢……”

“今年也谢得很快呢,但这是生命没办法违抗的定则。”

薰说着,突然转过头来。

“真嗣君,来唱歌吧。”

“欸?”

“唱歌吧。”

那人的微笑漾出光来,真嗣不由得眯起眼。

“为什么突然想唱歌呢,薰君?”

“因为我还没有听过真嗣君唱歌呢。”

真嗣感到有些为难。就像薰初次邀请他一起弹琴的时候,他也是疑惑地站住了,又惊讶。

“和真嗣君的声音合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棒吧。”

薰用微笑着的眼睛描摹着那幅场景,瞳孔里映着真嗣浮起红晕的脸。

“但是……我唱歌并不是很好听……”

真嗣又低下了头。听见薰的轻笑。

“没关系的。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人,所以真嗣君用不着不好意思。”

——可要是在薰面前丢脸,那才更窘迫呢。

真嗣没有说出来,他抬起头,薰正用笑容鼓励着他。真嗣知道就算他拒绝了,薰也仍旧会朝自己微笑,让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有风轻轻摇着粉色的树冠,樱花零零碎碎地飘落下来,划过两人视线的交点。

“……嗯,好吧。”

他说。薰的眼睛因为这句话而愉快地弯了起来。

“但是要唱什么歌呢,薰君?”

“什么都可以。”

看真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薰伸手摁住了他的胸口。

“歌是从心底生出来的,所以,就唱真嗣君自己的歌吧。”

真嗣能听到薰的指尖下,自己的心脏在有节奏地跳动着。他摇头。

“我不懂,薰君。”

薰笑了笑。

“就像我们一起弹钢琴的时候,真嗣君。回想那个感觉吧。来,闭上眼睛。”

真嗣有些不解,但还是闭上了眼。失去视觉的世界里耳朵变得灵敏,他听见樱花瓣刮过耳朵时痒痒的声音,风在轻柔地波动,草尖搔刮着裤脚,还有薰的鼻息。

薰细长的手指在真嗣的胸口轻弹,就像在弹奏真嗣的心跳。真嗣感受着这温柔的敲击,和着心跳的搏动,渐渐有旋律从心底流出。

时间的流动变得缓慢,真嗣沉浸在薰的指尖,接触后又离开的短促温度,让真嗣平静而又悲伤。

他不知道悲伤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是因为薰敲出的平淡轻柔的旋律,在这片空旷的草地上,只有两人静静坐着的景象,就像世界只有这片草地那么小,他们和这棵樱花树孤独地存在于世界中央一般。

真嗣睁开眼,面前的薰闭着眼,敲击胸口的手指轻轻跳跃着。他看着薰漂亮的脸,浓密的白色睫毛像睡着的蝴蝶。

“薰君。”

“嗯?”

“如果你哪一天不在了,我自己一定会活不下去的吧。”

他的话让薰的手指停了下来,真嗣为此感到失落。白色的蝴蝶缓缓打开了翅膀,红色的瞳孔看过来,显出忧郁的色彩。

“别这么说,真嗣君。我知道的,真嗣君很坚强,一定没问题的。”

他稍稍用力摁着真嗣的胸口,直视着真嗣的眼睛。真嗣别过脸去。

“我一点儿也不坚强。我很懦弱,什么事都做不好,遇到问题只想着逃避,但是薰君却接受了这样差劲的我。只有薰君。所以薰君不在了的话,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不会的,真嗣君。”

薰微笑着,笑容里含着悲悯,微微皱起的眉头痛苦而坚定。

“真嗣君一定会活下去的。”

他说着,要收回摁着真嗣胸口的手,真嗣却突然抓住了那只手,用力摁在胸口。

“真嗣君……?”

“对不起,薰君……再一会儿,再这样一会儿就好……”

真嗣深深埋着脑袋,薰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有微弱的颤抖,从掌心下的胸膛中传来。风吹动脸旁的碎发,轻轻摩蹭着脸颊。一片花瓣落在了黑发上,像一个轻吻。

薰吻上了那片花瓣,真嗣惊讶地抬起头来,他捧住真嗣的脸,望进黑夜颜色的眸子。

“活下去,真嗣君。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他的话音刚落,真嗣就颤抖着,扭曲了脸哭起来。

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样,黑色的眼睛里不断涌出晶莹的泪水。真嗣狼狈地胡乱抹去,却有更多的泪水流了出来,仿佛想要把胸腔里郁积的难受都冲刷殆尽一般。

薰看着这样的他,失去了笑容。细长的手臂环上了真嗣的背,却没法停止因抽泣而耸动的肩膀。

“薰君……薰君……”

“怎么了,真嗣君?”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他哭着,用尽全身力气回抱住薰,抱得骨头都咯吱响。风变大了,吹得花朵刷刷摩擦,坠落的樱花尸体把视线染成模糊的粉色。真嗣紧紧贴着薰的胸膛,感受对方胸腔里温暖的跳动,重复着不愿分离的呓语。

薰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地响起。

“……对不起,真嗣君。”

真嗣蓦然瞪大了眼。

——薰要丢下他一个人了。

他感到心脏被黑暗一口吞下,身体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血液静止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回声。他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薰。

“薰……君?”

“对不起,真嗣君。”

薰朝他露出了带着歉意的悲伤笑容,让真嗣胸口的黑暗一下子炸开了。

“骗子!”

他推开了薰,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你这个骗子!你和他们一样,都把我一个人丢下了!反正我又没用又差劲,这样的世界,不要算了!”

薰因为这句话而显得有些焦急,他急忙上来拉真嗣的手,但被真嗣一把打开。

“别碰我!”

“真嗣君,不是这样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真嗣捂住了耳朵大喊。薰着急地朝他伸出手来,真嗣却又一次打掉。

“真嗣君,你听我说!你并不希望那样!”

“薰君又知道什么!还是说比起我来,薰君更在意这个世界?!”

他恶狠狠地瞪着薰,薰皱着眉望着他,脸上充满了痛苦。

“我是……我是为了真嗣君而出生的,所以真嗣君那样期望的话,我不会阻止你的。”

红色的瞳孔摇晃着,就像这将要坠落的樱花一般。

真嗣咬住了唇。

“……如果薰是为了我而出生的话,我做什么薰都不会反对吧?”

薰保持着悲伤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事呢?”

真嗣抓住薰的领子,把他拉过来,吻上了冰凉的唇。

薰稍稍睁大了眼,真嗣说:“薰君的话,我做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吗?”

花瓣在两人的沉默中静静飘落,薰在风里微笑了。

“……可以哦。如果是真嗣君的话。”

他话音刚落,就被真嗣推倒在了草地上。真嗣的影子落了下来。

唇和唇相碰了,真嗣轻轻舔着薄薄的唇瓣,怜爱地轻轻啃咬。他没有过经验,只是凭着本能诉说着爱,而薰主动缠绕上舌头,回应了他。

两人生涩地交换着气息,舌与舌眷恋地纠缠,在风的低语中混进暧昧的水声。落下的花瓣织起薄薄的屏障,笼罩着交错的身影。

等两人轻喘着分开时,薰湿润眸子向上扫过真嗣的脸,伸出手抚摸被泪水浸湿的脸颊。

“别哭了,真嗣君,你没有错。”

真嗣怔了怔,握住了薰的手,颤抖地蜷缩起身体。

“对不起,薰君……”

他哭着说。

“对不起,对不起……”

薰擦拭着真嗣的泪水,滚烫的液体连灵魂也能烧灼。往上看是沉默不语的天空,被已经落光了花朵的枝桠分割成碎片,落在薰赤红的瞳孔里。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息了,世界变得一片寂静。

在寂静之中,薰慢慢开了口。

“……还会再见面的,真嗣君。”

真嗣紧紧握着他的手,泪水滴在白色的衬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他拼命地摇着头。

“我不要这样……我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薰君……”

“我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

压抑的倾诉带着悲痛的嘶哑,真嗣就这样泪流满面地从梦中醒来了,紧握的手里只有现实的空虚。手指在薄凉的空气中微微抽动着,再感觉不到那虚构的温度。

他抬起手臂,看着掌心的纹路,冰凉的泪水顺着眼角流进发间。

呆了一会儿,他坐起来,翻开被子,裤裆已经湿透,黏腻中还残留着微小的热度。

他换了裤子,再次爬回了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

——回到了梦中。

这次,他要把那首歌唱给薰听。

 

 

END

 

 

后面的话

自家老板@嗣薰补完计划委员会 说想看嗣薰肉肉,于是硬着头皮……也没写出来。

——肉肉什么的不要不要的啦_(:з」∠)_

一直认为嗣薰是轻轻淡淡的少女恋爱的百合模式,无法想象出两人爱爱的样子。

官方杀了阿薰三次(或者更多……),彻底没办法让阿薰在笔下活过来了。

——阿薰在心目中永远是那个死去的天使的样貌。

下一部剧场版还能看到阿薰吗?

真嗣唱给阿薰的歌,阿薰已经没机会听到了吧。

 

 
2014-10-19
/  标签: EVA嗣薰
2
   
评论(2)
热度(26)
All will be f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