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ragjin】Last Words

苍翼默示录同人,拉格纳×琴恩。

 

 

---------------------------------------

 

 

*

阳光下的草原像大海般翻腾,天空的白色羊群一列列朝着西方奔流而去。琴恩抱着柴火,仰头眯着眼望向太阳,金发在风中铺散开来。

时间的流动在这里变得缓慢,琴恩已经记不清在这里呆了多久了,也记不起拉格纳走了多久了。他不去计算时间,只有每月满月的日子,椿、诺艾尔或者塔罗会过来看看他,刚开始有几次神乐也来过,劝他回去,他只是摇头,神乐也就不再坚持。

蕾切尔也来过一次,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结果却只是和他一起喝了茶,留下一句保重就离开了。更多的日子,琴恩自己一个人住在教会遗址上新建的小房子里,放空脑袋,什么也不愿去想。

琴恩回到家里,惯例说了声我回来了,即使他知道没有人会来迎接,但这么做,似乎就能让心平静一些。把柴火在房子后面堆好,琴恩回到客厅,在沙发上躺下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再次睁开眼睛之时,身旁已经被黑暗包围,淡蓝色的月光从窗子里漏进来,是满月。

琴恩撑着身子坐起来,感觉脸上凉丝丝的,一摸全是泪水。好像是做了什么梦,但琴恩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反手胡乱把眼泪擦干,琴恩拉上了厚厚的窗帘,摸索着在黑暗中点起灯来。不用术式的生活是有些不便,可也很容易就习惯了。毕竟在被照美带走之前,琴恩就是这样和家人一起平静简单地生活在这里。

烛火跳动着推开一小片黑暗,琴恩生起炉火,黑暗从壁炉边上哗啦啦地散开。在壁炉旁坐下来,琴恩想起还没有做晚饭,可是腹中没有饿意,索性就算了。仰躺在椅子上,琴恩睁着眼望向屋顶,耳边只有柴火燃烧的噼啪声,除此之外,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只有沉淀的静寂。

真寂寞啊。虽然小时候拉格纳照顾沙耶而没能和自己玩时,琴恩也会感到寂寞,但至少那时,寂寞的另一头还连接着拉格纳的笑容,而现在,寂寞就只是寂寞而已,空荡荡地悬在心里,找不着归处。

雪女不再吵吵嚷嚷,秩序之力也无言,琴恩不知怎么,竟开始讨厌这份平静了。可是,他不想见任何人,就算是椿也不想见,现在的他丢失了很多心的碎片,这些丢失的部分都跟着拉格纳一起走了。

琴恩知道自己最重视的就是拉格纳,可没想到拉格纳在他心里占据那么大一片空间,在拉格纳走后,仍然控制着自己,用塔罗的话说,现在的他就像丢掉了灵魂。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那个人走了,真的就把他的灵魂带走了。

明明是满月,今天却没人来探望琴恩,这样也好,琴恩想,他不愿看到椿担忧的脸,也不想看到和沙耶一模一样的诺艾尔,塔罗又太过吵闹,他想要的,或许是被遗忘吧。

“哥哥……”

琴恩在躺椅上蜷起身子,明明没有拿着雪女,他却感觉到冷。这冷是从心底发出来的,炉火也不能温暖分毫。在满月的夜里,再也没人会安慰害怕的自己。到了这个年纪依然觉得满月很可怕,就算用厌恶的表现来逞强,心底却依然四处躲避着倾头洒落的月光,琴恩忍不住要嘲笑这样的自己。

啊啊,对了,好像也是去年的今天,拉格纳走了。或许不是这天?琴恩记不清了,他不想去回忆,回忆只有痛苦。周围的人默契地不对他说任何安慰的话语,因为任何话语都已经无法进入琴恩的心里。自那之后他总是梦见那一天的事情,却又在醒来的一刻全部忘却,仿佛在通过这种方式麻痹自己。只有满脸冰凉的泪水,昭示着回忆曾经来过。

已经走进夏季的尾巴,夜晚开始凉起来,房间里的柴估计不够烧了,琴恩缓缓从躺椅上坐起来,打算去屋后般点柴火,就听见敲门声。

琴恩顿了顿,这么晚了,会是谁?难道是椿他们白天没能过来,到现在才来吗?一边应着来了,琴恩走上前去开门。门一打开,冷风就夹着潮湿的夜气灌进温暖的屋子里,也摇动了来人张扬的白发。

琴恩愣在了门前。

微张着唇,瞪大了摇晃的绿色眸子,瞳孔里映着那人抱歉的笑容,琴恩好像一下子掉进梦境里。

“抱歉啊琴恩,这么晚来打扰,可是有些很重要的话想对你说……”

来人一边抓着白发,不好意思地别过眼去。

琴恩的视线模糊了,泪水从发热的眼眶里涌出来,大颗大颗地砸在地上,他浑身颤抖着,猛地扑进拉格纳怀里,拉格纳都被撞得后退了一步,连忙站稳,手忙脚乱的。

“诶?喂,琴恩……别、别哭啊,怎么了……啊我知道了,是月亮吧……”

拉格纳嘟嘟囔囔地说着,咋了咋舌,伸手把琴恩的脑袋摁在自己肩上,轻拍着颤抖的后背,无奈而宠溺地笑了:“你这家伙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变啊……好了好了,哥哥在这里,月亮什么的一点儿都不可怕哦。”

琴恩却只是蹭着他的肩膀摇头,紧紧抓着红色的外套,呜呜咽咽地不知在说什么,眼泪渗进衣服里,冰凉冰凉的。

“好了,回屋里去吧,琴恩。”

拉格纳半是拉扯半是哄地把琴恩带回屋里,关上门,寒冷被隔绝在了门外。拉格纳在温暖的空气里叹了口气,紧紧抱住了琴恩。

“……你这家伙的体温,还是那么低啊。”

拉格纳叹息着说到。

“……哥哥。”

“什么?”

“不要走……”琴恩哽咽着,声音也模模糊糊,“对不起……我再也不会杀哥哥了……所以,不要走……”

拉格纳轻轻梳理着琴恩的头发,答不上话。他本来就嘴笨,又不擅长表达自己,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安慰琴恩。

炉火劈啪作响,暖黄色的光轻轻披在两人身上。琴恩抽泣着,泪水仿佛梅雨季的雨一般无止尽,潮湿而沉重。拉格纳更加抱紧了琴恩,蹭了蹭金黄色的头发,那柔软让他的眉头皱起。

“琴恩,我一点儿也不后悔被你所杀,不如说,那才是我的愿望。一直以来让你背负着那样的痛苦,是我的错。”

琴恩拼命摇头,否定的话语被泪水化成了呜咽。

“那时候,看到你那么痛苦的脸,我在想,这可不行啊,让自己的弟弟哭泣的我,真是不合格的哥哥啊……”苦笑着,拉格纳捧起琴恩哭得一塌糊涂的脸,瞳孔映照着瞳孔,“意识变得朦朦胧胧的时候,我才后悔,一直没有对你说出那句话。”

“不要……”琴恩却扭曲了脸,拼命挣扎起来,“我不要听……不要说……”

“琴恩……”拉格纳抓住琴恩的手腕,琴恩推搡着他,不断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睫毛。

“我不要听……我不要你走,哥哥……”

“琴恩,我……”

“不要……闭嘴!我不要听!”

琴恩猛然挣脱了拉格纳的手,捂住耳朵大喊,声音逼得炉火的光都晃了一晃。

拉格纳上前一步,再次把琴恩揽进怀里。琴恩挣扎着踢打他,他只是锁紧眉头。过了一阵,琴恩安静下来,低着头,金发垂落下去,只听见吸鼻子的声音。沉默在黑暗中探着脑袋偷偷窥视着两人。

“琴恩。”

先开口的是拉格纳。

“……哥哥。”琴恩抬起脸来,泪水已经不再流,却仍是一副哭泣的表情,眉头锁着痛苦,绿眸连带着声音一起颤动着,“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琴恩只剩下这句话,也只剩下这个心愿。

拉格纳捧住琴恩的脸,在颤抖的唇上印下轻吻,靠近耳边,缓缓吐露了最后的话语。

琴恩扭曲着脸,眼泪再次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他环上拉格纳宽厚的背,用尽一生的力气倾诉:“我也是,我对哥哥……所以,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对不起,琴恩……”

拉格纳紧紧抱住怀里的人,闭上了眼。

小小的屋子中央,琴恩像小时候那样捂着脸哭起来,孤独的影子落在地上。

壁炉里,炉火的光静静地摇晃着,劈啪作响。

 

 

END

 

 

 

后面的话

 

尼桑生日快乐!

 

ragjin为什么这么萌!尼桑为什么这么萌!琴恩为什么这么萌!写两人的同人实在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因为光是想到尼桑和琴恩,就萌得浑身颤抖的,脑袋都转不动啦w

作为不是游戏党、民工连都搓不出来的手残,到底怎样萌才好!

……大约也只能以这种形式吧_(:з」∠)_

重要的事情要大声喊出来:ragjin最高!

作业音乐是Iggy Pop的《I'm Going Away Smiling》。

 

 
2015-03-03
/  标签: BLAZBLUEragjin
1
   
评论(1)
热度(34)
コミュ障。見に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