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ragjin】遗书

苍翼默示录同人,拉格纳×琴恩(非严格意义。

教会时期,沙耶和琴恩双子设定。大部分捏造。

 

--------------------------------------

 

 

【如果我死了,哥哥会不会多喜欢我一点儿?】

笔尖在句尾顿了顿,翠绿色的瞳孔盯着这行字,琴恩咬着唇犹豫了一会儿,把这句话连同纸张一起揉作一团,丢进火炉里。

于是这小小的烦恼便跟着炉火晃动起来,少顷便化作了灰烬。

琴恩捏着笔,再度望着空白的纸面发起呆来。

拉格纳这会儿在照顾着自己的双子妹妹沙耶。沙耶自小身体就不好,常常生病,这让拉格纳操足了心。我不能一起照顾沙耶吗?琴恩曾经鼓起勇气问,但拉格纳只是摸了摸他的脑袋。

果然不行啊。琴恩在门外看着气氛融洽的哥哥和妹妹,觉得那是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入的世界。刚开始还对自己说,等我长大了就能帮哥哥的忙了,结果却还是败给了内心的寂寞。

要长大实在是太久太久了。

琴恩每次自己一个人看书,自己一个人在天空下发呆的时候,心底的寂寞就快速长大起来,嗷嗷地叫着想要和哥哥在一起,想要像沙耶那样被关心和注视,却只能告诉自己说那可不行,那是任性,会让哥哥烦恼的。

想着想着泪水就会不争气地掉下来,也只能急急忙忙擦掉,不让任何人看见。

真寂寞,真寂寞啊。

琴恩向窗外望去,外面有晴空和日光,也许还有风,琴恩太熟悉那样的景色了,但那景色传递的也只有寂寞罢了。

再度回头盯着空白的纸面,琴恩咬着唇,慎重地移动笔尖。

【给最喜欢的哥哥、沙耶和婆婆:我要死了。】

写到这里,视线便紧锁在【死】这个字上。琴恩已经计划好了,教会旁边的森林里有一处悬崖,如果从悬崖上跳下去的话,大概在没感觉到疼之前就死掉了吧。琴恩可是很怕疼的,即使摔了个跤也会疼得哭出来,虽然会被哥哥叫做爱哭鬼,但哥哥会温柔地帮自己处理伤口,大概也是自己停不住哭泣的原因之一吧。

在这个小小的家里,琴恩喜欢自己的家人,但是,最喜欢的还是哥哥。最喜欢哥哥了。

琴恩看着自己写下的字,感觉鼻子有些酸涩。

——虽然自己最喜欢哥哥,但哥哥最喜欢的是沙耶啊。

琴恩心里很清楚,虽然看上去大家对家人的爱都是平等的,但其实哥哥最喜欢的是沙耶,沙耶最喜欢的是哥哥,婆婆最喜欢的是哥哥,哥哥最尊敬的是婆婆,在四人的关系里,孤零零地喜欢着哥哥而得不到回应的,只有自己。

到底是为什么呢?我并不是坏孩子啊。

琴恩委屈的想。是因为自己总是哭,让哥哥觉得麻烦吗?还是连满月都害怕的自己,让哥哥觉得没法依赖呢?

可是、可是……我已经在尽力不说任性的话、不做任性的事、做个安静的好孩子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这么想着眼泪就要落下来了,琴恩抹了抹发红的眼角,纸上的字在眼里模糊起来。迟疑了一会儿,琴恩划掉了【最喜欢的】四个字,然后用力把它们全部涂黑,直到看不出原先到底写了什么。

“给哥哥、沙耶和婆婆:我要死了。”

琴恩轻声念着自己的写的句子,在后面继续加上——

【对不起。】

写完,琴恩愣了一愣。为什么要道歉呢?因为自己的死会给他们带来悲伤吗?

那样的话似乎也不错。哥哥会因为自己的死而悲伤,一直挂念着、后悔着没有更多地注视着自己吗?

如果我死了的话,哥哥会变得喜欢我吗?

笔尖在压在纸上,慢慢洇出黑点。琴恩盯着渐渐放大的黑点,发起呆来。壁炉里的柴火噼啪作响,红光映在翠绿的瞳孔里,晃动着。

想去死,并不是一个突然的念头。琴恩只是突然意识到了,或许对这个家来说,自己的存在没什么必要吧。

事件的开端是他和沙耶的对话,难得和自己的双子妹妹对话,琴恩感到有些新奇和紧张,他想要像拉格纳那样做个好哥哥,于是努力描述着病弱的沙耶所看不到的,外面的世界的景色。

现在想来,要是当时没那么做就好了。因为沙耶说,琴恩哥哥真是狡猾啊,明明知道我没有办法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却特意跑来炫耀吗?

诶?为什么会那样想?哥哥不是也是这样向你传递着外界的美丽的吗?琴恩因为沙耶的话而愣住了,没能把疑问说出来,沙耶却继续说,为什么只有我是这样没用的身体呢?呐,琴恩哥哥,我听说过哦,双子的话,其中一方过于健康,就会把另一方的生命力抢走。琴恩哥哥是不是把我的生命力都抢走了呢?

我、我没有!慌乱之中琴恩只挤出了这句辩解。沙耶死死抓着他的手,眼泪流下来。

把你的幸福也分给沙耶一些吧,琴恩哥哥!沙耶也想去外面看看!

我才不幸福!被哥哥偏爱着的你才是真正幸福家伙!

琴恩一边喊着一边想把手抽出来,沙耶的力气却出奇的大。琴恩感到害怕。

琴恩哥哥,把你的生命分给沙耶一些吧!

我不要!

忍不住大喊出来,琴恩拼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沙耶,沙耶倒在床上,开始大声哭号。

琴恩捂着自己被沙耶抓伤的手,忍不住也要哭了。委屈的明明是自己,为什么沙耶却反而表现得是受害的那一方,沙耶的病弱是自己的错吗?自己的健康是不对的吗?

这时候门砰地打开了,拉格纳满脸焦急地出现在门外,看见沙耶在哭,急忙跑上去抱住她,轻轻拍打后背。

怎么了,沙耶?哥哥在这里。

琴恩哥哥……琴恩哥哥他……

沙耶抽抽噎噎地说,拉格纳听到这里,扭头对着缩在一旁的琴恩吼到,琴恩,你对沙耶做了什么!

琴恩第一次看见哥哥这么生气的可怕的脸,吓得气也不敢出,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喂!给我老实交代,琴恩!

拉格纳一吼,琴恩害怕地闭起眼,抖抖地缩起身子,更不敢说话了。

修女听见动静过来了,扫视了一眼屋里地状况,然后对着琴恩说,好了,琴恩,告诉婆婆,你是不是欺负妹妹了?

我没有。琴恩惊讶地瞪大了眼,为什么婆婆要这样说呢?

修女蹲下来,双手搭上琴恩的肩,柔声说,没关系,告诉婆婆,婆婆不会怪你的。

可是我什么坏事也没做啊。我没有欺负沙耶。琴恩委屈透了,泪水再也忍不住,他压抑着声音哭起来,拼命摇着头。而修女却把这一举动当成了他不愿意说。

不管修女怎么劝,琴恩都不肯说话。就算说了是沙耶不好,拉格纳也不会相信的吧,反而只会被当做撒谎推卸责任,让哥哥更反感自己。所以琴恩宁愿不说话,误会就误会吧,反正本来就……

“……本来就不喜欢我。”

泪水滴在纸上,在安静的屋子里发出清晰的响声。字迹被泪水糊掉了,琴恩抹了抹眼角,把已经不能用的纸撕下来,丢进火炉里。带着泪水的话语被火焰吞噬了,对不起三个字,在火中渐渐卷成一团,畏缩下去,化作了灰烬。

琴恩抽抽噎噎地哭了一阵,感觉自己难受得都要碎掉了。如果死了的话,就不用再感到难受,也不用再感到悲伤和寂寞了吧。婆婆说过,好人死后会上天堂,那是个幸福的地方,琴恩是好孩子,一定会上天堂的吧?

自己死了的话,生命力就会留给沙耶,沙耶的身体好起来,哥哥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吧?

等到哭累了,琴恩忍不住打起呵欠来。揉了揉眼睛,琴恩再次提起笔。

【给最喜欢的哥哥:我要死了。】

【如果我死了,哥哥会不会多喜欢我一点儿?】

【琴恩留。】

琴恩看着自己写好的遗书,满意地收起笔。

这样就可以了吧。不是写给别的什么人,自己死去的消息,只要哥哥知道就足够了。

就算沙耶和婆婆不在了,对琴恩来说,自己的世界有哥哥就足够了。

真的是很喜欢、很喜欢哥哥啊。

琴恩把写好的遗书撕下来,抱在胸口,带着幸福的表情回想着拉格纳温柔地抚摸自己的头的时候、安慰因为害怕满月而哭泣的自己的时候和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自己微笑的时候,就觉得带着这样幸福的记忆死去也没什么不好,至少自己曾经被哥哥温柔相待过。

啊啊但是,如果死去的话,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不过哥哥已经不要自己了不是吗?

这么想着眼泪又要下来了,琴恩拼命甩了甩头,把眼泪压下去,困意却越来越浓烈。

“唔,没办法……先睡一觉吧……”

轻声对自己说,琴恩在沙发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不一会儿便带着沉稳的呼吸进入了梦乡。

怀里的遗书从松开的臂弯里飘落了,晃晃悠悠地飘进壁炉里。

睡着的琴恩没能察觉。

他被困在了噩梦里。那是被沙耶那件事后的几天,难得的,拉格纳主动提出要带他出去玩,琴恩高兴得简直能飞起来了。虽然拉格纳带着满脸不乐意的表情,琴恩还是努力地绽放笑容,希望自己的心情能感染拉格纳,但似乎没有一点效果。两人在森林里走着,不知不觉走得很远了,琴恩疑惑地问我们要去哪儿呢,哥哥?

拉格纳停下来,琴恩只看见他的背影。许久,听见拉格纳说,琴恩,你老实告诉我,那天你为什么要欺负沙耶。

琴恩一下子定在了原地,明明是很高兴的日子,哥哥为什么要提那种不愉快的事情。犹豫着,琴恩鼓起勇气说,我没有欺负沙耶,是沙耶说她身体弱是因为我抢走了她的生命力……我没有欺负她。

琴恩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是哥哥会相信吗?

拉格纳转过身来,皱着眉看着琴恩,说,的确是有那么一个说法,双子的其中一方会把另一方的生命力抢走。

……哥哥相信那个吗?琴恩不安地问。

不信也……没办法吧?拉格纳移开了眼睛,盯着树下的灌木丛。

那种没有根据的话,不要信!

你是想责怪沙耶在说谎吗?

……怎么会!只是那种事……

——那种毫无道理把错全推给自己的事,太过分了不是吗?

不知为何,现在反而一点儿都哭不出来了,如果哥哥那样想,把自己的生命力分给沙耶也没关系,但那是为了哥哥,而不是为了沙耶。

沙耶她明明被哥哥爱着,明明那样幸福,却还可以索要更多,而自己却连害怕到哭泣时想向哥哥寻求安慰,都要犹豫着、害怕着被拒绝。

今天哥哥把自己叫出来,也不是为了陪自己玩,而是不想让沙耶听到这个对话吧。沙耶到底要从自己这里夺去多少哥哥的爱才满足呢?

越想琴恩越觉得委屈和怨恨,隐忍了太久的情绪上了脑袋就有些控制不住了。他走近了拉格纳,抬头看着哥哥,平静地说,如果哥哥认为我欺负了沙耶也没所谓,把生命力分给沙耶也没所谓。但是啊,如果我从沙耶哪里抢走的是生命力的话,沙耶就从我这里抢走了哥哥的爱不是吗?其实,哥哥最偏爱的是沙耶吧?

明明知道绝对不能说出口的话,竟然真的就这么说出来了。拉格纳的脸色变得阴暗,琴恩不安而觉悟地等待责骂,拉格纳却只是表情复杂地瞪着他一阵,转身就走。

哥哥!琴恩急忙喊。

别跟着我!拉格纳吼道。

琴恩徒然伸着手,眼睁睁望着拉格纳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才蓦然发觉自己说了多么可怕的话,这下子,哥哥就彻底讨厌自己了吧。

真是自作自受啊,琴恩。

琴恩对自己说,就地坐下来,抱着双腿坐到了晚上,满月升起在树梢,视线所及的一切都遁入黑暗,琴恩感到害怕了。

为什么哥哥不回来找自己呢?琴恩站起来,声音颤抖地喊着,哥哥,哥哥!回应他的却只有山鸟阴森森的叫声。满月从枝叶缝隙间冷冷地觑视着他,琴恩小声地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他在黑暗里胡乱寻找着回家的方向,躲避着冰凉的月光。手臂和小腿被灌木划伤,摔倒受伤的膝盖生疼生疼的,琴恩却只能压抑着哭声,以防招来黑暗中怪物。

真可怕啊,哥哥,救救我。

纵使害怕得浑身都在颤抖,琴恩仍记得,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的反向,就是自己家的方向。尽量不去和满月对视,琴恩按着星星的指示在窸窣作响的暗夜中跑啊跑,直到视线尽头浮现出亮着温暖灯光的小小教会。

啊,太好了。琴恩不顾身上的疼痛和疲累,甚至忘记了没人来寻找自己的委屈和困惑,朝着暖黄色的窗子跑去。

我回来了。琴恩比任何时候都想要这样大声喊,却突然在离家门几米之外停下了脚步。

那扇暖黄色的窗里,拉格纳、沙耶和修女幸福的笑着,桌上的饭菜热气腾腾,一幅和睦的景象。

只是,那里面没有琴恩。

即使没有那个叫做琴恩的人,这个家也依旧能够绽放幸福的笑容。

这就仿佛是在说,琴恩的存在是可有可无的。

琴恩站在窗的灯光眷顾不到的黑暗里,默默流下了眼泪。

眼里的拉格纳的脸变得模糊起来。哥哥这次是真的,不要我了啊。

琴恩小声地、小声地发出了谁也听不到的呜咽。

然后梦醒了。

头发被泪水黏在脸上,眼睛也被泪水糊住了,琴恩久久没能从梦中拉回意识。啊,真是个讨厌的梦啊。

琴恩坐起来,把黏在脸上的头发拨开,抹掉眼角的泪水,才发现拉格纳站在沙发后,正用一种不可思议地表情看着他。

“……哥哥?”

“……你这家伙连睡觉的时候也在哭,到底有多爱哭啊……”

为了不让拉格纳看到自己的眼泪,琴恩把脸别过去,使劲擦了擦眼角。

“才没有那种事……只是做了噩梦而已。”

“嘛……”拉格纳耸耸肩,走到前面来,“嗯?这是什么?”

拉格纳从壁炉旁捡起被烧得只剩下一角的纸片,皱着眉念:“给最喜欢的哥哥?嗯?这是什么?你写的吗,琴恩?”

琴恩这才发现自己的遗书不见了,大概是睡着的时候掉进壁炉里了吧。但是琴恩并不感到可惜,最多是再写一次就好了,比起被哥哥提前发现,烧掉了说不定会更好一些。

“嗯,我写给哥哥的。”

“什么啊,这种麻烦的事……有什么直接说不就好了?”

“因为,说不出来啊。”

抬头望向满脸疑惑的拉格纳,琴恩露出空洞的笑容。

【如果我死了,哥哥会不会多喜欢我一点儿?】

——这种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啊。

 

 

END

 

 

 

后面的话

 

琴恩生日快乐!

 

虽然贺文和生日没关系!虽然和ragjin也相去甚远!

但是,最喜欢琴恩和尼桑了!(满地滚

 

 

 
2015-02-14
/  标签: BLAZBLUEragjin
   
评论
热度(23)
I was so much older then, I am younger than that n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