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睡过头

【嗣薰】下半场:安魂曲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组。与原作情节有部分重叠的基础上的其他故事。

全文近七万四千字。【上半场:】



***



【下半场:】 


“……我从没否认过我是渚薰这件事。”

薰只留下这句话,就丢下真嗣离开了。

震惊的人群很快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要送真嗣去医院。真嗣没察觉自己背上流了血,回过神后只是疯一般推开要帮助他的手,跌跌撞撞地跑到路上,却早已追不上车离去的速度。身旁的车打着喇叭急忙绕过这个流着血的一脸悲痛的年轻男子,他站在混乱的车流里,朝着再也看不见那人的方向大喊:“渚!”

他是必然得不到回应的。

他开始在道路上跑起来,带...

2016-09-13
/  标签: EVA嗣薰

【嗣薰】上半场:欢乐颂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组。与原作情节有部分重叠的基础上的其他故事。

前作《毒林檎》。全文近七万四千字。


***


【上半场:】


真嗣又收到那个人的来信了。

他拿了信,从书包里拿出钥匙开了门,毛茸茸的白家伙团坐在玄关、真嗣的鞋子上。门开了,它抬起小小的脑袋,朝真嗣轻轻叫了一声。

“别叫,会被房东发现的。”

真嗣没什么感情地抱怨着。反正猫也听不懂人话,他只是习惯自言自语罢了。

换了鞋进到起居室,猫也跟着进来了。真嗣从书包里拿出明日香买的猫粮,给猫倒了些喂着,自己坐在沙发里拆那家伙寄来的信。

真嗣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封信了,不过估计又是那家伙...

2016-09-13
/  标签: EVA嗣薰
3

【嗣薰】遗留之物

EVA同人,真嗣×渚薰。

接续于贞版95话后的超展开妄想故事。

和原作部分设定偏差,私设主。平行世界论出发。

正文两万五千余字。


***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十四岁生日的次日早晨,真嗣被闹铃叫醒,闭着眼胡乱拍掉闹钟,尝试着从被窝和信息量巨大的梦境里拽出身子,顶着睡得四下乱翘的头发坐起来,困倦的细长视线里,映出熟悉的房间的样子。

“……是梦啊。”

真嗣喃喃着说,揉了揉眼睛。梦境的幻象仿佛仍旧残留在视网膜上。

那是个太过真实的梦境。EVA啊,使徒啊,SEELE啊,净是些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东西。而这些从未听说过的词语,梦中的真嗣却能确实地理解其含义。...

2015-09-13
/  标签: EVA嗣薰
8

【嗣薰】毒林檎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组。


-----------------------------------


“ 好苦!”

 薰皱着脸把嘴里的果肉吐出来,真嗣伸头过去看了看他手上咬了一大口的苹果,说:“烂心了。”

薰也看了看已经发黑的苹果心,一脸可惜:“嗯,真的诶……”

“别吃了,丢了吧。”真嗣举起自己的苹果正要咬,发觉薰盯着他,脸上写满了期待。真嗣不由得皱眉,“你不会想吃我的吧……”

薰的视线从真嗣脸上移到苹果上,真嗣深深叹了口气,把苹果往薰怀里一塞,说:“算了,给你了。”

薰讶异地接过苹果,连连问:...

2015-03-05
/  标签: EVA嗣薰
2

【嗣薰】再见了,魔法师-【里】

EVA同人,真嗣×渚薰,贞组。

【前文】的补完。郁向。

正文四万余字。


--------------------------------------


前面的话

为方便理解这次在前面也啰嗦一下。

在前文的后记中曾经提到这个故事是有里设定的,但出于各式考虑,当时并没有透露。前文为保证情节完整也多有修饰删减的部分。

但后来自家老板开口说想要看,想想还是决定放出。

前面的故事有两个时间段没有进行详细的描写——其一是薰不在真嗣身边到薰消失的时间段,其二是薰消失后真嗣认识明日香到文中进行对话的时间段。另,前文是以真嗣讲述的视角进行的,故含有情节陷...

2015-02-27
/  标签: EVA嗣薰

【嗣薰】再见了,魔法师

EVA同人,真嗣×渚薰。含真嗣×明日香/凌波丽。

现代奇幻青春言情【并不是。仍旧是缓慢沉闷的故事,全文三万多字。

贞组:Trick or Treat


------------------------------------


*

“我出去一趟。”

真嗣在玄关拉着鞋跟的时候,明日香挺着六个月的肚子解了围裙走上来。

“我也一起去。”

她说。真嗣连忙踢了鞋上去扶,慌慌张张的。

“不用啦,你的身子不方便……”

明日香白了他一眼。

“到底是我生孩子还是你生,我怎样自己清楚。还有,都六个月了你还是这个蠢样子,真希望不要给孩子带来...

2014-12-28
/  标签: EVA嗣薰
6

【嗣薰】透明少年

EVA同人,真嗣×渚薰(非严格意义。

贞组。原作突入的自我妄想流故事。


----------------------


“真嗣,我在这里啦,真嗣。”

透明的少年浮在半空,身影勾勒出远方天空和倾颓着断壁残垣的大地。真嗣低着头走着,少年白色的脑袋从他的胸膛横穿出来,向上望着,神色里有些不满。

“喂,笨蛋真嗣,看看我啦。”

真嗣恍若不闻地继续默声前进,把透明的脑袋落在了后面。

——这是EVA和使徒战斗后的废墟,也是他和真嗣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真嗣走了一阵,在废墟里坐下来,一动不动地望着远方发呆。薰伸出手去,在真嗣面前晃动,而真嗣根本就看不到他。薰又望着真嗣的脸看了好...

2014-12-08
/  标签: 嗣薰EVA
2
 

【嗣薰】樱流

 

EVA同人,真嗣×渚薰。

Q版,Q之后的妄想故事。

可以配着音乐阅读,速度适宜的话阅读所需时间大概和歌曲长度相当。

 

-----------------------------

 

 

“樱花……开始谢了呢。”

薰说。他和真嗣两人坐在废墟中间的草地上,仰头望着头顶的樱花树,红色的眼睛里有淡淡的遗憾。

真嗣看着薰,皮肤白皙的少年有着精致漂亮的侧脸。他低头看向落在自己裤子上的花瓣,点点头。

“是呢……”

“今年也谢得很快呢,但这是生命没办法违抗的定则。”

薰说着,突然转过头来。

“真嗣君,来唱歌吧。”

“欸?”

“唱歌吧。”

那人的微笑漾出光来,真嗣不由得眯起眼。

“为什么突然想唱歌呢,薰君?”

“因为我还没有听过真嗣君唱歌呢。”

真嗣感到有些为难。就像薰初次邀请他一起弹琴的时候,他也是疑惑地站住了,又惊讶。

“和真嗣君的声音合在一起的话,一定会很棒吧。”

薰用微笑着的眼睛描摹着那幅场景,瞳孔里映着真嗣浮起红晕的脸。

“但是……我唱歌并不是很好听……”

真嗣又低下了头。听见薰的轻笑。

“没关系的。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的人,所以真嗣君用不着不好意思。”

——可要是在薰面前丢脸,那才更窘迫呢。

真嗣没有说出来,他抬起头,薰正用笑容鼓励着他。真嗣知道就算他拒绝了,薰也仍旧会朝自己微笑,让他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拒绝的话语。有风轻轻摇着粉色的树冠,樱花零零碎碎地飘落下来,划过两人视线的交点。

“……嗯,好吧。”

他说。薰的眼睛因为这句话而愉快地弯了起来。

“但是要唱什么歌呢,薰君?”

“什么都可以。”

看真嗣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薰伸手摁住了他的胸口。

“歌是从心底生出来的,所以,就唱真嗣君自己的歌吧。”

真嗣能听到薰的指尖下,自己的心脏在有节奏地跳动着。他摇头。

“我不懂,薰君。”

薰笑了笑。

“就像我们一起弹钢琴的时候,真嗣君。回想那个感觉吧。来,闭上眼睛。”

真嗣有些不解,但还是闭上了眼。失去视觉的世界里耳朵变得灵敏,他听见樱花瓣刮过耳朵时痒痒的声音,风在轻柔地波动,草尖搔刮着裤脚,还有薰的鼻息。

薰细长的手指在真嗣的胸口轻弹,就像在弹奏真嗣的心跳。真嗣感受着这温柔的敲击,和着心跳的搏动,渐渐有旋律从心底流出。

时间的流动变得缓慢,真嗣沉浸在薰的指尖,接触后又离开的短促温度,让真嗣平静而又悲伤。

他不知道悲伤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是因为薰敲出的平淡轻柔的旋律,在这片空旷的草地上,只有两人静静坐着的景象,就像世界只有这片草地那么小,他们和这棵樱花树孤独地存在于世界中央一般。

真嗣睁开眼,面前的薰闭着眼,敲击胸口的手指轻轻跳跃着。他看着薰漂亮的脸,浓密的白色睫毛像睡着的蝴蝶。

“薰君。”

“嗯?”

“如果你哪一天不在了,我自己一定会活不下去的吧。”

他的话让薰的手指停了下来,真嗣为此感到失落。白色的蝴蝶缓缓打开了翅膀,红色的瞳孔看过来,显出忧郁的色彩。

“别这么说,真嗣君。我知道的,真嗣君很坚强,一定没问题的。”

他稍稍用力摁着真嗣的胸口,直视着真嗣的眼睛。真嗣别过脸去。

“我一点儿也不坚强。我很懦弱,什么事都做不好,遇到问题只想着逃避,但是薰君却接受了这样差劲的我。只有薰君。所以薰君不在了的话,我一定会活不下去的。”

“不会的,真嗣君。”

薰微笑着,笑容里含着悲悯,微微皱起的眉头痛苦而坚定。

“真嗣君一定会活下去的。”

他说着,要收回摁着真嗣胸口的手,真嗣却突然抓住了那只手,用力摁在胸口。

“真嗣君……?”

“对不起,薰君……再一会儿,再这样一会儿就好……”

真嗣深深埋着脑袋,薰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有微弱的颤抖,从掌心下的胸膛中传来。风吹动脸旁的碎发,轻轻摩蹭着脸颊。一片花瓣落在了黑发上,像一个轻吻。

薰吻上了那片花瓣,真嗣惊讶地抬起头来,他捧住真嗣的脸,望进黑夜颜色的眸子。

“活下去,真嗣君。我希望你能活下去。”

他的话音刚落,真嗣就颤抖着,扭曲了脸哭起来。

像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一样,黑色的眼睛里不断涌出晶莹的泪水。真嗣狼狈地胡乱抹去,却有更多的泪水流了出来,仿佛想要把胸腔里郁积的难受都冲刷殆尽一般。

薰看着这样的他,失去了笑容。细长的手臂环上了真嗣的背,却没法停止因抽泣而耸动的肩膀。

“薰君……薰君……”

“怎么了,真嗣君?”

“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他哭着,用尽全身力气回抱住薰,抱得骨头都咯吱响。风变大了,吹得花朵刷刷摩擦,坠落的樱花尸体把视线染成模糊的粉色。真嗣紧紧贴着薰的胸膛,感受对方胸腔里温暖的跳动,重复着不愿分离的呓语。

薰的声音在耳边淡淡地响起。

“……对不起,真嗣君。”

真嗣蓦然瞪大了眼。

——薰要丢下他一个人了。

他感到心脏被黑暗一口吞下,身体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血液静止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回声。他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薰。

“薰……君?”

“对不起,真嗣君。”

薰朝他露出了带着歉意的悲伤笑容,让真嗣胸口的黑暗一下子炸开了。

“骗子!”

他推开了薰,歇斯底里地喊起来。

“你这个骗子!你和他们一样,都把我一个人丢下了!反正我又没用又差劲,这样的世界,不要算了!”

薰因为这句话而显得有些焦急,他急忙上来拉真嗣的手,但被真嗣一把打开。

“别碰我!”

“真嗣君,不是这样的!”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真嗣捂住了耳朵大喊。薰着急地朝他伸出手来,真嗣却又一次打掉。

“真嗣君,你听我说!你并不希望那样!”

“薰君又知道什么!还是说比起我来,薰君更在意这个世界?!”

他恶狠狠地瞪着薰,薰皱着眉望着他,脸上充满了痛苦。

“我是……我是为了真嗣君而出生的,所以真嗣君那样期望的话,我不会阻止你的。”

红色的瞳孔摇晃着,就像这将要坠落的樱花一般。

真嗣咬住了唇。

“……如果薰是为了我而出生的话,我做什么薰都不会反对吧?”

薰保持着悲伤的笑容点了点头。

“那……这样的事呢?”

真嗣抓住薰的领子,把他拉过来,吻上了冰凉的唇。

薰稍稍睁大了眼,真嗣说:“薰君的话,我做这样的事情也可以吗?”

花瓣在两人的沉默中静静飘落,薰在风里微笑了。

“……可以哦。如果是真嗣君的话。”

他话音刚落,就被真嗣推倒在了草地上。真嗣的影子落了下来。

唇和唇相碰了,真嗣轻轻舔着薄薄的唇瓣,怜爱地轻轻啃咬。他没有过经验,只是凭着本能诉说着爱,而薰主动缠绕上舌头,回应了他。

两人生涩地交换着气息,舌与舌眷恋地纠缠,在风的低语中混进暧昧的水声。落下的花瓣织起薄薄的屏障,笼罩着交错的身影。

等两人轻喘着分开时,薰湿润眸子向上扫过真嗣的脸,伸出手抚摸被泪水浸湿的脸颊。

“别哭了,真嗣君,你没有错。”

真嗣怔了怔,握住了薰的手,颤抖地蜷缩起身体。

“对不起,薰君……”

他哭着说。

“对不起,对不起……”

薰擦拭着真嗣的泪水,滚烫的液体连灵魂也能烧灼。往上看是沉默不语的天空,被已经落光了花朵的枝桠分割成碎片,落在薰赤红的瞳孔里。

风不知什么时候停息了,世界变得一片寂静。

在寂静之中,薰慢慢开了口。

“……还会再见面的,真嗣君。”

真嗣紧紧握着他的手,泪水滴在白色的衬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他拼命地摇着头。

“我不要这样……我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薰君……”

“我还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呢……”

压抑的倾诉带着悲痛的嘶哑,真嗣就这样泪流满面地从梦中醒来了,紧握的手里只有现实的空虚。手指在薄凉的空气中微微抽动着,再感觉不到那虚构的温度。

他抬起手臂,看着掌心的纹路,冰凉的泪水顺着眼角流进发间。

呆了一会儿,他坐起来,翻开被子,裤裆已经湿透,黏腻中还残留着微小的热度。

他换了裤子,再次爬回了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

——回到了梦中。

这次,他要把那首歌唱给薰听。

 

 

END

 

 

后面的话

自家老板@嗣薰补完计划委员会 说想看嗣薰肉肉,于是硬着头皮……也没写出来。

——肉肉什么的不要不要的啦_(:з」∠)_

一直认为嗣薰是轻轻淡淡的少女恋爱的百合模式,无法想象出两人爱爱的样子。

官方杀了阿薰三次(或者更多……),彻底没办法让阿薰在笔下活过来了。

——阿薰在心目中永远是那个死去的天使的样貌。

下一部剧场版还能看到阿薰吗?

真嗣唱给阿薰的歌,阿薰已经没机会听到了吧。

 

2014-10-19
/  标签: EVA嗣薰
2

【嗣薰】致少年

EVA同人,真嗣×渚薰。

阿薰生日快乐。

愿你和真嗣在另一个世界里能普通地相遇,普通地挥手告别。


----------------------------------


*

转学生是个奇怪的人。

秋天叶子落了,真嗣走在一地金黄里面,突然就被抓住了手。他回头看,是那个猫一样的转学生。

“渚君?”

没记错的话,天生白发红眼,还有那透明得病态的皮肤,是叫做白化病吧。他一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望着天空不说话,真嗣总忍不住偷看那精致的侧脸。这会儿那奇妙颜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让真嗣有些心跳加速。

“……有事吗?”

他小心翼翼像怕吓跑了对方一样。一片叶子从两人的视线中间飘落...

2014-09-14
/  标签: EVA嗣薰
10

安息日【嗣薰】

EVA同人,真嗣×渚薰。

贞版。阿薰死后的一日。这次试着写了比较欢乐一点的故事【并不。

没什么文笔的啰啰嗦嗦的故事。


*

真嗣睡不着。

他在床上辗转,反复换了好几个姿势,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时钟指针的声音咔嚓走动,仿若敲在心脏上。无机质的寂静中,响起了新一天的报点声。

啊——

真嗣发出了无声的叹息。

终于过去了。

真嗣在被子暧昧的黑暗里盯着双手,指缝间好似依然残留着黏腻的触感,窒闷的空气中隐隐飘来血的腥气,步步逼紧着拉到极限的神经线。

他费力地眨了眨眼。

没有办法呼吸了。

视线晃动了几下,无预兆的,空气跟着抽搐般的呼吸挤压入肺叶中。

真嗣在被窝里喘起...

2014-08-15
/  标签: EVA嗣薰
12

冬【嗣薰】

EVA同人,真嗣×渚薰。

庵版。年龄差设定。已经工作的真嗣和学生的渚薰。

慢吞吞的故事。没什么文笔胡乱地呓语着说出来的故事。


*

醒来时候闹钟停在六时十三分。

真嗣揉揉眼,因为是冬天,窗外的光线并不强烈,透过窗帘的只有昏暗。

手摸索着拿到床头的手机,屏幕显示着八时刚过去三分钟,也并没有算很晚。

坐起身时注意到床头桌子上的字条,“酒”,这么简洁地写着的,是父亲的字。

本是想过一个睡饱的周末,可平时习惯已经编写入身体的生物钟,再赖在床上也不过是徒然睁着眼,脑子里流过些无关紧要的琐事,难得远离工作的日子过得那么颓废的话,真嗣心里也感到奇特的不耐。

他爬起来,洗漱...

2014-08-06
/  标签: EVA嗣薰
3
コミュ障。見に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