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嗣薰】毒林檎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组。

 

-----------------------------------

 

 

“ 好苦!”

 薰皱着脸把嘴里的果肉吐出来,真嗣伸头过去看了看他手上咬了一大口的苹果,说:“烂心了。”

薰也看了看已经发黑的苹果心,一脸可惜:“嗯,真的诶……”

“别吃了,丢了吧。”真嗣举起自己的苹果正要咬,发觉薰盯着他,脸上写满了期待。真嗣不由得皱眉,“你不会想吃我的吧……”

薰的视线从真嗣脸上移到苹果上,真嗣深深叹了口气,把苹果往薰怀里一塞,说:“算了,给你了。”

薰讶异地接过苹果,连连问:“可以吗?真的给我了?”

“真的给你了,不要就还给我。”

“我要!”

薰把苹果高高地举起来,好像怕被谁抢走了一样。真嗣满脸不耐烦,不就是个苹果,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薰张大了嘴咔嚓一声要在苹果上,咬下一大口来,真嗣看见苹果心明晃晃的黑色,还没来得及开口阻止,薰已经又咀嚼起来。

结果,“好苦!”地嚷了一声把苹果肉吐出来的薰,满脸受伤地看向真嗣,就好像苹果坏掉了是真嗣的错一样。

真嗣抢过烂苹果往垃圾桶里投进去,说:“幸好我没吃。”

“你是故意的吧!”

薰嚷。真嗣瞪他:“谁是故意的!明明是你自己要吃的。”

薰正要开口和真嗣争吵,广播就响起来,让他去赤木博士那里。薰瞪着真嗣,真嗣也瞪着他,过了一会儿,薰默默站起来走到门前,门自动向两边滑开,门外站着美里。两人对视一眼,薰出去了,美里进来了,门又再度关上。

“有什么事吗,美里小姐?”

先开口的是真嗣。美里的脸上有犹豫。

“……你还是不愿意再搭乘EVA吗?虽然我也并不想勉强你。”

“自从来到这里,搭乘EVA之后,就总是发生不幸的事情,我不想再和那种东西扯上关系了。”真嗣抬起头望向美里,“为了让我继续搭乘EVA而特地把【那种东西】送过来也没有用的。”

美里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而后苦笑:“你发现了啊……”

“先是绫波,然后是那家伙……你们到底要怎样愚弄我才满意呢……”

真嗣握紧了双手。绫波不是绫波,渚也不是渚,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看到这个渚,他总是会想起杀死那个渚的时候的情形,大人们又怎么会认为再给他一个绫波,再给他一个渚就能治好他心里的伤呢?

“美里小姐,也和他们是一样的吗?”

真嗣看着美里的眼睛说。这样如果美里撒谎,他一下子就能够看出来。但美里没有撒谎,她摇摇头。

“我不能肯定地回答你,真嗣。”

“真是狡猾的回答啊,美里小姐……”

真嗣的声音和着头一起低下去。美里觉得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也都没有必要,对真嗣来说,也许离开这里才是最幸福的。担负责任或者独自幸福,美里不能替他选择。

“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我也有必要告诉你一件事,关于那个【渚】的事。”

美里说。真嗣的肩膀跟着那个名字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既然你也知道那个【渚】是复制品,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使徒,也不能驾驶EVA,只是为了安慰你而制造出的徒有外表的人偶。包括记忆在内的东西全都是人为制造的消耗品。如果你决定不再搭乘 EVA,那么也只好把他处理掉了,毕竟这里不需要没用的东西。”

“美里小姐是在威胁我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你有必要知道事实。”

因为是临时的复制品,所以机能并不完善,每天都要去律子那里做调整,刚刚的广播你也听到了。美里抱着双臂,补充说。

 “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难道美里小姐是想说,我得对那种东西负责吗……明明是你们擅自那么做的……”

真嗣用力地瞪着地面,仿佛那么做就能把怨恨从自己身体里拔除一样。他听见美里轻轻地叹气。

“你真的那么决定的话就这样吧。”

美里说完就离开了房间,留下真嗣一个人。而直到午饭的时间过去,薰的饭盒依然孤零零地躺在椅子上,完全凉透也没等到主人的回归。

薰和平常一样在赤木那里做了身体检查,拿了药,正准备离开,忽然想起什么,转回身来。

我还剩下多少时间?

他问。

赤木喝着咖啡,听到这话抬起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通,说:“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是吗……”

薰看向赤木桌子上放着的苹果。他既不感到悲伤,也没有恐惧。

“那个苹果,可以给我吗?”

薰突然问。赤木愣了愣,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苹果,说:“这个吗?想要的话就拿走吧。”

“谢谢。”

薰站起身来拿了苹果正要出去,后面的赤木又说:“给你个选择吧。你可以选择爽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或者停止使用维持生命的药物,慢慢地死去。”

薰停下了脚步,背影里传来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我可以问问吗?原型的【我】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使徒。”

“使徒吗……”少年的声音仿佛在叹息,“那么我选择慢慢死去。毕竟到现在为止,使徒总是被EVA打败而以突然死亡的方式离开世界,那么原型的【我】说不定也想试试人类方式的死亡呢。”

薰回到自己的房间,真嗣仍然呆在那里,看见他回来就摆出一副嫌恶的表情:“怎么这么久,你的饭都凉了。”

“你才是,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薰说着走过去把苹果塞到真嗣怀里,“喏,还给你。”

“我不要。”

真嗣拒绝得干脆,把苹果往回推,薰不死心地用力推回去。

“都说是还你的了。”

“我说了我不要。”

两人争执着推来推去,苹果从薰的手里脱落,掉在地上。真嗣和薰都静下来,一同望向地面的苹果,然后,薰露出了受伤一样的表情。

“……你不要就算了。”

他走过去弯腰把苹果捡起来,真嗣突然站起来一把抢过去。薰惊讶地看向真嗣,真嗣只是一脸不悦地举起苹果就咬,咔嚓一声。

“……好苦。”

真嗣皱着脸把果肉吐出来,再看看手里的苹果,果心又是黑的。

“哈哈,什么呀……这不是,全都烂掉了吗……”

薰干巴巴地笑着说。真嗣盯着苹果好一阵,才丢进了垃圾桶。不知想到什么,脸上露出复杂的冷笑:“是啊,全都烂掉了……”

他转头望向薰,薰皱着眉和他对视了一阵,抿着唇别过头去,盯着地面:“……你知道我是什么东西吧?”

“……嗯。”

真嗣点头。

“他们说我已经没用了。你也这么觉得吗?”

真嗣没回答。如果他需要薰但不想搭乘EVA,爸爸会让薰活下去吗?

——大概不会吧。

真嗣已经不敢说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喜欢薰了。他那时按照薰的心愿杀了薰,真的是因为有那么点喜欢薰吗?本来两人立场敌对,不管怎样真嗣都得杀死薰的。但就因为那家伙那样说了,你杀死我是因为对我有点喜欢,而使真嗣得以逃脱自我罪责。现在他又被迫要做出决定了,如果这个薰说,我的生死是由你决定的,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他看向薰。薰没表情,又好像有一些期待,真嗣不敢回应那份期待。他担负不起。

“……你不接受治疗的话会怎样?”

他问。

“会死,慢慢地死。”

薰平静地回答。

那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真嗣在心里问。

因为知道自己心里的声音不会被听见,才在心里这么问。他没有问出口的勇气。

结果,自己还是个连自己都讨厌的自私的人类。只想着硬是让自己背负他人的生命是大人们的不好,来以此逃脱杀人的罪恶感。想着人形的使徒什么的,就是想让自己背负罪恶感吧,却不愿去思考除了立场以外的事情。

如果我抛弃了你,你会轻视我、恨我吗?

薰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在斥责真嗣一样。真嗣想从这份重压中逃开,逃到一个没有EVA也没有使徒的地方去。

在那里,当然也不会有薰。

真嗣看向垃圾桶里的三个烂苹果。

啊,我和这些苹果一样,人类的智慧里面,全都烂掉了啊。

他静静地想。

 

 

END

 

 

后面的话

虽然上一篇嗣薰里说近几个月不再写嗣薰,因为突然记得有个35日,想想还是写点什么吧。

似乎自己所有的故事总逃脱不出【死亡】这一主题。真是厌烦了。

下次一定要写个快乐的故事才行。

作业音乐是Mirah的《Special Death》。

 

 

 

 
2015-03-05
/  标签: EVA嗣薰
2
   
评论(2)
热度(85)
コミュ障。見に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